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找A咖
Feb 09, 2018
日職女棒初體驗 觀眾也是比賽一部分
文青找A咖
Feb 09, 2018

隨著曾琪、謝鈺瀅、沈嘉玟成為首批加入日本女子職業棒球聯盟的台灣球員,台灣女子棒球寫下新的一頁。日本女棒實力堅強,目前世界排名第1,我曾在2017年到日本女子職棒現場觀賽,除看到類似男子職棒的經營、氣氛,感受更深的是,身為女棒火車頭的女子職棒,在比賽之外對推廣的重視。

  • 五局中場時,琦玉Astraia的球員拋球給看台上的觀眾。

互動多、氣氛熱 觀眾融入球賽

2017年4月8日,我到日本女子職棒琦玉Astraia隊的主場開幕賽觀戰,開賽前1小時,就已經有很多觀眾在球場外的攤位上選購商品,踏進場內,更為觀眾人數而驚訝,因為主隊琦玉Astraia這側的看台已經超過半滿,有些觀眾穿戴著琦玉Astraia的球帽或球衣,顯然不是只來看熱鬧,而是關注球隊有段時間的球迷,在開賽前1小時就有這麼多觀眾進場看球員練習,這點和男子職棒並無不同。

等到接近比賽開打,琦玉Astraia側和本壘後方的看台接近全滿,賽後查閱觀眾人數,這場比賽共1273人進場,顯見日本女子職棒已培養出一定客群,在台灣的女子壘球比賽或是學生男子棒球比賽,都不見得有這麼多觀眾。

在日本女子職棒比賽現場,很明顯的一點是「互動」。開打前,兩隊球員會在場上跳起結合暖身操動作在內的簡單舞蹈,觀眾也會在看台上跟著跳;賽後,會有幾名球員到場外,親手將之後比賽的門票賣給球迷。

比賽氣氛也很熱絡,樂隊演奏、觀眾的加油聲等,和男子職棒並無不同,但也許是賽前舞蹈帶來的互動感使然,比起男子職棒,感覺觀眾更融入球賽,不只是觀賽,也成為比賽節奏的一部分。

  • 2017年4月8日,琦玉Astraia和兵庫Dione的比賽,共1273人進場。

行銷球星 球迷買單

現場也可以發現明星球員的行銷,這場比賽設有「加藤優席」,加藤優是琦玉Astraia主戰球員,加上外貌甜美又擁有音樂專長,成為球隊力捧的球星,購買「加藤優席」的觀眾,除了可以確保內野座位,還能獲得限定簽名照,現場的「加藤優席」座無虛席。

  • 加藤優是琦玉Astraia力捧的球星。

走出球場 讓大眾更了解女棒

在比賽之外,日本女子職棒也很注重場外的公益活動和推廣,像是讓球員到兒童醫療中心慰問、開辦棒球教室、指導女球員打棒球等,經常參與、舉辦公益及推廣活動,讓女棒球員走進大眾,就有機會讓大眾更了解女棒,也會促成女棒人口增加。

  • 賽後,琦玉Astraia的球員到場外,親手將之後比賽的門票賣給球迷。

成立9年已有規模 盼將女棒推到世界

日本女子棒球發展雖佳,但和男子棒球的盛況相比,還是有一大段距離。日本女子職棒成立至今不過第9年,在經營上已可略見男子職棒的模式,現階段也有些成果,除平均單場觀眾1500人外,也帶動日本基層女棒,高中女子硬式棒球社從2007年的5隊成長到今年的25隊。

除日本國內,日本女子職棒還希望將女棒推展到全世界,雖接受各國球員測試,但錄取與否,不只看實力,還希望球員有推展女棒的信念,日本女子職棒選手培育負責人杉浦綾就說,曾琪、謝鈺瀅、沈嘉玟3人來測試時,都說希望退役後當教練,將所學傳承給後輩,讓台灣女棒發展更好,這是她們能通過測試的關鍵之一。

日本女子職棒不只是打比賽給觀眾看,在場內、場外,都注重和球迷、大眾的接觸,才能將女棒推得更廣。無論是互動、塑造明星球員、公益活動、推廣棒球等,都是職業棒球經營的重要環節,男子職棒已有一定觀眾群,這些做法的主要意義是自身經營,但女棒發展尚不如男棒,日本女子職棒身為女棒火車頭,這些作為更顯重要,除自身經營外,更為了讓大眾知道「女生可以打棒球,而且不差」。

當這樣的觀念逐漸普及,就會促成更多女性投入棒球運動,女棒人口多了,對女子職棒也會有幫助,形成良性循環。曾琪、謝鈺瀅、沈嘉玟扮演旅日先鋒,也成為良性循環的一份子,對台灣女棒而言具同樣意義,若她們成功,除可能帶動更多女球員赴日挑戰,廣義來看,對整體台灣女棒、女壘發展也會有正面影響。

  • 2017年4月8日賽前,琦玉Astraia(右側)和兵庫Dione(左側)列隊。

單一公司組聯盟 最高年薪268萬

日本女子職棒於2009年由健康食品公司「WAKASA生活」出資成立,隔年開打,目前共有琦玉Astraia、京都Flora、愛知Dione三隊,例行賽加上盃賽,單隊單季約打60場,另有一支育成球隊REIA,只能參與盃賽。

新球季從琦玉Astraia轉戰京都Flora的岩谷美里,去年出賽43場,共擊出60支安打包含5轟,打擊率0.441,38分打點,奪下年度MVP、打擊王、全壘打王、安打王及打點王,獲獎金100多萬日圓,年薪達1000萬日圓(約268萬台幣),是目前日本女子職棒最高薪球員。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