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Mar 06, 2018
廖浩哲:植物與現代生活的轉譯家
太人物
Mar 06, 2018
  • 廖浩哲於2017年在《初衣食午》作品。

去年1月,本土複合式品牌《初衣食午》全新形象店開幕時,曾拜訪過幾次,當時被這座像是藝術的植物創作作品抓住目光:站遠看,驚奇整體的異材質協調感,靠近看,發現許多植物被打破常規成列著,像是被網袋綑綁無法施展的花,還有片狀乾燥的椰子纖維,新鮮、枯萎的花朵交錯,讓植物、有機物質與人工媒材交錯,讓我產生一種微型世界的錯覺,一切都栩栩如生起來,不同生命運作樣式,很能讓人暫時脫離「我」的狀態。

關注廖浩哲一段時間,他真如自己所說的是個瘋子。他對植物是全身心投入的熱愛,譬如小時候在住家附近、在自然山區裡探索玩耍;在自家院子與妹妹一起搭築花園,擺弄花草;十幾歲時決定到傳統花店打工,如果家中大人無法接送,願意自己步行半小時路程去「上班」,選舉、初一十五拜拜、告別式、過年節慶等日子,他都參與製作過程,縱使量大、製式化,但他仍舊樂在其中:「我到現在還記得告別式上的布幕味道,也記得在台上佈置的時候。」他的生活與自然緊密連結,撫觸彼此每一個樣貌。

  • 圖片來源:L&F。作品利用各種形狀、顏色、材質結合,目地利用植物探討人複雜多樣的情感、花藝有怎樣型態的可能性、生活經驗的關聯性。

什麼事真實的樣子?有機、天然真的是唯一的好嗎?

小時的經歷,一路帶著廖浩哲探索人、環境、情境與植物之間的關係,舉例來說人們大量訂購選舉花籃(行為),傳達祝賀、期許之意(意識),但這些意識行為對植物、環境產生什麼影響,卻是人們不關心的事情。因此與他交談,他說話緩緩慢慢,常常思考過後才能述諸於口,你會驚奇他慣性跳脫「人」的思考模式,尤其重視植物與人類的「真實的樣子」。

什麼是「真實的樣子」?廖浩哲說:「大家也許總直覺認為,花藝代表之自然、原始美好、有機健康,而在我將花藝視作一種人為,花藝的發展過程與樣貌就是各種人類行為與想像的縮影。」他繼續補充,植物、有機物質、人造物等任何物質都是真實的,他們彼此的存在不是「非黑即白」,社會需要重新審視有機、健康、原始定義,有機、植物或許使用許多人造物才得以生存,人們需要思考怎麼謹慎使用自然資源、人造資源才是。他進一步點出:「植物創作不等於環保,別忘記植物需要使用耗材包裝、運送等,這都與環保無關。」

  • 《金錢樹》系列作品─傳統金錢樹在廖浩哲詮釋下有了新的樣貌,利用珠飾與毛線等人工裝飾物品,漂亮炫目地樣子將人類的物慾表現無疑。

廖浩哲繼續舉例作品金錢樹系列,像是「新品上市 New Arrival」、「社區布告欄Community Bulletin Board」,都在傳達我們快速且大量複製的生活,這一系列採用植物與人造物為基底,像是社區布告欄在人造物上裝飾有機物,新品上市則在選用少見植物堆疊植物成不同樣貌,讓觀眾在近處、遠方都有不同的觀察與發現,創造新奇感。

他挑選金錢樹則是與台灣歷史、人民記憶有關,幾乎每一個成人的成長過程都曾與之交集,它充滿資本意涵,「你仔細觀察,會發現我們的生活都是快速、被規格化,我們會被淘汰嗎……」以應付時刻變動的社會,「我們生活在裡面,很難走出來。」他使用大量的有機物質、珠飾、乾燥、毛線、植物妝點成大片不同金錢樹作品,用以提醒、微諷人類對於物質、植物常流於表面追求,不過他略帶靦腆地說:「但我創作的初衷不是革命,我也還不到下定論的時候,這些作品都是很開放性的,只能提供疑問,供大家思考。」

與廖浩哲淺談三個小時,過程能感覺一種創作者的很值得珍惜的單純,他接受植物的百般樣態,與一般花藝認知完全不同,我們習慣植物與花朵新鮮欲滴的模樣,他卻想植物新生殞落才是事實,我們在消費同時需要面對、尊重它的樣態,「植物枯萎後凋零、腐敗的臭味都很真實,除了厭惡之外,我們能不能有別的發現、感受?」談及至此,不難感受他對大自然敞開心房,接受百般樣態的感覺,幸運是他願意成為植物與社會之間的橋粱,做一位轉譯者,給我們另一個思考的契機。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