太人物
Jan 31, 2019
接體員的大小事:PTT Marvel板「大師兄」看見殯儀館眾生相
太人物
Jan 31, 2019

你知道接體員是什麼職業嗎?即是接送遺體、管理冰櫃的工作人員。

在PTT Marvel(媽佛板)大紅的鄉民─大師兄,把三年接體員生活濃縮成《你好,我是接體員》一書,生動寫出殯儀館笑中帶淚、荒誕故事,「殯儀館一定是一個充滿後悔或是遺憾的地方,如果我們沒有找樂子,那會很辛苦。」大師兄這麼說。

大師兄自稱魯蛇,人生沒有大成就,曾在便利商店、家樂福打工、開運鈔車、擔任照顧服務員,目前任職接體員已三年,「這些工作都是比較偏向沒有一技之長也能做的工作,讓我混口飯吃就好了。工作成就高或低,對我來說沒有差別,我現在還是這樣想啦,快快樂樂就OK了。」
 

爸爸欠債搗亂他的前半生 高中開始半工半讀

乍聽之下,大師兄在普世價值下不思進取,但其實他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活得相當辛苦沉重,不難想像求溫飽、平安穩定對他的重要性。小時候,他的爸爸賭博欠錢,常常外出避風頭,或躲在家,讓他出去對債主扯謊;或者他在麥當勞點餐付錢時,才發現爸爸把錢夾裡僅有的500塊偷走了,他感覺被羞辱,當場哭出來。高中時,有一次爸爸打媽媽,大師兄看不過眼,氣憤跟爸爸打了一架,帶媽媽跟妹妹離家出走。自此之後,他半工半讀撐起這個家。

再後來爸爸生病中風,大師兄與媽媽貼身照顧,即便爸爸故意排便在計程車上、各種為難搗亂,他還是不假手他人照顧,甚至考取照服員證照,進療養院服務更多老人。直到爸爸過世後,他進入殯葬業,陰錯陽差當了接體員。問他恨不恨,他說這輩子恨比較多,愛比較少,不過家人還是很重要,無論做了好的、壞的事,他都割捨不下。他笑說:「可能魯蛇久了吧,不過我爸走掉之後,我過得比較好一點,不用擔心太多,感覺踏實一點。」

大師兄為家人犧牲很多,放棄學業去打工養家,做照服員和接體員這些別人眼中的底層工作,尤其當接體員後,人際關係變得封閉,出去和朋友聚餐聊天,不管他把氣氛炒到多熱,最後總是聊到生死,每個人心情都很沉重。體貼的他不喜歡這樣子,遂減少跟朋友聚會,自己想辦法打發時間。

  • 示意圖from Pixabay

接體員與照服員給他的人生啟示

前述大師兄說殯儀館是個充滿遺憾的地方,因此他體悟得過好每一天,甚至學會放手的藝術。有一天,大師兄跟同事聊天,同事說爺爺快不行了,他當下差點拍大腿說這是好事,「我覺得人老了本來就該回去,可是在同事面前我不敢講,出去抽根菸想一下,還是忍不住跟他說。」意外同事也大為贊同,即便前一日在餐桌上與爸爸說這想法時,被痛罵是不孝子孫。

大師兄認為,躺著插管十幾年所受的痛苦,還不如生病一個禮拜就走,「你想,爺爺真的想活著嗎?我同事幫爺爺洗澡,雖然老人家沒有意識,可是在流淚,他看了很難過。我們覺得人不懂得放手的藝術。待過長照的人都會知道重症患者死亡是一種慈悲,活著是殘忍,孝順讓死亡變得很殘忍。

另外,大師兄當照護員時,碰到一對老夫妻,家屬送他們進養老院,燒存款、賣房付照顧費用,最後負擔不起,只好接回家照顧,兒子來接時,還不停說對不起,「我就想,他到底在跟誰說對不起?跟爸爸媽媽?還是我們?」爺爺回家一個禮拜逝世,奶奶撐了三個月,「我一直覺得很弔詭,爺爺奶奶一輩子打拼為了這個家,到後來什麼都沒有了。」他得出結論,人的執念是自私的,從不考慮過他人的意願。

提起兩份工作比較,大師兄不諱言直說當接體員自在多了。以前當照服員,為了防止老人扯管子、亂動傷害自己,他會使用護具綁住手,老人掙扎晃動難免碰撞瘀青,「家屬就會說:『是不是你的錯,你是不是偷打他?』那時候我上班好有壓力,我那麼努力照顧人,換來的卻是這樣。」在殯儀館,與往生者打交道卻簡單多了,他笑說做了三年,從沒有半夜接到客人投訴,「我要的自在是這樣,一樣做好事、一樣為人服務,可是我缺少被活人尊重對待,反而跟死人相處比較自在,比較沒有爭議。」

硬著頭皮也要上 接體員工作需要隨機應變

台灣人忌諱談論死亡,對殯葬業也感到恐懼。大師兄說他看過最可怕的鬼片是《開心鬼》,做接體員剛開始也需要一點心理建設,「講現實一點,我要賺這薪水,需要這筆錢,別人跟我講領這份薪水,就要做好這份工作,不能一直考慮可不可怕,硬著頭皮也要上。」

接體員工作沒有正式教育,只有經驗傳承,「我們的工作就是從現場把遺體放進屍袋裡,非常簡單,不過裡面又有很多眉角,譬如上吊自殺的,我們會一個人在下方用屍袋抱著它,一個人上去解繩子。」另外還需要到現場觀看環境,譬如墜樓的墜在哪裡,或是燒炭變成小黑的遺體,如果身體開始腫脹,碰到水泡流出血水的怎麼辦,都需要經驗判斷,大師兄說:「我們會用他最貴的衣服把他手腳綁起來,抬衣服而不是碰手。」最猛的是,大師兄與同事從不穿防護衣,單靠口罩、手套就出發。

這幾年來,大師兄遇過很多案子,像山上非自然死亡的雙屍,男子癱倒,身子一半因長蛆已不見,滿屋子都是肥胖蒼蠅,隔壁女子用鞋帶綁門把來勒脖子自殺死亡;井裡撈出十幾天的浮屍,或者夏天路邊猝死的人,大師兄每每回憶這些,都說死亡並不可怕,但現場氛圍與氣味才是恐懼來源,「有時候我會夢到白天遇到的案子,常常聞自己身上味道,好像還有屍臭味,而且那些故事都好慘,我偶爾會流淚。」

每天面對這些個案故事,他說接體久了,看多人生無常,現在只覺得人生蠻足夠的,認真工作,有吃有玩沒有遺憾,而未來沒有目標,希望一直當接體員,好好送往生者最後一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