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Dec 09, 2017
路跑女孩王孟淳:謝謝歐陽靖 跑步讓我擊敗憂鬱症
太人物
Dec 09, 2017

熱愛慢跑的陽光少女王孟淳,高三那年被診斷出患有憂鬱症,注意力難集中,常莫名爆哭。今年23歲,目前在英國留學的她說:

「我的人生真的很爛,爛到我常常怨恨為什麼要被生在這世界上,小學時父母離婚,害我常被同學嘲笑,哭著問自己為什麼爸媽都不來參加家長日?人生真是累啊!但我相信,每個人來到世界上都背負著一個使命,而我的使命就是跑步,唯有跑步才能使我擺脫憂鬱,變得積極正向。」

回想那段抑鬱灰暗的日子,孟淳語帶輕鬆地談著,彷彿是在講別人的故事。以前有人問她為什麼開始跑步?身材纖細的她總是開玩笑說:「哎呀!要減肥啦!」從一開始很抗拒讓別人知道憂鬱症病史,到現在很坦然面對,並分享給周遭朋友知道,是因為她覺得,這就是她人生的一部分。

「人生低到谷底之後,再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再爛的事情都經歷過了,你還怕什麼?」

高三那年課業變得繁重,孟淳卻發現注意力變得難集中,時常恍神,覺得煩躁,書完全讀不進去,午休時還會趴在桌上莫名爆哭。她不敢跟朋友說自己的狀況,是因為「怕被誤會成想討拍,想獲得別人關愛的目光。」孟淳怕被朋友歸類為這樣的「中二生」,只好一個人躲著偷偷地哭,什麼都不敢說。

直到跟國中死黨們見面談起這些「不對勁」的狀況,他們給孟淳的回應很暖心,「憂鬱症有什麼丟臉的?你只是生病了呀!難道感冒去看醫生,你也會覺得很丟臉嗎?」

後來在媽媽的鼓勵下,孟淳鼓起勇氣看診,醫生說憂鬱的期間很久了,「可能從小學父母離婚就開始了」。父母都不在身邊,孟淳由奶奶扶養長大,一開始她完全聽不懂台語,溝通困難造成彼此的壓力都很大;再加上「雙親離婚」、「隔代教養」的標籤,除了是學校老師時常約談的對象,也常被同學的家長歧視。

孟淳回憶,國中有一個很要好的同學,他媽媽本來對我很好,後來得知我是個單親的孩子,還叫他小孩不要跟我來往。

「我到現在都很震撼,誰說單親的孩子就是壞孩子?為什麼要這樣歧視單親家庭?」   

她痛恨這個世界,痛恨自己的人生……高三那年開始治療憂鬱症,也只能依靠鎮靜藥物來控制躁鬱等生理失衡症狀,甚至有「不如歸去」的黑暗想法。後來病情加重,從原本一天吃半顆藥,到要吃一整顆。她想,再這樣下去,是不是會不吃藥就活不下去?會不會一輩子都要依靠藥物治療?儘管她衣食無缺,但是父母親常不在身邊,她內心充滿巨大的憤怒,與不被人理解的自卑與失落。

孟淳的人生起跑線充滿崎嶇,似乎就在預告著她將要挑戰的,是一場艱辛無比的馬拉松大賽。

就讀大學後,孟淳決定不再靠藥物控制病情,偶然看到《歐陽靖寫給女生的跑步書》這本書,歐陽靖曾罹患憂鬱症,是靠跑步走出重度憂鬱,因為跑步而快樂自信,因為跑步獲得力量。孟淳受到歐陽靖鼓舞,「我也要做一件自己覺得很厲害的事!」於是開啟了跑步人生。

孟淳一開始號召女同學一起練習,卻得到冷淡回應:「女生就是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跑步會流臭汗,不會被男生喜歡。」她心想,我一個人也可以跑啊!練跑的場地原本在文化大學體育館,後來還專程坐公車到景美河濱公園,為的就是希望可以巧遇偶像歐陽靖。

三年前開始跑步,連續三年參加女子半程馬拉松,全長21公里的距離,對孟淳來說略顯吃力。在鍛鍊長跑的過程中,時常會遭遇到「撞牆期」,有道無形的牆擋在跑者面前,使心理與生理都無法負荷,覺得自己已經跑步下去了,心想:「要不要乾脆放棄好了?」

因為爸爸及媽媽的支持,孟淳的跑步之路能堅持下去,路跑活動都是在清晨起跑,大約凌晨三點就要起床,從基隆到台北市政府集合,長年在大陸工作的父親,專程請假趕回台灣,只為了開車載她到現場,讓孟淳相當感動。

孟淳和爸爸的關係曾一度降至冰點,「我以為爸爸會罵我,『參加路跑浪費錢,對妳的人生沒幫助。』沒想到他居然支持我,還跟我說,『妳要小心,不要受傷』。」

「跑步是為了找到內心的平靜,生活要過得好也是如此。」──美國超馬跑者,狄恩卡.那希斯。

孟淳說,謝謝歐陽靖,謝謝她讓我開始接觸跑步,讓我變得積極正向,雖然缺點還是很多、膽子還是很小、還是很愛哭,但是我更能夠坦然的面對自己,接受這樣的人生,也更加堅強。連我都能完成半馬了,你還在等什麼?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