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Oct 24, 2018
林唯哲:台灣文化是場混雜 設計具備實驗衝撞精神
太人物
Oct 24, 2018

日本東京「可以住的藝廊Nibunno」主理人林唯哲,來自台灣高雄,工業設計系畢業後赴藝術殿堂東京藝術大學念設計,他身處台灣、日本設計圈多年,接收不同文化思維洗禮,看法更加宏觀,「我覺得台灣的文化就是一場混雜,但這混雜充滿實驗精神,在日本不會發生。」

林唯哲用邏輯敘事,不僅因為自身嚴謹,更受日本設計解決問題的觀念影響。他用實驗精神舉例,像今年雙十國慶設計,設計師葉忠宜以「Game」為題,敘述多元族群融合、團結概念,新穎表現手法引起大眾討論,有人討論政黨顏色,有人提及民族意識,也有單純討論設計者,聲量多、正反意見都很強烈,他說:「設計師站在視覺角度跟民眾對話,但是這很個人,民眾想要自己熟悉、認知世界的東西。以設計師角度來說,如果同一件事搬到日本,他們注重這項設計想要傳達什麼,勝過於視覺表現。」

於他個人而言,他認為今年設計相當有衝撞性,「爭論的都是台灣人,不會有外國人,因為他們不了解台灣歷史種族意識,看不出Game融合團結的概念,不過我認為某方面來說,衝撞的視覺設計會引起外國人注意,那台灣的實驗精神就成立了。」繼續在混亂的文化碰撞,或許脈絡就此而生。

另外,林唯哲認為討論不應該建立在個人立場上,更沒有對錯問題,焦點必須討論「Game」為什麼符合今年台灣需要的精神,那必須無關民族、政治,將層級拉抬到國家,「我沒辦法用美學跟民眾溝通,但我認為設計出發點應該要從能不能給民眾一個鼓舞、向心力方向去想。」因此,他認為台灣需要尋求共同脈絡,每個人美學標準並不同,用美學角度討論沒有意義,「除非今天有一位超強設計師找出雙十字與國旗完美的組合與精準表現,那我覺得這一切很有機會形成脈絡。」
 

台日設計文化衝擊 讓他更了解自己
  • 在Nibunno舉辦日本台灣設計交流規劃展覽《書-深化書的形狀》現場。圖片提供/Nibunno

林唯哲大學在台灣就讀工業設計,直到大三接觸平面設計,也翻閱接觸許多日本作品,他形容當時只看得到表面,沒有深度可言,「我當時連印刷品都不知道怎麼做,只對風格有點想法,也因此種下到日本念設計的念頭。」2011年他獲取東藝大設計研究所入學資格,「我進去之後遭受一連串打擊,天吶,我怎麼可以如此不足,不管是技術還是精神完全無法贏過大學部的人,壓力好大。」

除了技術與精神,文化衝擊也徹底改變他的看法,他舉了兩個例子,像是在日本唸書時,他回頭看台灣作品,發現設計多以藝術表現為重,像唱片裝幀設計、出版品設計;在日本,設計為了解決生活問題而生,必須遵循嚴謹公式才能成立,首先確定溝通對象是誰、表達是什麼、核心理念是什麼,確認後推出完整企劃,最後才進入設計階段,與台灣純粹藝術展現截然不同。

第二個例子則是東藝大邀請設計大師佐藤卓演講,他興奮等待,卻發現同學無動於衷,於是好奇詢問,「他們說有時間就去,還反問我為什麼要去,我回答不出來,他們對我說,如果我很踏實在做設計,總有一天也會做出很厲害的作品。」當時,林唯哲對陷入偶像崇拜,沒有擷取設計最核心涵義而懊惱,間接透露台灣設計圈存在現況:台灣設計環境才剛起來,學生把設計師當標竿,才會延續視覺設計等於藝術的現象,「我回想自己2008年也相當崇拜聶永真,後來我邀請他到日本演講時,吸引很多台灣人、中國人到場,這現況讓日本第一線設計師很新奇,原來在台灣,設計師會成為偶像。」
 

將台灣設計帶出國門 為產業做規劃

林唯哲在東藝大的震撼教育,開啟他對設計的新看法,他折服日本職人精神,也回頭找尋台灣的好。他一步一步走,初期出版《T5:台灣書籍設計最前線》,介紹台灣知名設計師;舉辦實體沙龍講座,把台灣設計帶到日本;近年更邀請台灣設計師到Nibunno開展,直接創作與日本對話,像是以書篆藝術結合數位設計為名的何佳興。他認為,日本設計展在台灣很常見,反之卻少,為了曝光台灣的能見度,自始至終,他要將台灣設計帶出去的概念從未變過,「另外,我想技術總有一天會水平,東南亞設計早就起來了,如果我們還在說台灣製造業很強的話,遲早會完蛋。現在我們還找不到自己的脈絡,那只能從強項下手了。」

接下來,林唯哲選擇建立台灣印刷產業做起,整合設計、紙端、印刷、加工,到包裝運送,再把商業模式帶到日本,為台灣找出活路。這場訪談從開始到結束,我能感受到林唯哲的誠懇,他不批判,想法堅定,期待自己能夠為台灣盡一份心力。
 

  • 林唯哲與團隊製作刊物《T5》,將台灣設計師帶到日本去。圖片提供/林唯哲

  • 書篆與數位創作藝術家何佳興多年尋找台灣文化脈絡,前陣子他前往Nibunno駐站創作,與當地交流。圖片提供/Nibunno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