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Jul 31, 2018
王昭華:結合歌與文學的台語「話家」
太人物
Jul 31, 2018

《大佛普拉斯》
主題曲《有無》歌詞

人生無定著 世事歹按算
反身的   chance 有抑無      
落塗八字命 隨人好額散
夠力的   back 有抑無 

 

去年金馬獎延燒至今年金曲獎的電影《大佛普拉斯》主題曲《有無》,寫出草蟻人生的悲苦無奈,寫出許多人稀微hi-bî心情。未訪前先猜想,填詞人王昭華如何能寫出這樣的情境,是否與過往經驗有關?簡單卻帶力的表達形式,是否與個性相似?帶著無盡好奇,前往港都高雄與她相談,與她聊聊她的母語─台語與她的生活。

聊完之後,發現歌詞裡情境字詞,不是她的經歷,而是她敏感、善解人意的同理心。想想該如何形容她呢?一位台語詩人、作家、歌手?卻又不夠精準,似乎沒有一種身份能完整概括,後來想想,她的身份全都因台語而延伸,且長年致力鑽研台語、推動台語文化,不如稱她是推廣台語的文化人吧。

意識台語文化式微 藉創作推動語言意識

她來自屏東潮州的台語家庭,家中排行老么,飽受家人關心疼愛,養成一顆喜愛自由自在,心思敏銳的心。她唸大學時恰逢解嚴,當時本土文化被大量釋放,勾起她對台灣歷史好奇,她說:「另外就是,我爸爸很早就過世了,我對他非常好奇,想透過閱讀認識他的年代,想像我爸爸的樣子。」於是,她上「台語概論」、加入「台語文社」,學習台語漢字、羅馬字;接下來,她開始嘗試台語創作,推動台語文字化。

王昭華為什麼想推動台語文字化?她發現人們語言意識薄弱,相較原住民語言、客家語言資源、管道多,台語沒有明確制度,阻礙文化發展,淪為語言弱勢,成溝通工具,「語言平權很重要。」

同時,王昭華認為文化發展與文字密不可分,而且現今華語地區的文字發展純熟,關注台語文字的人卻少之又少,她認為需要投入其中,於是開始創作、在生活紀錄置入台語漢字與羅馬字,「寫台語讓我很滿足,唸起來有旋律,詞象也有畫面,這是其他語言無法展現的。」像是「走傱tsáu-tsông」等於中文的奔波,卻多了畫面和文化韻味,十分奇妙呀。「語言用意不只是溝通,更是一種文化和靈魂的展現,我們不能丟失這一塊,另外我也覺得注音文與火星文也有其文化意涵。」

  • 王昭華寫下「烏色ê拜五」以紀念採訪當天是7/13日周五,後來添上一杯咖啡,頗具趣味。

語言有美醜 創作都從生活著手

感性層面來說,王昭華對台語投入很深的情感,理性層面來說,她認為不能用「美」認識語言:「每一種語言都有美與不美。」是呀,所受教育環境不同、所遇情境不同,語言運用也會不一樣,有些溫婉細緻、有些直白粗糙等等,各有不同,都會影響人們對台語的觀感;請她舉例不喜歡的部份,她則婉轉說:「不欣賞父權的用語。」

聊到《有無》填詞,她先笑說自己是個「話家」,喜歡結合歌和文學,「創作對我來說是碰到什麼料,炒什麼菜。」因此大學時代好友林生祥急件找她寫《有無》時,她從片中金剛經著手,添入故事,短短三天就把歌詞寫好了,「那時候沒有多想什麼,結果出來給自己及格,有合軀ha̍h su。」她笑說。

聊完對台語文化的期待,王昭華轉而分享她的生活,每天散步、閱讀、寫文、唱歌、練琴足矣。即便專輯、文章、甚至《有無》都為她添色,她仍選擇低調生活,她說:「我喜歡有大量屬於自己的時間,喜歡自在,不喜歡被攪擾kiáu-jiáu。」聊天時帶著垂耳傾聽,吃到簡單好吃的食物很歡喜、說到信念則認真訴說,像她如此真性情的模樣,叫人欣羨him-siān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