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Dec 19, 2017
古竜塾頭家蘇子翔:走味的台南…我不驕傲,只感到見笑
太人物
Dec 19, 2017

台南,是什麼味道?

對很多人來說,台南的食物很「甜」;其實,對我們來說這叫做「甘」。

近來最轟動的新聞,莫過於台南永樂市場­、國華街的街景,登上日本文化潮流雜誌《BRUTUS》的封面。我認為,探討街景與都市觀光代表性固然是重要的面向,然而,味道才是令人最在意的。

身為「老台南」出身的囝仔,這幾年的台南宛如「走味的嘎逼」(走味的咖啡)。

曾幾何時,細漢歲月幾百年才吃一次的牛肉湯,竟然變成判斷「正統」標準?還被朋友嗆:「沒吃過XX牛肉湯喔?你假台南人!」姑且不論到我們這一代還有人不吃牛,試問,嘉南平原務農為主的社會,會有人把生產工具當主食嗎?

林百貨的存在,跟台北101同款,若不是觀光的需求,在地人絕對不會沒事跑去搭電梯看夜景。重現古蹟結構紋理、改頭換面固然值得肯定;然而商品氾濫、價格肖貴、內容乏善可陳實在令人不忍卒睹。

現在的台南市,為了迎合蜂擁而來的觀光客,充斥著百無聊賴松菸誠品複製貼上的園區、主人不住的民宿、平時空城假日宛如蟑螂卵潰堤的車流、不見天際的高樓、癌細胞擴散般的停車場……

林百貨最近推出「我是台南人,我驕傲」特展。說實在的,看到這句口號,身為一個台南人,我感到「見笑」(丟臉)!

很多人把台南比做「台灣的京都」。各位鄉親,台灣人去京都多到台灣人在京都開民宿。我想,到底有沒有臉去說嘴自己是「京都」,大家心內有數。

老實講,台南並沒有比其他多城市進步多少,我們只是有比較多古蹟可以拆……雖然比較少古蹟自燃事件,但是面對金錢的誘惑,外地人趨之若鶩的老屋,對許多台南人而言只是一個可以變賣的空間。

最近很多觀光客來台南租旗袍體驗,好像穿著旗袍逛台南大街小巷,就能感受文化古都的魅力。我認為,旗袍這種外來、特定時空、人群、脈絡的上流交際穿著,竟然變成「打卡必備良品」,是件很詭異的事,如果有台南女孩穿旗袍在神農街自拍,請務必通知我!

國定及市定古蹟的廟宇,各種明清帝國時期、日本時代的石碑、樑柱變成廟公的私人雜物堆放、曬衣場?在地老飯店看板胡亂油漆、古蹟廟宇改建居然整個砍掉重練?

戰後作為美軍、外國居民購買進口食品的老店,結果為了迎合「漢人古早味的想像」而改弦易轍。

反觀正港、本格派的京都呈現的是什麼?姑且不論嚴肅的文史考究,我們從近來的映画作品就可以看到差在叨位。《本能寺大飯店》在具有優良時空穿越劇傳統的日本,運用當代的視角探問織田信長的內在心靈。甫上映的柯南劇場版《唐紅的戀歌》,在帶衰一哥江戶川柯南的穿針引線下,於京都名所歌牌與和歌的競技花火,譜出古典與當代的交織戀曲。值得一提的是,連配音都掌握到關西腔的底蘊。

事實上,台南人想要的絕對不是什麼虛無縹緲的驕傲榮耀。

陳述種種,並非排外。仔細探究,打從三百年前海賊王爭霸的年代,台南這個城市的基本架構就跟荷蘭東印度公司、西班牙帝國、戰國日本等國際勢力接軌的。

觀光與文化經濟帶來了許多改變,然而絕不是拋棄自身傳統、文化價值與靈魂,台南人喜歡外來事物,但愛的是真正有品質、內涵的各種交流。

《花甲男孩》也好,《媽媽,今天晚餐吃什麼?》麻好,在生活、食物裡細細勾勒傲嬌與歹勢的溫潤情致。

生活的節奏,透早醒來卡踏車暖暖蛇、歐都拜趴趴走來呷菜粽、豆醬湯(味增湯)丟賀。虱目魚料理的三百多冬靈魂,才是河流、海洋孕育的古都基調。

穿衫褲,輕鬆但不失禮數。無論藍白拖、厝內牽托俗麗吧(slipper室內拖鞋)任意搭,重要場合一定梳妝打扮、趴麗趴麗(パリパリ時髦)。

台南味什麼?

不是擦脂抹粉的甜膩,而是含在嘴內反覆咀嚼、跳著探戈的「甘甜」。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