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Sep 25, 2018
回收玻璃創造新高度-吳庭安的跨界轉生術
太人物
Sep 25, 2018

「創舊」是吳庭安(T.A. Wu)接手春池玻璃的經營理念,翻轉循環經濟在台灣的困境:原料一直進來、產品卻賣不出去。他以不同領域跨界合作,創造回收玻璃的附加價值。

不是接手企業,而是回歸並創新

對於「接手」二字,吳庭安強調,「很多人認為我是回來接春池玻璃,但我不會這麼說,因為春池玻璃是一個歷史悠久的老公司,是許多資深的員工一起努力至今所建立起來的。」他認為自己只是春池的一份子,想為公司、老師傅們,還有社會做一些有意義的事。

吳庭安從英國負笈回台後,第一份工作在台積電的營運資源規劃部門就職,工作內容就好比:公司要新建廠區,必須要做地點評估、資本規劃等策略面分析,需要高度的判別視野。他熱愛這份有挑戰性的工作,但想起年邁的父親與源自從小到春池工廠撿拾玻璃的兒時記憶,發覺回收玻璃是一件非常有社會意義的產業,決定回歸春池,並試圖開拓回收玻璃的新面向。

  • 工人在回收玻璃的輸送帶上分類玻璃,挑出雜質才能淬煉純質玻璃。
    (圖片提供/W春池計畫)

回收玻璃可以是藝術品,也是日常用品

自去年起,「春池玻璃」啟動《W 春池計畫》,將回收玻璃製成藝術品,以「美」的形式傳達玻璃的生命底蘊,而吳庭安正是《W 春池計畫》的幕後推手。
一年多以來與設計師、藝術家的合作計畫,他看見回收玻璃、工藝技術與設計之間是缺一不可的。像是與聶永真合作的「蘇富比戰後亞洲藝術」全球限量藏家專冊,聶永真將2D轉成3D的概念,設計玻璃材質的專冊書架。吳庭安表示,「倘若沒有玻璃原料及傳統手工技藝,是無法將設計化為實體的。」因此《W 春池計畫》堅守春池玻璃的本業,結合傳統玻璃工藝及藝術設計,希望當人們看到這些藝術品時,能體會回收玻璃在文化力量上的無限可能。

  • 從去年起,已與知名設計師、藝術家及廚師合作,創造回收玻璃的新價值。
    (圖片提供/W春池計畫)

雖然《W 春池計畫》將觸角多方面延伸,與不同領域跨界合作來創造價值,但他也發現美中不足之處。「在過去的合作計畫,江振誠設計的『Darts by André』餐皿只有到餐廳用餐的客人才使用得到、方序中設計林俊傑專輯的玻璃瓶只有林俊傑歌迷才能獲得──這些皆非一般大眾可接觸到的。」

於是在今年八月,他發起進一步的《W 春池計畫》募資計畫,將口吹技術打造玻璃吸管、擁有1940年戰爭背景的143啤酒杯(編按:1瓶啤酒可裝滿6個143毫升的玻璃杯)作為集資回饋品。透過集結群眾的力量,將永續發展體現在一般人的生活之中,也讓《W 春池計畫》能夠持續以多元、創意的形式影響未來世代。

  • 口吹玻璃吸管打造環保新概念,減塑愛地球。
    (圖片提供/W春池計畫)

  • 只要參加募資計畫就有機會獲得老師傅手工玻璃吸管,落實你的環保新概念。
    (圖片提供/W春池計畫)

  • W 春池計畫與Five Metal Shop將143啤酒杯和橡皮筋這兩個常見卻被忽視的物件重新融合。
    (圖片提供/W春池計畫)

解決實質的囤積壓力,肩負隱形的社會責任

問及吳庭安回歸春池至今,是否有遇到棘手的瓶頸?他毫不猶豫地表示,「有啊!每天都要面臨瓶頸。」撇除商場端、工廠及員工端的問題,面臨最大的壓力就是囤積。春池是靜脈產業,買進和賣出無法控制,玻璃回收量是與廠商簽訂,「而且絕大部分回收的玻璃,我們是要花錢去跟別人買,所以處理玻璃後,扣掉買進成本、員工和硬體成本,利潤真的非常低。」在每天面對賣不出去的壓力、進出無法控制的情況下,讓他更積極思考如何創新、成長,也因此當初才有《W 春池計畫》的誕生。

  • 玻璃熱塑的成品由老師傅親自檢驗,講究品質、不求產值。
    (圖片提供/W春池計畫)

「把工作視為有價值的事情,公司的營運目的,是為了解決社會的問題,那時候你就會有新的熱情,可以激盪出新點子,讓想法產生影響力,可以感染別人,別人也會認同你。」對吳庭安而言,社會責任就是持續支持他的動力。

吳庭安將春池比喻為一塘很有能量的池水,他回歸後發展了「安新輕質節能磚」環保建材和《W 春池計畫》,其實只是開了渠道,讓能量流動,將原本缺乏0到1的設計填滿,把回收、設計到製成成品的系統串聯,滾動循環經濟產業的大石,向未來披荊斬棘的前進。

跨界合作 帶動循環經濟

推動《W 春池計畫》以外,吳庭安也不遺餘力地在地方活動,開展回收玻璃的舞台。將於9月29日開始的新竹市玻璃設計藝術節,與去年文博會合作過的格式設計再次聯手,讓143啤酒杯成為新竹新單位,藉此傳達循環經濟的永續性與可塑性。

  • 再高溫的液態玻璃,透過老師傅的雙手及工藝,都創作獨一無二的玻璃品。
    (圖片提供/W春池計畫)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