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Nov 15, 2018
第一位滑板市議員?呱吉邱威傑要用透明選舉扭轉醜惡政治
太人物
Nov 15, 2018

距離2018年台灣年底大選只剩不到兩周,顯而易見,這次選舉討論度較以往更盛,或許是因為這次合併十項公投案,關乎的議題太廣,人們不得不;也或許是這次候選人名單中,新世代的聲音變多了,也有些讓人眼睛一亮的素人參選,讓這次選戰出現不少不確定性。

本名為邱威傑的呱吉,在Youtube上擁有25萬訂閱人數,也是《上班不要看》頻道(超過40萬訂閱)的老闆。過去,曾有無數粉絲對他高喊:「呱吉吃大便」,看著他們推出的大尺度影片發笑;而今,他宣布參選市議員,一度改名為「邱議員」,喊著「民主開箱 未來城市」口號的同時,競選旗幟還有另一句標語「暴雷一時爽 呱吉督市長」。

他不走傳統選戰打法,沒有懸掛醜化市容的大型看板、無限循環放拜票錄音的宣傳車,反倒是運用社群創作的經驗,甚至串聯同選區的參選人徐巧芯、吳崢,辦了場街頭演講與辯論,只就政見進行討論,打破了刻板印象中,台灣政治人物間的針鋒相對。
 

扭轉醜惡的政治生態,選舉也可以平和進行
  • 帶有呱吉式幽默的競選海報。(圖片提供/邱威傑競選團隊)

那場街頭辯論會出現的原因很簡單,邱威傑認為,市議員的層級較低,不太可能出現統獨或是比較極端性的意見,若仔細去看,可發現很多參選人的政見方向都差不多,只有寫得詳盡或粗略的差別罷了,「那為什麼不能在同樣議題上合作?這才是合理的政治生態啊。」

即便會後有觀眾向他表示,自己可能不會把票投給他了,他也沒因為這樣的反應感到挫敗,反而有點感動,認為這才是辦這場活動的真正目的──要人們以理性的方式討論政治。

「大家會變得這麼醜惡有很多原因,其中一個原因是選舉的資源耗費太高。」他舉了日本同樣是市議員等級的選舉案例,因為當地對於宣傳、海報的規格等,都有相當嚴格的規範,所以平均也不過花費一千萬日幣的經費而已。

於是,他打定主意,除了登記的20萬費用,要將總開銷控制在小額募資來的120萬元內,更沒打算用貸款來選舉,「當競選失敗的代價相對低時,你不覺得大家可以比較輕鬆一點嗎?因為沒選上沒關係,反正大家都還有很多生活的方法,不是賭身家嘛!」
 

市議員也不過是份工作,有什麼難的?
  • 作為素人參政,一大早到市場掃街拜票是不能省略的行程之一。(圖片提供/邱威傑競選團隊)

曾歷經劇場、遊戲《神魔之塔》台灣營運長、迪士尼等工作,為了一圓創作夢,邱威傑在40歲那年,毅然賣掉房子來創業;面對這次從網紅身分,大跨界至政治圈,態度倒也很坦然,「我從來沒有任何一份工作,有真的做不好過。對我來說,市議員,它也就是工作的一種啊。」

雖說是素人參政,但他也並非沒準備就直赴戰場──花了一兩個月的時間研究議題、法案,親自寫下洋洋灑灑的七項政見;也融入這幾年操作社群、做內容的運作方程式,不用粗暴的訊息轟炸選民,就他的說法,這是一種個人美學的堅持。

至於政治專業呢?難道跨足政治不需要任何專業?「不能說沒有,選民服務也是個眉角,怎麼在市議會或是市政府的溝通達到折衷。說真的,有沒有政治敏銳度跟手腕,其實會有很巨大的差別。」他也坦言,一但身處其中,的確是可能要有所妥協,「那就牽涉到我妥協到什麼程度,交換永遠是政治手段中很重要的一點,一定要做這件事情,可是當你什麼都交換了,那你就是個大爛人。」他並沒有特別影射誰,但這個狀況,或許是許多台灣人在熟悉不過的。
 

若成了邱議員,呱吉還會繼續拍影片嗎?
  • 參選期間,邱威傑也與團隊到松信區馬路站崗。(圖片提供/邱威傑競選團隊)

說來有趣,參選這件事情,不論是他與另一半,或是《上班不要看》團隊間,都是個避免談到的話題,甚至有許多他的粉絲都是不希望他參選的,就怕有個萬一,他們喜愛的那個呱吉,就此改變了、冷落了創作這個夢想。

「我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不管是選舉的過程,或者是我選上,或者是沒選上,我的人格都不應該有任何改變,這才是我的勝利條件之一。如果這個過程當中我有任何的改變,那就表示我失敗了,因為政治這個事情,改變了我這個人。」至於創作,他的態度也很堅定,「市議員還是會吃飯嘛!可以繼續拍孤獨的美食廢人,直播還是可以做啊,就好像市議員也會上政論節目嘛,那我就上我自己的政論節目,那有什麼關係。」

採訪的最後,他與採訪團隊一同從競選總部步行回路程約十分鐘的競選辦公室,提到平常都是以溜滑板在兩地間來往,直說自己若真的當選,可能不是第一位網紅政治人物,但希望可以直接溜滑板進市議會上班,成為全台灣第一個滑板議員。

姑且不論「第一個滑板議員」是否有機會成真,邱威傑這次的參選,或許早已為許多長期對政治冷漠的人們帶來有別以往的想像。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