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Mar 21, 2018
插畫家吳雅怡 用繪本療癒大人心中的小孩
太人物
Mar 21, 2018

插畫家吳雅怡,筆名Asta Wu,是本屆法國安古蘭漫畫節數位競賽的入圍者之一,她兩年前放棄教職投入創作,主要的方向之一是兒童文學,在溫柔的圖畫中,她想說的是讓大人也能從中獲得力量的故事。包含暫別的教育領域及其他社會議題在內,她所關注的各項議題也都成了創作題材,對她來說,畫畫是與世界接觸的媒介、是關心周遭的方式。

  • 吳雅怡在兩年前放棄教職投入創作,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帶給讀者支持的力量。

不想只教考試技巧 先投身社會

吳雅怡畢業於台師大國文系,原本,大四修完教育學程後,只要再實習、考教師證,就能當老師,但她自問,真的要馬上投身教職嗎?她說,若一畢業就當老師,能教的只有學識,學識教久了,可以教得很快,但在沒有其他社會經驗的情況下,能教的只有考試技巧,而台師大的學生又大多擅於考試,「這樣不斷複製下來,也不能改變什麼。」

當時剛滿22歲的她,決定先走別的路,「多了點社會或其他的經驗再回來學校,我可以給不一樣的東西。」放棄實習的那個暑假,她到日本旅行,看了從小喜歡的嚕嚕米的畫展後,決定投入創作,希望能像催生嚕嚕米的朵貝·楊笙(Tove Jansson)一樣,創作出能被人記在心裡的作品。

旅行回來後,吳雅怡當了一年半的上班族,利用下班後及周末畫圖、進修,直到去年年中才轉為接案的工作型態,同時也進行個人創作,以插畫為主,其中涵蓋繪本、漫畫等。在她的創作中,主要的方向之一是兒童文學,她認為,兒童文學能豐富孩童在成長過程中的感受,但也不只是兒童讀物。

吳雅怡的繪本《MORGAN》,描述一個小人魚的故事。(圖片來源/吳雅怡)

畫給孩子以及大人心中內在孩子的故事

吳雅怡以自己為例,大學時期親人過世時,讀了夏洛特.孟莉克(Charlotte Moundlic)的繪本《小傷疤》,這是描述一個小男孩失去母親後,在照顧心碎的父親的同時,了解到生命中的傷痛最終會癒合的故事,「它雖然是兒童繪本,但可以影響到每個人,因為每個大人心中都有個小孩,在情緒沒有處理前,那個小孩都會在。童書也許只是個代稱,每個階段、不同的人來看會得到不一樣的東西。」

《小傷疤》影響了吳雅怡開始畫繪本,以及寫悲傷、快樂並存的故事,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帶給讀者支持的力量。她的繪本《MORGAN》,描述一個小人魚沒有與家人有關的記憶,過著快樂的生活,直到有天他看到岸上的一對母女,了解到親子關係,也開始思考,要不要游到海的另一端去尋找傳說中和他一樣的人魚,但他又害怕游過去後,會發現自己其實是被拋棄的。

「面對一個問題時,你要選擇逃避還是處理它?」這是吳雅怡在溫柔的圖畫中想談論的事,孩童可能只會看到繪本中的人魚,但大人可能會看出進而思考這樣的寓意。

  • 入圍安古蘭漫畫節數位競賽的作品《Emmarie's final investigation report》,做成新聞實習生的部落格來描寫他人故事的形式。(圖片來源/吳雅怡)

社會關懷深刻 融入創作

平時關注的各個領域,包括台灣民俗文化、偏鄉教育、社會議題等,也都成為吳雅怡筆下的題材,這些故事都還在創作中,聽她提起其中幾個故事的架構,可以感覺到她對這些議題的長期、深刻關注,就如她所說,畫畫是她與世界接觸的媒介,是關心周遭的方式,她希望透過圖像創作,讓該被保存的文化、該被了解的議題,受到更多人關心。

勞資議題 成入圍作品的起點

1月底落幕的「法國安古蘭漫畫節」是國際漫畫盛事,她以作品《Emmarie's final investigation report》入圍其中的數位漫畫競賽,發想契機正是來自勞資修法、過勞、社會剝奪感等議題,她想,什麼樣的人會第一手接觸到資訊但又無力改變,什麼樣的人會擁有許多文字卻又被迫噤聲?最後便形成以新聞實習生的部落格來描寫他人故事的形式。

包含摩斯密碼、會動的圖畫等,這件作品善用數位特性,做出紙本漫畫無法呈現的效果,而分散在部落格文章中的線索,則引導讀者自行拼湊真相,更讓作品多了互動性,也獲評審肯定,閱讀時得認真注意細節。

入圍安古蘭漫畫節數位競賽的作品《Emmarie's final investigation report》,做成新聞實習生的部落格來描寫他人故事的形式。(圖片來源/吳雅怡)

理智看待創作 在自我懷疑中突破

吳雅怡說,入圍的確是創作路上的里程碑,但不能一直放在心上,「覺得自己還不夠,才能繼續往前。」直到大學畢業後,畫圖才從興趣變成志業,認真看待創作至今兩年,她認為自己起步晚,要更努力、有更好的計畫,讓每一步都不是浪費的。

她看待創作是很理智的,不能漫無目的地練習,也不能只畫擅長的面向,而是要找出自己的盲點與不足,加以克服,才能成長。創作路上最艱難的,就是會不斷懷疑,懷疑該怎麼做才能變得更好,懷疑自己適不適合這條路,這種時候該怎麼辦?她笑說:「繼續畫下去。」比對過去與現在的作品,檢視自己至今有哪些進步,又還有哪些缺點,繼續練習就對了。

  • 到法國參展時,吳雅怡(右下)在版權交流中心解說繪本。(圖片來源/吳雅怡)

追求的「更好」 交給未來定義

聽來平淡,但在自我懷疑中堅持並尋找答案的過程,一定不容易。創作是不斷掏出內在,當克服盲點後,發現自己不同了,也就像是幫內在補充能量一樣,對吳雅怡來說,這就是創作中最快樂的事。

現階段,她期許自己能畫出更好的圖、寫出更好的故事,未來也可能會嘗試其他類型的藝術創作,那麼「更好」的定義是什麼?如同在創作的過程中持續蛻變,她說,等之後回頭檢視作品,發現自己有改變了,就是更好。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