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Jan 26, 2018
Y.C.Hung:別為了積陰德而做善事
太人物
Jan 26, 2018

很多人以為,出國當志工就是有愛心;只要捐物資、捐錢,就是有做善事。然而,做善事,不是心存善意就好。你是真心為援助對象著想?還是只是在「積陰德」、「買贖罪券」,甚至享受「手心向下的快感」?

 

《告別菜尾世代》作者 Y.C.Hung說, 在接觸國際志工、國際衛生領域之後,她發現部分的台灣慈善團體依舊以「暴發戶」的心態在做事——彷彿有做,總比沒做來得好;只要有捐錢,就是有盡力,就不可以被批評。「捐款或是捐物資,有一些人是抱持著買贖罪券的概念,覺得捐了錢,就可以得到一些功德,或者是積陰德。」

 

Y.C.Hung強調,捐錢或捐物資固然是好事,但始終要回到需求者的需求面。「捐了這個錢和物資,到底有沒有發揮作用呢?主事者究竟是真心想幫助他人?還是只是在享受手心向下、創造需求而已?更甚者,會不會有些人,其實是抱持著『被需要』的快感?」

 

當我們第一世界國家的人,去第三世界國家舉辦國際志工或慈善活動,你看到會出來說話的人,都是那些第一世界的人。他們總會說:「我們學到了多少、感受到多少衝擊、我多幸福之類的。」但Y.C.Hung反思:「這些行為真的看看就好,例如你捐出舊衣/舊鞋給別人,先不論這些東西有可能會破壞當地的市場機制,有些衣物都已經破舊泛黃了,你自己都不想穿了,為什麼還要『送給窮人垃圾』?」

 

做善事,不是心存善意就好。Y.C.Hung觀察,近幾年許多偏鄉志工、國際志工的活動,總是半吊子的助人,認為「有幫總比沒幫好」,或是助人後,卻完全不檢討自己的行動是否為對方帶來傷害、是否有改善的空間。「就好比服務業有『顧客滿意度調查』,當你服務人群後,難道不該知道那些被服務的人的意見嗎?他們是否真的認為自己受到幫助?」做善事,應該要事前評估,事後也要檢討、追蹤與改善。

《告別菜尾世代》作者Y.C.Hung

一九九〇年生,台中人。曉明女中、台中女中、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碩士。18歲以前唯一的夢想是當醫生,在夢想即將實現時,卻開始惶恐自己除了當醫生之外什麼都不會,也因為醫學生時在哈佛醫學院交換期間豐沛的學習經驗,打開了視野,畢業後為了「想要追求更大舞台」,而選擇出走台灣,在拿到醫師證書後開始了人生的大冒險。

 

曾同時獲得聯合國日內瓦總部、哈佛大學的面試機會,碩士畢業前,選擇到美國哈佛大學做全球衛生研究。現任職於哈佛大學體系裡的麻州總醫院繼續研究健康不平等。國中時,從台中的鄉下到台中的市區唸書,被認為是個庄腳囝仔;高中後漂泊到台北,度過八年的歲月,成為台北人眼中的鄉下人、台中人眼中的台北人。之後,搬著兩箱半的行李來到波士頓,被美國朋友笑稱「從世界的鄉下來的」,從此成為美國社會的局外人、台灣社會的局內人。

 

旅美後,於〈換日線CROSSING〉撰寫〔脫下白袍後的各種可能〕專欄,將她在海外的切身觀察分享給台灣的讀者,憑藉著「愛台灣」的心,2016年發表〈「愛台灣,就是畢業了先不要回來。」——現在我明白,這句話背後的沉重〉

這篇文章,引起廣大的轉貼與討論。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