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Dec 12, 2018
印花樂10年,共同創辦人沈奕妤:創業的每天都是困難
太人物
Dec 12, 2018

2008年由美國向世界襲來的金融海嘯,台灣也難逃此劫。社會一片低迷之中,政府提出了許多創業計畫,有了幸運之星眷顧,沈奕妤、邱瓊玉、蔡玟卉這三個北漂的嘉義女孩拿到教育部「U-start創新創業計畫」補助金,從布匹、染料拓印理想。

困難變日常 超越它就不存在了

從嘉義高中美術班到藝術大學,藝術創作可說是沈奕妤、邱瓊玉、蔡玟卉每日例行公事,但在2008年決定攜手開創「印花樂」時,此刻,創業困境卻成為了日常。

  • 印花樂創辦人,由左至右為蔡玟卉、邱瓊玉以及沈奕妤。(照片來源/印花樂粉專)

「創業的每一天都非常的困難。」負責設計企畫的沈奕妤詳述,剛創業的前一、兩年,光要生存就是難事。團隊人才管理、供應鏈管理也成為印花樂規模化經營後所面對的困難。「創業的過程就是各式各樣非常困難的事情,不斷交織成一個創業家的每一天。當你面對困難,試圖去挑戰、超越它的時候,那個困難它就過去了,就不再存在了,我覺得創業家所追求的就是這種每天挑戰的過程。」

面對當時冷清的台灣景氣,要如何賣出商品?沈奕妤指出,產品力和品牌力是關鍵,商品售出靠行銷策略輔助。但是,她更強調,把商品做好才是根本,行銷只能視為錦上添花。減少顧客一次性消費,聚焦於顧客回流的產品設計。

強調台灣元素 關心環境議題
  • 印花樂經典圖案:台灣八哥。設計時特地保留台灣八哥嘴上的毛,強調台灣的原創精神。(照片來源/印花樂粉專)

印花樂的起點始於布料紡織廠上下游、品牌設計師聚集的大稻埕。除了最接近他們擅長運用的布料材質,另一方面也與他們的設計理念有關:把藝術帶進大家的生活裡。而布料恰巧可運用在食、衣、住、行,自然而然成為印花的表演舞台。

一開始從台灣DNA發想,讓嘴上特有一小撮毛的「台灣八哥」在布上排排站,躍立在各式產品上,於是這群小鳥成為印花樂的經典圖案;還有老屋的玻璃海棠、鐵窗花也成為印花之一,將漸漸消失的建築元素注入設計靈感中。

近兩年,他們轉而探討人與環境的關係,不斷挖掘被遺忘的美好。沈奕妤鼓勵大家,「往山裡、往海裡去看,除了身邊可見的事物,其實這世界還有很多、很豐富的事物是被我們忽略的。」像是2016年推出的「海的寶物」,就是關心過漁、海洋垃圾的問題,這些嚴肅、難以理解的議題,透過有轉譯能力的設計師,繪作成較柔軟、易接納的圖像。

這份對自然的關懷,也引起不少人的共鳴。像是台灣在地面膜品牌氧顏森活,就因此找上印花樂,設計出不僅呼應印花樂初衷,也與氧顏森活的森林系保養精神不謀而合的筆記本布套,清新又細膩的風格令人印象深刻。

  • 印花樂與台灣面膜品牌氧顏森活合作,設計出筆記本布套,作為贈品,不僅關懷自然,也呼應了在地共好的精神。(照片來源/氧顏森活)

台灣的「文化成熟度」正在提升

到了現在,文創設計蓬勃發展,對於此現況,沈奕妤認為,這是台灣正在邁向「文化成熟」的階段。不再是透過精品、豪宅或高級轎車來撐起身價;而是每個人有自己對美感、文化的定義,也是為什麼獨立品牌有越來越多人欣賞之因。

印花樂站在文創市場的浪頭前,10年來已經建立一定的品牌知名度,也將生產劣勢轉為優勢。由於紡織業在印花樂創業之際,已成為夕陽產業,開發團隊煞費苦心,將坐落台灣各地僅存的微型紡織、染整工廠串聯起來,扭轉生產端破碎的劣勢,小型工廠的生產量比起生產鏈代工廠來得更有彈性,成本與品質的把關更面面俱到。

  • 莫拉克風災後,受災戶婦女組成大愛縫紉手工坊,與印花樂合作。(照片來源/大愛縫紉手工坊)

如高雄大愛縫紉手工坊就是印花樂合作的生產端之一,莫拉克的受災婦女們透過勞動部培力就業計畫,成立大愛縫紉手工坊。以手工縫與機縫來替印花樂做布品加工,像是麥當勞的百搭包、雀巢的托特包,皆出自媽媽們的巧手。

大愛縫紉手工坊的專案管理吳峰智說:「希望能與印花樂持續合作,若有更多訂單,就能幫助那些面臨倒閉的工廠,讓它們可以繼續經營。」

「遠看以為野地荒蕪,前行才知綠草如茵。」

即使印花樂現在已有穩定營收,沈奕妤依然保持初衷,「現階段雖有一點小成績,可以讓我們不斷成長,但不到可以舒服優渥地坐享其成,在我們的創業價值觀裡,實踐理想跟尋求最終獲利是同等重要的。」

印花樂在松山文創園區舉辦十年展野地如茵,霓虹燈打造月的陰晴圓缺,代表時間推移;而拼布縫製的山和石,代表累積的歷程,除了年表、文件,希望以具象化的物品更親近觀展者。歡迎大家在12月16日前,見證印花樂十年的重要時刻!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