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Nov 13, 2018
從反空汙到反核食 泛科學鄭國威:沒有深入了解議題,不要急著選邊站
太人物
Nov 13, 2018

如果你沒有深入了解議題,為什麼要急著選邊站?」這是PanSci泛科學創辦人暨總編輯鄭國威對2018年底公投所下的註解,這次公投案包含反空汙、反深澳電廠、反核食、以核養綠等,這些該由專家評估的科學議題,在台灣都淪為在野黨為反對而反對、執政黨也無能決定的政治鬥爭。

  • PanSci泛科學創辦人暨總編輯鄭國威

從討厭科學到報導科學 投入媒體改革、成為《全球之聲》中文版發起人

小時候想當科學家的鄭國威笑著說,自己在國中時數理太爛了,受到很大的挫折,所以高中選了第一類組,之後讀政治大學外語學院,以為自己從此跟科學無緣,誰知道峰迴路轉,竟然創立了泛科學,成為台灣科學報導的代表之一。

大學畢業後,鄭國威念中正大學電訊傳播研究所,卻發現台灣的媒體傳播跟他所想像的完全不同,2005年恰逢美國《洛杉磯時報》發表一篇對台灣新聞媒體的評論,認為台灣媒體沒有處理真相的能力,並打著第四權的名號製造社會亂源,讓台灣掀起媒體改革的浪潮。於是,研究所時期的鄭國威開始加入媒體改革的行列,十年來致力於推動國家傳播委員會NCC的成立、希望讓公共電視成為BBS、NHK那樣,優質又有競爭力的電視台。

同時,他還發現了《全球之聲》這個網站,當時國際上對議題的報導,都以西方觀點為主,因此《全球之聲》創辦人決定邀請世界各地的人來寫新聞(類似今日的公民記者),以多方視角報導真相。鄭國威便用自己的英文能力,將《全球之聲》的內容翻譯成中文刊登在部落格,那時候《全球之聲》創辦人發現,有個台灣網站不斷地把流量導進他們的官網,就主動寄信邀請他加入團隊,成為《全球之聲》中文版的發起人與編輯,這一寫就是十年。

不了解環評卻在抗議蘇花高、反對核能卻不了解原理 社運最常見到的隨波逐流

除了報導國際新聞,鄭國威也積極參加社運,這才發現許多議題都跟科學有關。他舉例,假設今天在抗議要不要蓋蘇花高速公路,但抗議者連環境評估怎麼做的都不清楚;或是今天要反對核能發電,卻連核能發電的原理都不懂;因為排斥科學、不懂科學,最後只能隨波逐流,聽從意見領袖的話,這在社運場合很常見到,在什麼都不了解的情況下就選邊站,這讓鄭國威開始意識到科學的重要性。2010年,鄭國威搭上第一波新媒體的浪潮,正式創辦泛科學。

如今一晃眼8年,泛科學的粉絲數已超過40萬人,旗下還有泛科市集、娛樂重擊等網站,並推出過許多科學講座。不過科學畢竟是個較艱澀難懂的內容,鄭國威表示,平常會要求泛科學的內容要有趣,希望讀者抱持著有趣好玩的心情來看,這點從泛科學文章的標題、影片的故事性都能略知一二。

科學不是非黑即白 多數人無法理解 只好選擇全盤否定

提到2018年底公投案中有許多科學議題,鄭國威認為這些公投之所以會出現,其實源自於民眾不相信專業、不相信科學,加上台灣爆發過許多案例(例如食安事件),讓政府無法被信任,民眾只好轉而用公投表達訴求,讓這些需要用科學評估的事情無法交由科學判斷,投公投時沒有多少人真的在乎科學,這是一個很嚴重的事情

此外,科學本來就不一定是百分百正確,「與其說相信科學,不如說相信科學家提供的數據,正確率會大於我自己的想像,因為科學並不是非黑即白。」但一般民眾無法理解,也無法接受科學的不穩定性與不確定性,所以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所有可能有危害的事情全盤否定,不想深入去探究背後的風險評估,就像天氣預報一錯,就會被民眾全盤否定一樣,要改善這個現象,要從根本做起,就是從小讓大家熟悉科學、理解科學。

  • 泛科學的吉祥物Mouse編

為此,泛科學也曾不顧輿論,在頂新集團的黑心油品事件後,全台陷入抵制林鳳營的熱潮中時,仍選擇承接下林鳳營的合作案,雖然過程中引起非常多討論與抨擊,但鄭國威仍堅定地表示,「你可以抵制林鳳營,這是個人的選擇,但是不應該用科學謊言造謠林鳳營是化工奶。」鄭國威認為,台灣人普遍缺乏科學思辨能力,容易斷章取義、以偏概全,加上媒體推波助瀾、過度放大負面案例,這也讓「培養全民擁有科學思辨力」成為泛科學下一個階段著重的目標。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