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爸爸
Jul 24, 2020
從情色漫畫改畫親子點滴/單親爸藍聖傑:被外界當作好爸爸,是我努力不讓兇小孩的血統世襲
新時代爸爸
Jul 24, 2020

身為一位單親爸爸,藍聖傑得將帶小孩的重擔一肩扛下,老實說,親子插畫一開始純粹是他用來抒發帶小孩的「抱怨文」,後來卻成為他分享教養資訊的小天地。幫小孩吹頭邊聽兒子哀哀叫、看著兒子將水杯小心翼翼端上桌面、帶兒子出門遇到陌生人幫忙按電梯等,他透過巧手,讓這些育兒必經的過程活靈活現,道出許多爸媽的生活日常,令他們猛不住點頭稱「好有感」。

比起以前畫情色、時事漫畫,藍聖傑改畫育兒插畫後反而受到全球矚目,而無論是哪種改變 —— 知名度提升與開始育兒,都是他過往始料未及的。

  • 藍聖傑改畫育兒插畫後受到全球矚目,但其實他有時還是手癢想回老本行,畫情色漫畫。(圖片來源/藍聖傑提供)

想和宮崎駿一樣開畫展的男孩,成長為諳世道、Son First 的男人

藍聖傑自小就熱衷畫畫,自然對動畫大師宮崎駿的作品感到嚮往,他少時希望將來也能像宮崎駿一樣開博物館、設盛大的展覽,但越走進社會這個大悶鍋,他越明瞭想達成這番成就一點都不容易。長大後,藍聖傑藉著自身對女性的好奇心,以辛辣風格創作女體情慾畫、針砭政治時事,凸顯自己對社會的觀察,但這樣的創作風格都在小孩出生後戛然而止。

他沒放棄畫畫,而是開始紀錄與兒子相處的點點滴滴,就連筆觸也變圓融許多。被問到是否滿意現在的創作風格,他坦言:「其實我還是會想畫刺激一點的作品耶」,不過現階段他只想把重心放兒子身上,所以繼續透過溫暖色塊描繪育兒日常,更在知名週刊連載《單親爸爸週記》。

溫馨插畫讓他紅遍全球,他卻多了新工作:小心處理爸媽讀者「地雷」

令他喜出望外的是,創作風格轉變為親子主題後,他吸引包含美國《赫芬頓郵報》等 30 多家國際傳媒報導,讓他紅到國外。但聲名大噪後,他才留意到畫親子插畫其實相當容易踩到爸媽讀者的地雷。

他記得有次「洗碗」插畫引發國外讀者討論。他有天用完晚餐後要洗碗,因那時是冬天,他一想到要用冷水洗碗的就覺得痛苦,不過看到兒子幫忙收拾碗盤後感到十分欣慰,他因此畫下這情境紀錄感動。然而,有外國媽媽在該貼文下留言表示不解:「已經是 21 世紀了,怎不使用洗碗機或沒有瞬間加熱的熱水裝置呢?」該篇貼文下也有其他爸媽留言,替藍聖傑解圍。這些經驗讓藍聖傑在往後 PO 文前都會三思,並小心處理敏感議題。

在這系列育兒插畫中,他認為最具代表性的是自己蹲在窄小公廁的地上,陪兒子上大號的一幕。當時他得一邊用酒精幫忙噴馬桶消毒,一邊克服自己的潔癖心理。如今想起當初輕易就能碰到公廁牆壁,他仍感到頭皮發麻,這也是他為孩子做出個人犧牲的象徵。

將滿 6 歲的兒子對藍聖傑的創作深感驕傲,每當週刊寄來到家裡時,兒子總會興高采烈地拆開來,翻到藍聖傑專欄那頁。有時兒子一進理髮廳就會直衝到雜誌櫃,把刊載藍聖傑插畫專欄的那本週刊從眾多雜誌中抽出來,並向眾人炫耀:「這是我爸爸畫的!」

儘管兒子至今都很捧自己的場,藍聖傑也會擔心,將來兒子長大越來越有自我意識,恐怕就不願意讓他的糗事拿出來供大眾會心一笑,他還是逗趣地說:「但目前來看應該還能再畫 4 年吧!」一談起兒子,原本話不多、感覺放不太開的藍聖傑變得健談起來,臉上也漸漸展露出放鬆的神情。

藍聖傑父兼母職,不忍兒子被自己罵後又只能找自己安慰

身為新手單親爸爸,他如何知道哪些是正確的育兒方式?對此,他表明自己因工作繁忙,所以總是抓緊時間,在工作畫畫、開車之餘收聽知識內容平台上有關教養的課程及 Podcast,舉凡教孩子性教育的方式,或瞭解腦科學博士如何帶小孩的課程,無一不包,得以彌補自己無法抽身外出上課的遺憾。

