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Nov 12, 2018
看不見的恐懼?郭蘅祈舉辦愛之日常音樂節,讓愛滋有了聲音,有了存在
太人物
Nov 12, 2018

愛滋病以往總是給人孤獨的印象,但真正帶來黑暗的,也許不是愛滋,而是偏見。更可怕的,是那份連自己也不敢面對的視而不見。

最近在忙著辦《愛之日常音樂節》,郭蘅祈(郭子)也經常想起發生在自己身邊的故事:「他是我的一個好朋友。一開始,他瘦了幾公斤,沾沾自喜地以為減肥有成,後來他愈來愈消瘦,瘦到我們都覺得有些不對勁。朋友說,自己『應該』是得到肝癌,第三期了……要我們陪他再去一趟曼谷旅行,一路上,他不斷咳嗽,連路都沒辦法好好走……坐著輪椅回台灣後,我們堅持帶他去看急診。問他是哪家醫院?朋友說:『隨便哪家都行。』問他癌症是在哪間醫院治療的?朋友一陣靜默。才說,原來他並沒有去看醫生、做檢查。」

最後報告出來,朋友確認是得到愛滋。

說著這些時,郭蘅祈臉上閃過許多不捨與傷感。「愛滋其實不只是同志才會得,但我很驚訝,連許多同志朋友都不願承認自己可能會得愛滋。」2016年,因為幫世界愛滋日做了<愛相同>主題曲,又遇上好友染上愛滋、卻不願就醫的事件,他發現愛滋是社會上很大一個空洞,大家都不想觸及,可是如何面對,卻很重要。

於是郭蘅祈催生了2018《愛之日常音樂節》,取「愛之」為愛滋的諧音,大家可以看展覽、逛市集、聽音樂,用一種比較不沉重的方式,把這個大家不聽也不提的議題,擺上檯面。

  • 《愛之日常音樂節》有超華麗演出名單,眾多藝人以行動支持。(圖片提供/《愛之日常音樂節》)

看不見,可是它依舊存在

《愛之日常》訴求的不是驚天地泣鬼神的生死相守,而是生活在平凡之中,最微小、最基本的權利。因為對愛滋患者來說,連就學跟就業也是一種奢侈。許多感染者在學校或公司被發現感染愛滋,就會被各種刁難(被曠課、曠職),找藉口將之趕出門。然而他們寧可摸摸鼻子離開,也不願意站出來捍衛自己,最後工作沒了,不敢出門,甚或離鄉背井,變成一個隱形人。

如今醫學進步,愛滋患者其實可以活得更光明。前提是:大眾必須接受愛滋的存在。郭蘅祈嘆口氣:「但是要宣導大家驗血、篩檢,卻非常困難。常常大家聽到愛滋病這三個字,都靜默、假裝沒事。」然而事實是,那些眼神、動作、親疏,卻開始不同了,這對愛滋感染者是很深的傷害。

「大家的印象還停留在90年代,以為愛滋就是瘦得不成人形,全身長斑,共喝一杯水就會被傳染……但現在愛滋已經是可控制的疾病,只要提早發現,按時服藥,就可以活得跟一般人沒兩樣,就像糖尿病、B型肝炎,只要小心照顧,或使用公筷母匙就好。」而這就是他們想要藉著音樂告訴大家的事。

  • 郭蘅祈與昆明防治中心一同為正視愛滋與平等人權進行宣導。(圖片提供/《愛之日常音樂節》粉絲專頁)

讓音樂成為療癒的力量

而在這場音樂節中,同為音樂總監的黃韻玲、陳建騏,也各自找了他們的音樂好朋友共同參與。於是愛之日常有了超華麗的演出名單:家家、紀曉君、戴愛玲、黃韻玲、萬芳、黃子佼、許如芸、艾怡良、陳珊妮、柯智棠……希望藉由音樂,讓許多不同族群都聚集在這裡。
除了演唱會,《愛之日常》還以台灣流行音樂與愛滋紀事為主題策展,在平行時空的對照中,我們才發現其中有趣的交集。

作為「歌手郭子」,郭蘅祈在九○年代也創作好幾首「同志國歌」,比如黃鶯鶯的<春光>、童安格的<現在以後>……那些歌詞中曖昧難言的情感,是一小群人心裡共同珍藏的秘密,包括那張傳說中的劇場作品《蝴蝶君》的原聲帶《外交官的女人》。而那一年,剛好也是張艾嘉創立果實基金會,開始愛滋防治海報徵選的1992年。
 

  • 擔任《愛之日常音樂節》聯合總監的陳建騏、郭蘅祈與黃韻玲。(圖片提供/《愛之日常音樂節》)

「音樂讓人勇敢。」郭蘅祈說。在他國小到高中,因為陰性氣質而被歧視霸凌的那段日子,唯有音樂是出口。「青少年情竇初開時,我對愛情感到害怕。當時影響我最深的是蘇芮,她的每一首歌詞我都心有戚戚焉。像是<驀然回首>、<請聽我說>,還包括我自己曾翻唱的<心痛的感覺>……完全唱出暗戀或在情感上被拒絕的感受。那種一個人在熙來攘往的街上空洞地走,心痛的感覺沒人可以說 。」

他的眼睛望向遠方,像是墜入時光深處。

曾在音樂中被療癒的郭蘅祈,如今也用音樂療癒著別人。這條路很難,但是為了未來,郭蘅祈說,他現在非得做些什麼不可。那眼中,還有著對未來的美好盼望。

愛之日常音樂節
舉辦日期:2018年11月30日至12月2日
舉辦地點:西門紅樓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