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Jan 22, 2019
一生懸命人權醫師 辦民報燃燒媒體魂 陳永興:我還能為台灣社會做什麼
太人物
Jan 22, 2019

台灣媒體百花齊放,每天滑著手機就有源源不斷的訊息湧入,一個蓋過一個推播,讓人看過就忘。去年12月13日,台灣新聞的各大標題集中在蔡英文與柯文哲在九合一選後第一次碰面,兩人是否互擺臭臉;而另一則獨家新聞,則是台灣醫界及文化人共同創辦、經營近6年的網路新媒體《民報》,宣布營運到當年年底,功成解散。一介新媒體的生或死,在速食新聞充斥的今天格外輕盈,別說慶生,甚至連惋惜都波瀾不興。

  • 經營近6年的網路新媒體《民報》創辦人陳永興,於去年12月13日宣布民報完成階段性任務,功成解散。(圖片/陳永興提供)

陳永興:沒有令人滿意的媒體品質 我就自己來

發佈獨家的,就是《民報》自己。創辦人陳永興寫就一篇致謝函與讀者告別,感謝這些年的讀者相挺。《民報》要「結束了」,在網路上雖未引起更多漣漪,陳永興倒是接到不少國內外的挽留,「寫email或是打電話,就說不能停。」他笑得豁達:「出一張嘴當然很簡單啊!」

一般人大概都嚮往退休後的清閒人生,但年屆70的陳永興可過不了悠哉的養老生活。頭戴鴨舌帽、時髦覆蓋華髮,身形高大的陳永興,有著台灣早期知識份子對於「啟蒙」、「民眾教育」等媒體責任與使命。說起從2013年起2千多個與新媒體共甘苦,卻也不敵「又要跟股東宣布賠錢」的日子,他坦率面對新媒體的商業模式難以突破:「最大的困難一直是財務,我們沒有企業、財團、政治勢力,都是小股東。」本來就是知其不可而為之。

陳永興口氣清淡,娓娓道來《民報》身世。2012年,台灣爆發「你好大,我好怕」的反媒體壟斷運動,學生、文化界與社運團體起身抗議中資肆無忌憚進入台灣,並逐步取得輿論與新聞控制權。年過花甲,已從醫師身份退休的陳永興,深感台灣雖走出戒嚴,但大部分媒體仍集中控制在財團與政黨手中,各憑本事謀求私利,而假新聞也遍地橫行。閱聽眾的無奈也是陳永興的沮喪,「雖然有許多媒體,但卻沒有令我們滿意的媒體品質。」

熟悉陳永興性格的人大概不意外,這位掛心台灣民主發展而長年活躍於黨外運動、熱中支持黨外雜誌,征戰過立委、花蓮縣長、衛生局長的老紳士,此時打的主意正是:「我還能為台灣做些什麼。」他向文化界、學術界與醫界以一人10萬的小額募款,籌組民報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第一批股東有李遠哲也有吳念真,都是陳永興的老戰友。

  • 民報籌組階段,陳永興與在文化界、醫界、學術界的多年老戰友勤於溝通理念與初心,李遠哲(圖右)與吳念真(圖中)都是第一批徵詢對象與股東。(圖片/陳永興提供)

為台灣發聲 民報階段性任務已完成

《民報》成立於2014年的4月15日,這天並非隨機選定。《民報》的刊頭字體與創刊日子,都與百年前由蔣渭水、林獻堂等台灣日治時期文人,在1923年4月15日所創辦的《台灣民報》相呼應,傳承「民報達民情,民權任你評」、「民心真未死,民族自增榮」的濃厚知識分子色彩。這20字箴言現在看起來八股,陳永興也直率承認初心純粹,「希望透過『辦報』,讓台灣民眾更有台灣意識,或是提昇台灣文化,為台灣人發聲。」

《民報》與太陽花學運同年誕生,在試營運階段,記者在立法院內以一雙拖鞋夾住平板電腦直播學運現場,一開始就漂亮地為《民報》樹立了標竿跟價值。《民報》以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四大欄目為主題,並著重在國際新聞、書摘、台語文、醫病關係、人權、白色恐怖、台灣歷史的今天等內容,「讓有台灣意識的人有發表空間。」

6年過去,公告收攤,陳永興並不感傷:「走過太陽花、2014縣市長選舉、2016總統大選、2018九合一大選,民報的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

  • 《民報》誕生在2014年,在太陽花學運中,以一張直播照片一戰成名。(圖片/民報提供)

懷有文學夢的反叛少年 一生俠骨醫心護台灣

陳永興學生時代,早以大膽反動青年的形象挑戰當局。在出版都需要送審的年代,他因主編一篇關於毛澤東的翻譯文章,被記兩大過兩小過差點退學;畢業後勤於筆耕與黨外運動,經歷過警總漏夜查禁,他抱著「鉛字版」奔波於印刷廠之間,就是要將刊物印製成功、發行出刊的鬥智鬥勇。

當年言論門縫狹窄,如今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自媒體。陳永興說自己「不是網路世代,已覺事倍功半」,但也驕傲民報員工大概是最幸福的媒體工作者,「沒有報老闆、不做腥羶色、不用趕即時新聞。讀者最在乎的還是民報自己的觀點。」

在精準行銷的年代,陳永興很清楚《民報》的讀者分兩大群,「一群是傳統關心黨外運動、追求台灣成為新國家的知識份子;另一群則成長於太陽花世代,摸索著台灣要走什麼樣的路。」如今《民報》雖已公告熄燈,但細心的讀者會發現,《民報》網站與粉絲團仍持續低頻發送新聞、議題與觀點,陳永興則化身成YouTuber,不定期發佈與讀者評論時事的影片。

「我們現在以基金會的方式運作,還可能繼續調整與改版,與年輕世代做更多的接軌。」陳永興文心不滅,並堅信台灣需要有媒體守護與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與自由。《民報》未來還有沒有可能再度躍起,發揮更大的影響力?老先生幽默賣個關子,「希望是這樣。」


 

  • 民報雖宣布結束,但仍持續低頻發聲。未來會如何轉型繼續運作,令人期待。(圖片/民報網站截圖)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