談及自己與兒子的相處模式,他習慣以「父兼母職」一詞詮釋。他曾舉過一個例子,表示兒子讓住戶大樓的警衛印象深刻,因許多小孩跌倒時總哭著找媽媽,但藍聖傑的兒子竟是哭著找爸爸。同樣是哭的情境,平常如果兒子被藍聖傑兇,哭一哭還是伸手向他討抱抱,讓藍聖傑感到相當不捨,畢竟自己小時候要是被父親罵,就會找媽媽哭訴,「但現在我的小朋友明明就被我罵,還要來找我討安慰,真的很心酸。」

不過,長期面對工作、家務以及育兒三件事,令藍聖傑常感到喘不過氣來,尤其他帶小孩時得一再控制自己的脾氣。後來他與小孩有了共識,當他覺得自己火氣快上來時,就會跟小孩示意「爸爸快生氣了,先不要理爸爸」,或當他極想罵小孩時會奪門而出,調整狀態一下再回來面對兒子。他苦笑地說:「大家在外面看到我都稱我好爸爸,那是因為我盡量在忍耐,其實該罵的我還是會罵。」

手作龍舟、鋼彈頭盔都難不倒他,寵兒老爸另有憂慮
  • 藍聖傑相當寵愛兒子,他在萬聖節前夕放下工作,花一個下午自製鋼彈模型的頭盔,讓兒子能在萬聖節當天神氣不已。(圖片來源/藍聖傑提供)

自認對孩子有點兇的藍聖傑,事實上是個寵兒老爸。鄰近萬聖節時,他為了滿足兒子的心願,放下工作,花一個下午在家用紙箱製成鋼彈模型的頭盔,讓兒子萬聖節戴上鋼彈頭盔、穿上鋼彈 T-shirt,在學校走路有風。他將兒子神氣的扮裝模樣刊登在臉書粉專,引來大批家長哀嚎,他們直呼藍聖傑為何要拉高扮裝水準,叫其他父母情何以堪。不論是與兒子一同趴在地上畫畫,或是手作龍舟、新幹線模型,藍聖傑都盡可能擠出時間陪伴兒子。

藍聖傑總對兒子充滿擔憂,除了安全問題,他也擔心溫和派的兒子在學校遇上霸凌。他小時曾被霸凌過,但礙於好好先生的個性只能默默忍受,他猜測兒子觀察自己的處事態度,可能也會採以消極做法,所以他現在經常教育兒子:「如果同學指著你的鼻子、罵你笨蛋,你只要不喜歡就要大聲地跟他說『我不喜歡』!」因為藍聖傑認為以前沒有人這樣教過自己,現在自己應該設法讓兒子學會面對這樣的情境。

回憶與威嚴老爸的相處模式,藍聖傑:「我血液裡好像還有抽小孩的基因」

藍聖傑回想起來,自己在成長階段與父親其實不太親近,主要是以前父親真的非常兇。藍聖傑提及自己小時候很調皮,曾把奶粉打翻得整個房間到處都是,或是在父親出國帶回的寶貴電子琴中灌水,所以天天被修理。

唯有一個小插曲,讓他對父親微微改觀。當時父親在他心目中還是非常威嚴的形象,有次他與父親去路邊攤吃麵,父親在麵食上桌時拿起胡椒罐拚命灑,結果發現整碗麵化身成「牙籤麵」,父親只是傻笑以對,卻讓藍聖傑噗疵一聲笑了出來。他無法想像好像做什麼永遠都是對的父親,也會發生這種糗事。

直到他要去當兵、逐漸展現男子氣概了,才因為對時事政治產生看法,開始敢於與父親聊天,父子倆藉由話時事漸漸拉近彼此距離。現在他看著那個曾經身材雄偉,臉帶堅毅神情的父親,在冷氣房用外套包得緊緊的,他再也不覺得父親是恐怖的。藍聖傑開始踏上圖文作家之路後,父親從沒當面點評過他的作品,而是透過默默在臉書分享以表支持。

儘管與父親感情已升溫,藍聖傑在育兒方面仍抱持謹慎態度:「我覺得打小孩、兇小孩會世襲,我的血液裡好像還是有抽小孩的基因,我應該要克制。」

  • 藍聖傑在育兒方面仍抱持謹慎態度:「我覺得打小孩、兇小孩會世襲,我的血液裡好像還是有抽小孩的基因,我應該要克制。」(圖片來源/藍聖傑提供)

藍聖傑在言談間不諱言育兒的疲累,覺得每天都在家裡都相當壓抑,所以他近期也做了一個新嘗試,他將以同是單親爸爸的視角,進行父親、孩子、陌生女子三人產生交集的新創作,讓往後的插畫題材不僅侷限在小孩,也展現出爸爸生活的另外一面,凸顯單親爸媽也有尋找另一半的需求。

看更多新時代爸爸:
重金屬樂團與前世情人的「專屬時光」 林昶佐:收到禮物我會很不好意思
「我想當女生!」他是偽娘、也是兩個孩子的爸爸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