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Jul 04, 2018
吳承紘:擺脫厭世代 先從爽開始
太人物
Jul 04, 2018

作家蔡崇達的小說《皮囊》裡,配角厚朴是校園風雲人物,個性率性幽默、勇於碰撞體制,「很酷、新鮮」等特質,引來大批追隨者立圖打破舊體制,創建新世界;而在主角的眼中,他們用舊有規則定義新世界,其實都是徹底活在舊有時代的產物。如果厚朴跳脫紙本來到現實世界,那他是活脫脫的厭世代代表吧!

台灣九零年代大多數的年輕人,畢業後無縫接軌成為「厭世代」一員,低薪高工時,即便比上一代擁有良好的教育環境,卻過著進退不得的生活。沒有盈餘的心情是可怕的。

不過,《厭世代 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作者吳承紘認為,不能再用上一代經驗定義現在,「成功的定義是流動的。」為此他藉自身經歷與觀察,提出看法供厭世代參考,給予換位思考的可能。
 

成功的定義是流動的

討論觀點之前,吳承紘先分享自己。他生於60年代,見證台灣貧窮與富裕過程,他說:「小時候家境不好,直到小學六年級才吃自助餐。」長大後,《我的未來不是夢》成時代名曲,除了張雨生絕佳歌藝,歌詞更是唱出時代心聲,蓬勃的經濟氣息,只要抓準機會,大多都能過著平穩盈餘的生活,「我覺得見證這些過程,比較能建立客觀的想法。」

另外,吳承紘提到前陣子到校園演講,學生定義他為成功人士,他當下感到訝異感慨,在他眼中,成功的定義在於自我的價值,而他只是專注在自己有興趣的工作上,做好做滿罷了,於是他說:「我從沒有想過自己是成功人士。」

上述經驗,他進而提出具體看法。他表示想像未來不需要符合社會價值,不妨先探索、分析自己的優勢、劣勢,再鎖定方向,「而且成功定義隨著世代流動。」以台灣來說,祖父那輩求穩定,父母親那輩跟上台灣錢淹腳目時代,快速奠定資源,而現世代則是追求自我實現。這次,他以自己為例,他清楚知道自己的快樂來自於與人接觸、文字、攝影。大學選擇心理諮商學系,畢業後,擔任軍職四年、出版社編輯、公關公司企劃,穿梭不同領域累積、摸索。他目前擔任網路媒體的專題總監,則是所有興趣集大成,「做喜歡的事,即便工作佔生活大部分卻很享受。」
 

想擺脫厭世代?先活出三種層次

回歸對厭世代的觀察,吳承紘指出厭世代青年可將生活分出層次。首先找到能讓自己快樂的事,再從中找尋自我需求,最後則是自我實現,他說:「目前厭世代很難達到自我實現的部分。」換句話說,困於找到快樂與找尋自我階段。

常常有人說快樂很籠統,但對於吳承洪而言,快樂沒有那麼難,他簡言一個「爽」字:「爽是最容易、最直觀、最純粹的感覺,你覺得爽了才有力氣一步一步往上爬。」他舉例過去採訪對象阿甫喜愛甜點,從資工轉職烘焙業,每天高時工作,烤箱燙得滿手是傷,阿甫曾經為此感到痛苦,憑靠跑步興趣撐下來,吳承紘說:「跑步讓他快樂,也可以保持工作需要的體力。」這份循環快樂,支持他在烘焙業從學徒轉成師傅,隨著一步步業界摸索,阿甫漸漸描繪起未來,目標成為烘焙相關顧問。

吳承紘對此樂觀其成,認為只要設好停損點,必須給自己時間摸索未來。同時,他丟出告誡,每一種快樂、喜歡的事情必伴隨困難,摸索難免碰到自我否定、顛覆自我認知,不能期待生活只有全然的快樂。

換句話說,只為了追求快樂的人,不能幫助自己進入找尋自我階段。

言及至此,吳承紘題外話聊了對小確幸的看法。他肯定小確幸現象,認為它的立意價值是好的。過去,他認為小確幸是個浮濫的現象,接觸厭世代後改觀,他認為在有限資源之下,美食、市集、旅遊等多元方式能夠暫拋生活痛苦,獲得快樂,有合不可?人在當下不爽,怎麼開始下一步?
 

面對困境時 不妨蹲下來

從找到快樂到實現自我,如果在路上面對困境時該怎麼辦?吳承紘說:「如果無法跳起來,那麼無妨先蹲下來。」他說許多事情講就水到渠成,不是想做就得一次到位,如果能在適當時機再重新拾起,則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他舉自己最近正在進行的安寧病房專題,其實八年前就有念頭,可是當時的制度、人物、環境並不完整,「目前則是主客觀都到位了,又有合適的機會實現,這一切上天都有安排。」

這是吳承紘,同樣身處惡劣時代,提供茫然的厭世代一個跳脫可行的方法,雖然最終必須自己獨自踏上找尋快樂、探索自我、實現自我,但這麼充滿暖意的提點,不妨放在心上,為自己努力一把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