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找A咖
Feb 02, 2018
【勇闖日本女棒】沈嘉玟 帶著兩個家的支持打拼
文青找A咖
Feb 02, 2018

今年的棒球季,除了中華職棒與旅美、旅日球員,還多了一項看點—曾琪、謝鈺瀅和沈嘉玟,成為首批投入日本職業女子棒球的台灣球員,在台灣學校體系內沒有女棒隊的情況下,實屬不易,她們即將赴日投入訓練,在3月球季開打前,來看看她們的故事。

  • (左起)沈嘉玟、謝鈺瀅、曾琪將挑戰日本職業女棒。(圖片來源/謝鈺瀅)

雙親早逝 球隊成第二個家

沈嘉玟的雙親早早離世,她在阿公、姑姑養育下長大,身為家中長女,為了減輕家裡負擔,國小畢業後就離開家鄉台東,到高雄打壘球,球隊成了她的第二個家,她說:「父母不在了,我還有一個大家庭。沒有遇到她們(隊友、老師),我走的路會不一樣。」一路走來辛苦,去年通過日本職業女棒徵選,是沈嘉玟原本從沒想過的事,和過去為了家而努力一樣,這次赴日,她是圓自己的夢,也是扛著家裡的希望在拚。

沈嘉玟是阿美族原住民,打球生涯從台東東河國小少棒隊開始,畢業後,因國中沒有女子青少棒隊,學校老師建議改打壘球,加上家境不好,到高雄五福國中打球有補助,為減輕家裡負擔,她離家到高雄繼續運動生涯,女壘隊老師吳佳蓉也成了她的貴人。

  • 曾琪(右)、沈嘉玟(左)都是吳佳蓉(中)的得意門生。(攝影/許雅筑)

上課、練球、打工三頭燒 學會感恩

就讀五福國中、中正高工期間,沈嘉玟的食宿都靠球隊,她說,最重要的轉捩點就是遇到吳佳蓉,除了幫她打點一切,也是她的心靈支柱,「讓我可以沒有煩惱打到現在,碰到很多低潮,也都是老師陪我一起度過。」

沈嘉玟國小時,母親就過世,高中時父親也因車禍離開,她說,當時年紀小,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後事,在吳佳蓉和其他老師幫忙之下,才能支付喪葬費用,另外,面對姑姑曾經希望她別再打球的壓力,也都是吳佳蓉陪她討論,看如何和姑姑溝通。

升上台北市立大學後,雖也有補助,但沈嘉玟仍需要收入來支付自己、家裡和三個妹妹的生活開銷,因此上課、練球、打工三頭燒,憶起當時,她說:「發現賺錢很辛苦。國中、高中時都是老師幫我打理,大學真的是撐過來的,也學會了感恩。」

  • 沈嘉玟通過日本女棒測試後,球隊替她拍照。(圖片來源/沈嘉玟)

差點離開球場 測試兩次終圓夢

其實沈嘉玟的打球生涯曾差點中斷,因球員生涯有限,姑姑擔心她不打球後會過得太辛苦,曾希望她別念大學,盡快找份正職工作,是在溝通過後,才決定繼續學業;去年赴日測試,是沈嘉玟第二次參加日本職業女棒徵選,這原本不在她的規劃中,赴日前她正在準備警察考試,即便後來參加測試,也沒想過自己能合格。

「之前第一次測試沒有合格,去年再去測試時,原本是想,如果還是沒合格,就乖乖找份正職工作。現在能到日本打球,像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沈嘉玟說。

去年參加徵選前,沈嘉玟已2年沒碰棒球,不過在2016年、2017年都有參加國內的企業女子壘球聯賽,在企聯持續出賽,維持住比賽手感,也是她得以叩關日本女棒的原因之一。沈嘉玟自評,在徵選時的實戰打得很差,不過日本方面認為她臂力不錯,揮棒速度也比日本球員快。

  • 沈嘉玟(右)在2016年女棒世界盃獲得最佳11人外野手獎,左為獲得最佳後援投手獎的黃巧芸。(圖片來源/沈嘉玟)

腳程、守備是優勢 國際賽得獎添信心

沈嘉玟在就讀北市大和中正高工期間,都有擔任隊長的經驗,北市大時期大多擔任第四或第五棒,也就是中心棒次,2016年首次當選女棒世界盃國手,就奪得最佳11人外野手獎。吳佳蓉認為,腳程和守備上的判斷能力是沈嘉玟的優勢,在日本職業女棒的官網上,則介紹她的臂力、打擊都強,是中心打線候補。

回想2016年的國際賽經驗,沈嘉玟說,當時自己大多打第一或第三棒,打擊率0.438是全隊最高,守備上也很努力去接每一顆球,這次獲獎的經驗,激勵了她在那年勇敢報名徵選,也是她首次參加日本女棒徵選。首次測試失利,去年再挑戰,終於成功。

  • 沈嘉玟(左)大學畢業時,姑姑(左二)和妹妹、妹妹的小孩都來參加她的畢業典禮。(圖片來源/沈嘉玟)

偷偷赴日測試 終獲得姑姑支持

因沒想過能合格,沈嘉玟去年是偷偷赴日測試,後來妹妹說溜嘴,姑姑才得知她即將到日本打球,也念了她一頓,沈嘉玟說:「和家人談的時候也是鬧很大。我跟姑姑說,大學到現在我都撐過來了,更何況未來,希望可以讓我去外面的世界學習,姑姑就同意了。」

吳佳蓉說,其實沈嘉玟的努力,姑姑都看在眼裡,也因為這樣而接納她的想法,「雖然嘴上說不要,姑姑還是有去參加她的畢業典禮,也有去看她比賽,不可能不支持她的。」

雖因在外打球,沈嘉玟在家時間少,但她一直都是為了家而努力,也感受到家庭的希望都繫在她身上。如今即將到離家更遠的日本打拼,吳佳蓉仍像過去一樣是她的溫暖後盾,現在沈嘉玟的小妹也是中正高工女壘隊一員,吳佳蓉說:「我跟她說,放心去日本,妹妹交給我。」沈嘉玟也說:「有老師幫忙照顧家裡,我就不怕了。」

 

從壘球到棒球 打擊最難克服

沈嘉玟自國中起就以打壘球為主,對她而言,從壘球換回棒球,最難的是打擊,她解釋,棒球比壘球小,球種也比較多,另外,壘球投手是從下往上投,但棒球投手是從上往下投,球的落點會因此不同。

面對日本方面的高評價,沈嘉玟坦言壓力不小,但她會盡力去打,盼不讓教練、隊友失望,也因長時間未接觸棒球,赴日後,她有要比別人更努力的覺悟。雖即將投入日本女棒訓練,但不代表告別壘球,沈嘉玟仍是企聯女壘新世紀黃蜂隊主戰球員,在時間允許的情況下,她也願意返國為黃蜂隊效力。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