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槓人生
May 29, 2018
陳岳夫:不要為了斜槓而斜槓
斜槓人生
May 29, 2018

室內設計師/作家/翻譯、口譯/策展人/講師/節目主持及演員

即便「斜槓(Slash)」一詞老早在2007年被美國專欄作家Marci Alboher提出,不過,他口中「擁有多重職業和身分的多元生活」的狀態,本來就不是什麼新產物,只是在社會結構不斷轉變之下,使得斜槓人近幾年慢慢浮出檯面,甚至成為一種潮流。

澔岳國際設計工作室負責人陳岳夫,是個再典型不過的斜槓人,只不過比起這個名詞的出現,他的起點更早。

無心插柳 開啟多重職業人生

「我其實沒有刻意經營斜槓人生,那時只是希望保持對日文的敏感度。」陳岳夫表示,自己2000年剛從日本返臺,進入室內設計公司當上班族,在空閒之餘,接起小朋友的日文家教,也開始翻譯日文書籍。續翻譯了十幾本日本文學著作、金馬影展電影,期間也接了不少日文即時口譯。問起在下班之後,還得跳入另一份工作中,不累嗎?他笑笑地回答,「不會啊!文字翻譯讓我跳脫本業,不去想工作中令人心煩的事。

他想起某次沒多加思考,爽快接下《新福音戰士》電影導演在臺講座的現場口譯,才發覺自己從沒接觸過動漫,事前印了厚厚一疊資料做功課,活動中更是不斷做筆記,就怕被臺下的忠實粉絲問倒。就算事隔多年提起,那份緊張感仍能從他的表情中一覽無遺。另外像是擔任日本恐怖漫畫大師伊藤潤二的隨身口譯,也得一一記住他筆下的角色名,十分不容易。

  • 陳岳夫擔任日本恐怖漫畫大師伊藤潤二(左)來臺時的隨身口譯(圖片來源/陳岳夫)

跨越領域 看見文字產業的困境

「在將日文翻譯成中文時,我才知道自己的中文程度有多差,所以想辦法透過多寫來精進。這十幾年來,媒體的變化很大,但寫字的人還是很重要,我在這部分的確也有用點心。我身邊有太多作家好友,所以不敢說自己多會寫,只能說我敢寫。」喜歡旅行的他,曾有一段時間到處旅行,並挑選好旅館入住,累積了不少經驗,也使得他得到在旅遊雜誌寫專欄的機會,分享各個旅店的空間設計及旅行觀察,幾年下來,寫作成為他眾多斜槓之一。

就算不是用來討生活的主業,陳岳夫依然帶著職人應有的堅持。幾年前,有出版社提出旅遊書的邀約,在文稿完成後,因為對方策略大轉彎,期望出版目錄型的旅遊書,他不願意、也無法接受,合作就此破局,這份文稿就被壓了三年之久。就在去年,其他出版社找上門,他的第一本書《東京散步思考》,才能夠以原先設定的城市觀察角度面世。

文字工作讓我體驗到,臺灣對於文字工作者的待遇有多低,也不解為何政府始終沒有把注意力放在文化上。民眾可能覺得寫文字是很簡單的事情;甚至出版業也鄙視這些作者,雖然需要寫字的人幫你賺錢,但又不願意付出相對的費用。」提及這些經驗,他毫無保留的說出犀利觀點,令人不禁點頭稱是,但也只能無奈以對。

《東京散步思考》出版前漫長的校稿流程。(圖片來源/陳岳夫)

不僅寫文字,也需要在座談會中為讀者導讀。(圖片來源/陳岳夫)

斜槓的真諦:探索不同面向的自己

這幾年來,因為空間專長,陳岳夫也在學學文創室內空間設計當課程講師,或是得到於讀冊生活空間講座策展的機會,陳岳夫沒有一次輕鬆以待,換得的是不少媒體的關注與包裝,讓周遭對陳岳夫的印象五花八門,有生活美學家、廚男、旅行及專欄作家,甚至有朋友會問起:「你還有沒有在做設計啊?」

其實在現實中,他依然會花至少八成的心力在室內設計,但因眾多的斜槓身分,他的本業形象似乎淡化不少。他苦笑著說,若真的要說斜槓帶來的壞處,大概就是這點吧。

如果沒有跨出本業的舒適圈,陳岳夫可能永遠不會經歷這些現實,但看起來,他似乎有些樂此不疲,「每個人都不會只有一個面向,斜槓人生的意義在於讓自己的生活更豐富,利用所學去延展不同面向。」他因為斜槓而活得更開心,因為總有不同事情促使他思考或是腦力激盪。「重點是要開心,不是為了斜槓而斜槓,你得願意享受。」

  • 陳岳夫室內設計作品。(圖片來源/Waitai Lin)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