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找A咖
Jan 26, 2018
【勇闖日本女棒】曾琪 拚給天上的阿嬤看
文青找A咖
Jan 26, 2018

今年的棒球季,除了中華職棒與旅美、旅日球員,還多了一項看點—曾琪、謝鈺瀅和沈嘉玟,成為首批投入日本職業女子棒球的台灣球員,在台灣學校體系內沒有女棒隊的情況下,實屬不易,她們即將在2月赴日投入訓練,在3月球季開打前,來看看她們的故事。

  • (左起)沈嘉玟、謝鈺瀅、曾琪將挑戰日本職業女棒。(圖片來源/謝鈺瀅)

曾仁和的姊姊 一家都是棒球魂

曾琪,是旅美投手曾仁和的姊姊,她開啟了弟弟的棒球路,自己雖因國中沒有女子青少棒隊而改打壘球,不過大學時期兩度當選女棒國手,今年也將重拾棒球。曾琪笑說,將即將赴日打球的消息告訴弟弟後,「他回說:『我懂!』」曾仁和在去年登上大聯盟,曾琪也即將前進她的夢想殿堂,姊弟倆隔海各自拚戰,家庭的牽絆仍緊緊將他們繫在一起。

  • 曾琪(右)參加2014年女棒世界盃時,帶著弟弟曾仁和的手套出征。(圖片來源/曾琪)

長傳臂力、打擊強力 是她的魅力

「我們一直說,去日本打球是夢想,但如果只是想而沒有做,也不會有今天。」日本女棒之路,是從日本女壘投手重藤惠理佳的幫忙開始的,曾琪先請重藤幫忙追蹤日本職業女棒徵選的相關消息,之後再報名、赴日測試,原本只是抱著學習的心態去,沒想到通過徵選,曾琪說:「接到合格通知時,是不敢相信。剛好日本那邊有很多球員退役,蠻幸運的。」

因小學在高雄鼓岩國小少棒隊打球,有棒球基礎,曾琪升上國中後改打壘球,立刻成為陣中主力,國中起幾乎都擔任中心打者,壘球、棒球國手都當過。看著她長大的五福國中、中正高工女壘隊老師吳佳蓉回憶,其實她成名比曾仁和早。

曾琪是外野手,她對自己的臂力、傳球準確度有信心,打擊方面則擊球確實,具備送回壘上跑者的能力,在日本職業女棒官網上,也點出臂力、強力打擊是她的魅力。

曾琪身高169公分,除了有身材優勢,她也會嘗試不同的訓練方式以求進步,她舉例,平常會找美式打擊、藥球訓練等影片來看,從中找出能為練習加分的方式。

  • 曾琪也擁有壘球國手經驗。(圖片來源/曾琪)

赴日徵選前 曾4年沒碰棒球

在去年參加徵選前,曾琪已有4年沒碰棒球,不過在2016年、2017年都有參加國內的企業女子壘球聯賽,在企聯持續出賽,維持住比賽手感,也是她們得以叩關日本女棒的原因之一。曾琪自評,徵選當時沒有完全展現出自己的優勢,但有讓日本方面看見穩定度。日本方面也認為,她們三人的技術、心理層面已夠成熟,最後決定直接將她們分發到一軍球隊,而不須從育成隊出發。

  • 阿嬤是曾琪姊弟倆最忠實的球迷。(圖片來源/曾琪)

阿嬤過世成轉折 更想拚出成績

面對比賽的壓力,曾琪不會讓情緒影響表現,她認為,這樣的心理素質是來自國際賽、曾隨日本女壘隊訓練等經歷的磨練,但最大的轉變還是2015年最疼她的阿嬤過世後,「會想要拿出成績給阿嬤看。」

阿嬤是姊弟倆最忠實的球迷,身體還健康時,無論是曾琪、曾仁和的比賽,她每場都到現場觀戰。阿嬤辭世後,曾琪隨身攜帶念珠,赴日測試前不忘和阿嬤說一聲,收到合格通知後,也趕快到阿嬤靈前報告,雖遺憾無法和阿嬤分享夢想實現的喜悅,但帶著念珠,會讓她覺得就像和阿嬤在一起。

  • 曾琪(右)、沈嘉玟(左)都是吳佳蓉(中)的得意門生。(攝影/許雅筑)

曾被退隊 學會團隊的重要

支持曾琪一路打球至今的,正是家庭。吳佳蓉說,阿嬤、父母都很支持曾琪打球,但不溺愛她,在她叛逆期間,全力配合學校老師管教,甚至一度聯合讓她退隊。這次教訓,讓曾琪走出那段沒有生活目標的迷惘,明白事情的對錯,也更意識到團隊,她說:「那時候是老師救了我。當時覺得,為什麼家裡要和老師聯合起來這樣,但回想起來,要感謝那件事,不然不會走到今天。」

  • 曾家合照,左起為曾琪、曾爸爸、曾仁和、曾媽媽。(圖片來源/曾琪)

姊弟聚少離多 卻會互相打氣

和弟弟曾仁和,則是直到姊弟倆各自因打球住宿在外,相聚少了,感情才變好,之前曾仁和還錄了段影片,教姐姐怎麼投變化球。曾琪轉述,弟弟得知她即將赴日後,打電話道恭喜,還說,「我懂!那個接到電話通知的心情。」曾仁和在去年9月接到電話通知,生涯首度登上大聯盟,今年輪到曾琪圓夢,弟弟祝福她能在日本發揮實力,曾琪也說,自己以弟弟為目標。

  • 曾琪曾在2014女棒世界盃時擔任投手。(圖片來源/曾琪)

夢想入場券到手 為自己也為家人拚

運動生涯至今,曾琪打壘球的時間比棒球多,她說,棒球對她而言是個全新的領域,包括壘間距離比較遠、球的握法不同會影響控球等,未來在訓練上要多花心思克服。她認為,長時間沒接觸棒球,剛開始可能會跟不上日本球員,「但希望透過長時間的投入,讓日本人看到台灣球員的特質、優點。」

曾琪曾隨日本女壘隊訓練兩周,對日本球員的態度有深刻體會,她舉例,日本球員將運動視為神聖工作,因此每個人的自我要求都很高,在台灣則不是每個人都如此,這是她赴日後想學習的,也希望未來能將這樣的態度傳承給台灣球員。

「夢想的入場券發給我們,就看我們怎麼去實現。」長大後,明白父母、阿嬤的辛苦,曾琪不只為自己,也為一路支持她的家人拚戰。雖即將投入日本女棒訓練,但不代表告別壘球,曾琪仍是企聯女壘新世紀黃蜂隊主戰球員,在時間允許的情況下,她也願意返國為黃蜂隊效力。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