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Dec 24, 2018
One-Forty陳凱翔教移工經營管理、學語言:不要空談翻轉人生
太人物
Dec 24, 2018

「要清楚自己最想做什麼,也要相信自己做得到,但不要只做自我感覺良好的事情。」One-Forty創辦人陳凱翔說。

今年不到30歲的陳凱翔,三年前與志同道合的夥伴們一起創立非營利組織One-Forty,目標成為台灣第一所東南亞移工學校,希望能幫助來台打工的東南亞移工們,在工作之餘習得一技之長;回國之後能夠妥善運用、改善生活,不至落入下一個貧窮循環。

陳凱翔分享,課程安排必須切合移工的夢想,譬如有人想回鄉開雜貨店、有些人想當翻譯,這些都需要學習語文、經營管理相關課程,因此One-Forty開辦包括上述經營管理課程、中文課、電腦課、理財課等,培養他們實踐夢想的能力,而不是畫大餅、空說夢話而已。
 

成立NGO 不是英雄主義式的夢話

年輕人的夢想像衝撞,而在未接觸陳凱翔前,難免好奇,One-Forty是否只是一個夢幻泡泡製造機? 

陳凱翔來自一個支持性高的家庭,從小看爸爸前後創立幾間公司,不論成敗都保持樂觀嘗試的心態。因此他在學生時期也探索興趣喜好,譬如他就讀政大企管時,常常窩在圖書館看課外書直到休館:「我看了很多國外NGO的書,像印度死亡之家的故事,還有無國界醫生的故事、褚士瑩的NGO服務經驗,非常感動,那時候希望自己畢業後做協助別人,做有價值的工作。」

他在大學時期一直在摸索,規劃畢業之後進入國際NGO組織服務。畢業後他找工作時,發現現實與理想有很大的差距,國際NGO工作都需要相關專業、豐富經驗才能進入,他回想當時充滿信心、動力,相信可以朝目標去的自己,不禁莞爾:「相信到實現的路很長啊。」
 

想像力很重要 有行動力做對人好的事情更重要

後來他給自己半年gap year,去印度、菲律賓,去旅行、實際進入NGO當志工,現在回想,這段經歷意外促成One-Forty的誕生。

在印度,陳凱翔到一個中大型機構當國際志工,照顧住在貧民窟帳篷區的孩童,「他們的爸媽從外地來打工,白天去上班,孩子就變街童。」他早上會到帳篷區接小孩出來,照顧他們三餐,教英文、畫畫、遊戲,「這是我第一次接觸貧窮,最大的衝擊是飲食和資源都很有限,可是他們都很滿足,我很確定自己要繼續做下去,這也是我第一次了解組織運作。」
 

  • 陳凱翔帶活動時十分生動,讓One-Forty課堂上充滿笑聲。

到菲律賓之後,陳凱翔結交很多當地朋友,其中幾位提起親友在台灣工作,這無疑對他又是一番震撼,「以前在區間車上遇到很多外籍移工,我平常不會注意他們,有時候聞到他們身上香水味很重、說話聲音很大,觀感有點不好,不過因為在菲律賓的朋友,我對他們看法不一樣了,反而很想了解他們。回台灣之後,平常工作,周末就會到車站、聚集地去找他們做朋友。」他說。

除此之外,他不忘當初想服務弱勢的夢想,設想各種點子,像是賣東南亞小吃、網購、代購暨包裹服務,「結果比貨運公司成本高上許多。」他也到印尼社團當中文老師,教了九個月,發現外籍移工需要學習、社群歸屬感才能改善他們的生活。
 

有次上課恰逢跨完年,陳凱翔請學生分享希望,聽到他們想回家開餐廳、雜貨店、養雞廠,過安穩、安心與家人相守的日子;他做了田野調查後,發現很多移工對未來茫然,甚至聽聞回去開店失敗的案例,這些故事都促使One-Forty誕生,「我的專業就是成本、損益評估,也會行銷,結合教學,希望他們回家鄉之後真的能改善生活。」

陳凱翔將計畫放到志工網站上,找到一群夥伴,確認目標、制定課程與整個營運方式,第一期課程學生15人,至今到第八期課程了,學生數翻了好幾倍,也有許多成功的案例。像Warni將在台灣工作的資金買了新設備,開了服飾店,請了四個員工;Yani回印尼台商公司擔任中文翻譯,薪水高於當地平均二至三倍,「但是我一直提醒自己不要自我感覺良好,反思這裡提供他們課程、向心力、團體歸屬感之後,是否能夠真正彌補他們的缺憾呢?」
 

每年到印尼拜訪學員 追蹤返鄉生活給予協助

每一年,陳凱翔與團隊都能接觸上百位移工,每年兩次到印尼追蹤回國學員的生活現狀、薪水、就業率,一次兩個禮拜總要到七到八個地方,忙得不可開交,對此他甘之如飴,「不要只說要改變,但沒有行動力。」

  • 每年兩次印尼拜訪,陳凱翔與團隊成員總是扛著沉重行李趕路。

問起學員們的狀況,陳凱翔分享一個他一直放在心上的故事,Lina在台灣工作時,樂觀、開朗、自信,想回印尼開服飾店,可是當他到印尼去找Lina時,發現她再融入家庭很困難,被期待成為專職家庭主婦,面對家族壓力不得不妥協,「我們去拜訪她的時候,發現她眼裡的光芒不見了,我覺得很沮喪,因為我們相信的事情反而帶給他們傷害。」

經過Lina的例子,陳凱翔與團隊預計明年在印尼組織活動,邀請返鄉學員加入,並從他們當中推舉地方代表,負責維繫學員連結,提供情感支持、交流生活、解決工作疑難雜症,成為彼此的助力。這樣的做法,不僅能克服One-Forty與移工們的國界距離,也能提升移工們實現目標的機率。

另外,One-Forty除了組織活動,陳凱翔今年到印尼時,拜訪了17位台商,希望能了解當地商業環境,幫學員找到工作、提升薪水。他與團隊都很年輕,做事憑著一股熱忱,成立三年半,將One-Forty經營層面越來越廣、越來越深,期待未來募得一定資金,可以做更多對移工更好的事情。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