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人蔘
Nov 02, 2020
全職街頭藝人得有多努力才能養活自己?「巴奇先生」比喻就像打零工,有時可以吃高檔牛排,有時只有十幾塊
街頭人蔘
Nov 02, 2020

街頭表演生存一點都不容易,天氣好壞冷熱、表演場地、表演類型、表演技巧、表演者的魅力、是否抽到表演場地等因素,少一個就有可能讓這些街頭表演藝術工作者當天收入為零。而他們,得有多努力才能養活自己,在激烈競爭環境下生存下來?是否就像街頭表演藝術者「巴奇先生」比喻就像打零工一樣這麼充滿不確定性呢?

甫從「2020花蓮國際石雕藝術季」街頭表演結束,回到台北家中的「巴奇先生Papi Bucket」黃子倫,卸下一身表演裝備後,臉抹一抹,又立刻投入育兒生活,生活強度一點都不輸給一般上班族。

黃子倫在台灣街頭表演圈頗有名氣,有時周末會出現在華山、圓山花博、西門町、信義區香榭大道等地方,用幾顆大小不一的白色塑膠水桶,偶爾還有行李廂的拉鍊、會尖叫的黃色大雞、家裡的鍋碗瓢盆加入表演行列,自己一人就能成為一個樂隊。眼看黃子倫拿鼓棒輕巧打著節奏,常讓現場觀眾看得目不轉睛,有些孩子們甚至「聞之起舞」開心得不得了。

  • 「巴奇先生Papi Bucket」黃子倫穿梭在捷運中山站前表演,水桶互動秀是他的拿手絕活。(圖片提供/黃子倫,攝影/陳同學)

黃子倫目前是一位全職街頭表演藝術工作者,從2012年開始到2020年,前四年兼職,於2016年轉為全職,原因是「想要讓自己表演質量更進步。」乍聽之下似乎是為了夢想捨去穩定收入來源,但對他來說,努力拚搏一把,能賺錢養活小家庭,又能多陪小孩,未嘗不可?

他說,目前自己多把演出工作安排在周末,若是街頭表演,「我現在中午會到信義商區表演,三點過後就轉到圓山花博,雖然圓山人潮不多,不過信義商圈的競爭比較激烈,如果跟旁邊表演者靠得比較近,我的表演很容易被蓋過去。」簡單來說,信義商圈的收入最高,但華山、圓山花博的表演品質比較理想,表演者必須自己取捨,穿梭在各大表演場地裡爭得一個演出機會。

街頭表演變動因素太高 決定目前以商演為主

黃子倫說現在收入來源有兩種,一則是街頭藝術表演,另一種則是商業表演,偶爾還會受邀教表演藝術。他不諱言指出,他盡量以商演為主,因為街頭表演的變動因素太大了。以今年十月來說,他幾乎每個周末都安排商演邀請,只有一個工作天回到街頭工作,他說,這是旺季才有的盛況,淡季可能一個月只有一次商演機會。

那麼,這些機會從哪裡來?黃子倫分享,他會主動投遞演出資料向很多公司毛遂自薦,也有公關公司詢價、由協會介紹、街頭表演時路人詢問等四種方法,不管如何,都需要積極接洽,為自己創造露出機會,換取未來更多商演機會。

而八年的表演生涯,他反覆坐「收入雲霄飛車」,他說,「街頭表演時,很靠天氣、人潮多寡、場地是否合適,譬如說台灣人怕熱怕冷不會出門,就能預期當天收入會不好。」他最慘曾經歷過十多塊錢,最好的時候也有令人欽羨的成績,基於職業道德不便透露確切數字,但他給的形容很具體「我可以帶家人去吃高級牛排,然後去看場電影,最後口袋還有錢」。

因此,為了不坐穩低谷,黃子倫平日照顧幼子之餘,隨時拿著鼓棒練習保持手感,「就像舞者每天都會拉筋一樣,我大概每天會花半小時練習打鼓,其它時間我還想要創造什麼節奏,想新的表演手法,還要編劇!其實這些都很靠靈感,有時還要大量瀏覽資料、跟朋友討論才能辦得到。」算一算,除了睡覺時間之外,幾乎沒有停下來的時刻,他表示:「我覺得表演質量提升了,我才有機會把商業演出的價碼提高啊。」

今年因新冠肺炎影響,黃子倫分享整體收入減少三到四成,日子還算過得去,不會餓著家人,他笑著說,只要努力撐過去就好了。

街頭表演如同小型社會 表演高超月收十萬,最低者月收五千

以「集結各領域藝術家」跨界創作的匯川劇場,其總監張忘街頭表演多年,曾分享音樂類型的街頭藝人平均收入最豐富,其次是人像素描。若表演藝術高超的藝術家若固定在熱門景點表演,再加商業演出,月收十萬元以上,下一階則是三到五萬元,若表演普通者的月收可能僅有五千元。

同為街頭表演藝術家段智敏也曾分享一天行程,為了一個表演機會,他常在雙北穿梭,從淡水捷運站到信義區,再到西門町。若這三個地方都沒有合適機會,那麼他就會採取三種做法,一是請求熟識的同業分享場地,二是偷跑沒有開放的場地,最後則是回家休息。從段智敏的分享中,除了表演之外,每個場地、與其它同業互動時,其實處處充滿經驗與智慧,想要在圈裡生存下來,並不容易。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