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Oct 08, 2018
設計界的反叛份子葉忠宜:彩蛋的驚喜感只是附加
太人物
Oct 08, 2018
  • 引進大量字型字體書籍的卵形設計工作室負責人葉忠宜,同時也是本屆國慶主視覺的設計師。

卵形設計工作室負責人葉忠宜提到自己的設計,他形容很「ㄎㄧㄤ」,個性則是「給小」,這位作品中總是挑戰客戶底線的設計師,從九月底開始因為國慶的視覺設計釋出,讓原本對設計毫無關心民眾都開始關心起這件事,「很多人會說你就是要做一般人會看得懂的,但不懂就代表它不好嗎?」

他說,每一次設計他都在挑戰客戶的底線,「我做的東西客戶第一時間永遠很難承受,他們會問:沒有其他可能性嗎?」而葉忠宜通常會讓對方自己思考,就像是這次的國慶設計一樣,從第一版讓眾人譁然並難以接受、到第二版的動態Logo,再到10月4號公佈的49秒形象動畫,慢慢地收服眾人的心,進而促使人們思考並出現不同的想法。

「我會了解客戶的喜好,但是了解完了,不是要做他想要的東西,而是做超乎他想像的東西。」

  • 葉忠宜出版的字體設計雜誌《字誌》第四期的贈品為與日本大型字型公司森澤合作推出的字型製作原稿用紙。(圖片來源/葉忠宜)

看不下去大環境而投入出版

原本在日本就讀語言學校,因學校周邊的獨立書店林立,葉忠宜默默被影響,就此踏入設計領域。回國後第一年卻幾乎沒接案,而是把重心完全投入在出版字體設計書籍,引進日本字體設計權威小林章全套書籍,從授權到翻譯一手包辦。出版了《字型之不思議》一書後,第二年他前往歐洲遊歷,繼續翻譯出版小林章的另外三本書籍。

「去歐洲的那一年對我影響很深,我看到很多很大膽的東西。」在歐洲時他發現用柔和的方式跟這個體制去抗爭好像沒有效果,於是他選擇了改變設計作風,並決定要做《字誌》這本雜誌。

將日本字體設計雜誌《Typography》中文化,並且加入適合中文字體教學的《字誌》,如今已出版到第四期,一刷便是9,000本。在紙本書籍一片慘澹之際,他更繼續推出Zeitgeist書系,「這個書系不侷限在字型上,比較像是我開給設計學生的書單。」而這也是當初他投入出版的初衷之一,希望學生能夠有更多選擇,「我只是不想要妥協於迎合一般價值觀,應該先理解一些東西,像是推廣知識吧!」他帥氣的說道。

  • 《不只是圖書館墨田特展》的DM,打破業主對於浮世繪的想像。(圖片來源/葉忠宜)

設計為什麼不能是加法?

他以《不只是圖書館墨田特展》的文宣品為例,「我們設計被教育的是極簡,所有東西一定要有意義,甚至說設計一定要是減法,但我就會問,為什麼不能是加法?」他解釋:「我覺得加法是只有年輕人才會有的野心,年紀越大會越去蕪存菁,應該好好把握年輕時候的野心才對。」接著他將海報稍稍抬起,海報上局部上油的波紋馬上引起在場的一片驚呼,讓人忍不住好奇他為什麼會常在作品中放入這樣的驚喜感?

「我沒有意識太多,就好像日本有很多設計師品牌的衣服翻到某個角落,會有意想不到的小細節,你看到就會覺得這個東西的品質在心中達到更高的層次。」他認為在自媒體的時代,在別人越是想不到的地方做得越好,比花錢買廣告更有效益。「不是為了彩蛋而做彩蛋,而是當這些小地方都注意到了,整個東西都一定會是好的,驚喜感我覺得只是附加。」

  • 與國慶49秒形象動畫同時公布的周邊商品,一樣擄獲人心。(圖片來源/葉忠宜)

設計的反叛性

在這次「台灣共好,Taiwan Together」的國慶設計理念中,他引用了《一級玩家》導演史蒂芬史匹伯在電影中闡述的:「遊戲的真諦在於攜手共存,不在爭奪輸贏;在於合作分享,不在單打獨鬥。」的概念, 而視覺的中文識別字體則是採用小林章的新作《Tazugane gothic》。

他提到,台灣公家機關從來沒有動態Logo這件事情,雖在國外已很常見,但其實國外的公家機關也沒有先例,「不如就藉著這個機會讓台灣一次跳到比國外的公家機關還要新。」除此之外,在色彩的選擇上也是一大挑戰,他拿出色相環問道:「你覺得在台灣要用什麼顏色才能避免政治,綠色民進黨、藍色國民黨、橘色親民黨、紅色...不行,是中國,然後黃色是時代力量,紫色終於沒有了...啊!妙禪!」本來想要做三色以內的設計,他發現不管什麼色,所有人都會自行腦補。

「長官說那就繽紛吧!好,但就算所有的顏色湊在一起還是會被腦補,既然大家這麼愛腦補,我就再加個粉紅色進去,」粉紅色代表什麼?「粉紅色沒有代表任何意義,就是因為沒有、所以我才要丟進去,這算是我對大家丟的一個震撼彈,讓大家想破頭,我覺得這是屬於我的反叛性。」他靦腆的笑了笑,在葉忠宜斯文外表下藏著的可是個反骨的靈魂。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