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Jan 09, 2018
Y.C.Hung:有國際觀的人,會把非洲和東南亞人當人看!
太人物
Jan 09, 2018

你也曾天真地相信:「喝過洋墨水的人比較『高級』」、「會講英文的人比較有國際觀」嗎?《告別菜尾世代》作者 Y.C.Hung 說,有國際觀的人,「會把非洲和東南亞人當人看」,「我不想讓人家覺得,我去了美國就是有國際觀。」

 

現任職哈佛大學體系醫院的Y.C.Hung 說,台灣年輕人從小被灌輸「要有國際觀」,其實每個人心中的國際觀不盡相同,對她而言,擁有「國際觀」的人,會對「與自己不一樣的人」更加寬容。

 

「所謂的國際觀,我不覺得這是多麼崇高,例如要會講英文,而是不管面對什麼人種、文化、習俗, 我都把你當人看待。」Y.C.Hung舉例,之前穆斯林慶祝開齋節,在台北車站席地而坐被民眾批有礙觀瞻。「因為他們沒有其他地方去啊!台北車站是公開的場合,為什麼他們不能使用?」其實只要你擁有國際觀,就會用寬容的態度看待此事,不會看到來自非洲或東南亞的人,就覺得他們低一截。

 

正因為有在國外留學、工作的經驗,讓Y.C.Hung對社會裡的「邊緣人」或「局外人」多一點同理心。她說:「因為在其他國家受過的幫助太多,讓我對不同膚色的人,多點溫柔對待,一如我曾經享受過他們給予的寬容。想想看,當你曾在東南亞國家被友好對待、也熱情回應當地人時,回到自己的國家,你因為過往曾有與他們相處的經歷,應能繼續友好地對待與你不同膚色與輪廓的人吧?」

 

Y.C.Hung在《告別菜尾世代》提到,當你一個人在非洲、東南亞遇上手機沒電又迷路的狀況時,好心的當地人無條件地伸出援手、給予幫助,你發現眼前這個人,撇除膚色、臉部輪廓深淺、語言文化不談,其實是跟你是差不多的,人與人之間不需要存有那麼多歧視。

 

常有人抱怨「台灣是鬼島」、「台灣人就是小國思維缺乏國際觀」。但Y.C.Hung說,不少美國人也是一輩子沒有去過大城市,沒有離開過美國,對於美國以外的世界一無所知。所以說,「我不覺得你只要去了任何一國,就叫做有國際觀。」就算沒有出國,也要多了解異國文化和國際大事,再回過頭審視自己國家的社會現象,或許可以找到寬容看待世界的角度。

 

過去的Y.C.Hung,對台灣社會充滿著憤怒與不解,是在一次次的異國生活經驗裡,才漸漸找到寬容。「如果你明白南歐的青年失業率有多高,人口外流有多嚴重,就會發現年輕人的苦悶,並非台灣社會所獨有……」她說,唯有借鏡其他國家的經驗,提出解決困境的方法,才可以避免落入「不斷放大自己國家的缺點,卻難以解套的循環之中。」

《告別菜尾世代》作者Y.C.Hung

一九九〇年生,台中人。曉明女中、台中女中、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碩士。18歲以前唯一的夢想是當醫生,在夢想即將實現時,卻開始惶恐自己除了當醫生之外什麼都不會,也因為醫學生時在哈佛醫學院交換期間豐沛的學習經驗,打開了視野,畢業後為了「想要追求更大舞台」,而選擇出走台灣,在拿到醫師證書後開始了人生的大冒險。

曾同時獲得聯合國日內瓦總部、哈佛大學的面試機會,碩士畢業前,選擇到美國哈佛大學做全球衛生研究。現任職於哈佛大學體系裡的麻州總醫院繼續研究健康不平等。國中時,從台中的鄉下到台中的市區唸書,被認為是個庄腳囝仔;高中後漂泊到台北,度過八年的歲月,成為台北人眼中的鄉下人、台中人眼中的台北人。之後,搬著兩箱半的行李來到波士頓,被美國朋友笑稱「從世界的鄉下來的」,從此成為美國社會的局外人、台灣社會的局內人。

旅美後,於〈換日線CROSSING〉撰寫〔脫下白袍後的各種可能〕專欄,將她在海外的切身觀察分享給台灣的讀者,憑藉著「愛台灣」的心,2016年發表〈「愛台灣,就是畢業了先不要回來。」——現在我明白,這句話背後的沉重〉這篇文章,引起廣大的轉貼與討論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