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找A咖
May 31, 2018
吳承達的甲子園經驗 在日本打球不只有棒球
文青找A咖
May 31, 2018

已退役的前崇越隼鷹隊捕手吳承達,青棒時期曾兩度踏上日本高中棒球聖地甲子園,即便距離高中畢業已超過10年,這段經歷仍深刻在他心中,也是他棒球生涯中最大的成長,此外,在日本念高中時,兼顧學生與球員身分,也讓他多了更多棒球以外的經驗。

  • 吳承達(左)、蕭一傑(右)高中時期的剪報。(圖片來源/吳承達)

一心為了甲子園的高中3年

吳承達自華興中學國中部畢業後,在中道中學待了半年,就赴日就讀日南學園高校,加上大學及獨立聯盟時期,一共在日本打了9年棒球。二次大戰結束後,曾踏上甲子園的台灣球員,至今僅3人,其中兩人就是吳承達及當年隊友蕭一傑,而且吳承達是夏季、春季甲子園各一次。

吳承達退役後轉任崇越科技駐日代表,聊起過往的棒球生涯,他第一個提起的就是甲子園,「是美好的經驗,也是生涯中成長最多的部分。」因為全隊同以甲子園為目標而努力,熬過痛苦的練習,他在甲子園的收穫,其實就是3年日本青棒生涯的收穫,他學會了感恩、團隊精神、對棒球的態度,也見識到高中棒球在日本是多麼受到重視。

除了比賽當天從各環節體會到日本人做事的細膩,他還舉了個例子,「比賽結束後,甲子園有個秘密通道,讓球員可以在不碰到任何球迷的情況下,走到停巴士的地方,高中時怎麼會有這種待遇?」讓他覺得衝擊很大,也才發覺,原來在日本打球到一定等級,會有這麼不一樣的體驗。

料理課、散步日 活動不缺席

在打球之外,日本高中的學校活動很多,也讓他有了更多棒球以外的經驗。不同於大多數台灣科班棒球隊球員是念體育班,以打球為重,他在日本時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打棒球是社團活動而不是校隊,學校活動方面,包括文化祭、學生會選舉、球技大賽、料理課,還有出外走一整天路的「散步日」都參加過,「來日本之後,發現他們學校活動蠻特別的。」除了好玩之外,當時日南學園是將棒球隊員集中在同一個班級,因此這些活動也能讓他們認識別班和其他運動社團的同學。

像吳承達一樣,在國中畢業後赴日念高中、打球,當「棒球留學生」的風氣,至今仍盛,他建議,如果有能力,台灣小球員可以往外發展,若要留日就要下定決心,因為要在不同環境生存,「但如果生存下來,就用得到。」像他就是學會了自己解決困難及適應環境的能力。他也認為,如果練習以外時間、體力許可,可以不只是專注在棒球方面,因為在日本的高中是可以接觸到很多的。

中文演講超緊張 長經驗

台灣球員赴日唸書、打球,得適應陌生環境、語言和訓練等,學校活動會成為他們另外的負擔嗎?吳承達認為,面對不熟悉的事,剛開始都會辛苦,他以自己的經驗為例,在高中一年級文化祭時的母語演講,是他第一次在全校面前用中文演講,雖然台下同學都聽不懂,他仍緊張到腳都在抖,但有過這樣的經驗後,未來碰到類似情況,就比較不會怕。

不是國外的月亮就比較圓

另一方面,吳承達也認為,台灣的棒球環境不比日本差,不是國外的月亮就比較圓,「我們只是比較幸運可以看到國外的月亮。」他指出,現在台灣有很多教練曾出國進修,能給出好的指導,只是看球員是否夠成熟、願意信任教練,還有教練願不願意溝通,而不再像以前一樣是教練說了算。對於國內的青棒球員,他建議,不要失去對棒球的熱情,還有要打好基礎,等未來身體能力成熟了,表現會比較穩定。

可以讓高中生涯不只有棒球

退役至今6年,他建議年輕球員多看看棒球以外的領域,對未來卸下球衣後會有幫助,這不一定要等到接近退役的時候,吳承達說,在青棒階段就可以多方接觸,若練習以外時間、體力允許,可以再學些別的專長,譬如喜歡音樂的話,可以試試彈吉他,「這不會影響課業、球技,說不定在某個地方『開竅』了,對棒球還會有幫助。」

讓球員當普通學生 未來路更廣

台灣三級棒球長期以來採用菁英式訓練,其利與弊廣泛受到討論,中信兄弟隊守備教練黃泰龍曾表示,他從國小到高中都是接受菁英式訓練,投入大多數時間在練習,上課時間少,他原本對語文很有興趣,但因練習造成上課進度落後,最後也就不想學了。他也指出,在他的同學中,在國中或高中就離開棒球環境的人,有人變成詐騙集團或流氓,這都是菁英訓練的後果,若沒球打,可能會走偏。

菁英式訓練讓球員太早專一在棒球上,但最後能進入職棒或業餘社會隊的人畢竟還是少數,球員從小接觸其他領域的機會少,也容易失去其他發展的可能性,若離開棒球,出路容易受限。在學生時期,學生與球員的身分不應牴觸,多點棒球以外的接觸、經驗,才能讓不打球以後的路更廣、更遠。

日本高中棒球隊訓練時間長,但球員仍保有普通學生的身分,正常上課並參與學校活動,這些都能讓他們多元學習並拓展人際關係,有助於他們發掘自己在棒球之外另一條能走的路,值得台灣借鏡。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