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吃起來
Feb 29, 2020
番紅花專欄|愛上蔬食,從一份簡單的早餐及關心動物權利開始
菜吃起來
Feb 29, 2020

疫情日益緊繃,日子還是要盡量守住那本有的節奏,買菜依舊是我的日常。昨天女兒陪我去逛菜市場,菜市場人聲鼎沸,每一攤老闆都努力地吆喝著,眼前鋪滿了這一季豐收的優質蔬果,南方恆春的洋蔥、中部鬆甜的馬鈴薯、東邊花蓮的白頭韭菜等,每一樣都是早春土地的召喚,我一貪心,忍不住又多買了好幾支晚冬最後的冬筍。


如果你是蔬食愛好者,定然感受到台灣飲食生活的豐富、多元與自由,不必仰賴進口,山珍海味、平原穀米,早已是你我日常餐桌的滋滋味味。我喜歡烹煮各種蔬菜,為孩子設計便當時,盡量維持三分肉、七分菜的比例,肉的比例雖然不高,但只要把它料理得醇厚飄香,也把蔬菜的鮮甜適當表現出來,就是不讓孩子失望的便當。

  • 台灣飲食豐富,對蔬食愛好者來說,菜市場更是有很多選擇。(圖片來源/番紅花)

而蔬食早餐更是我個人經常性的選擇,主要的啟蒙來自於全球知名的黑猩猩研究者──珍古德。當我知道珍古德數十年來的早餐如一日,永遠是兩片烤土司和一杯黑咖啡,如此不符合營養科學邏輯的早餐內容,卻絲毫無損她的健康、年壽與心智能力,我非常震撼。

從那以後,我就決定「減少肉類的攝取,從早餐開始」,一條地瓜、一顆蛋、一些堅果或豆漿、一份水果、一杯紅茶和黑咖啡,遂成為這幾年我最方便也最常做的早餐。

說到地瓜,可別以為它很無聊,台灣有好幾種不同品種的地瓜任君挑選,有台農57號黃金地瓜、台農66號紅心地瓜、紫心芋頭地瓜、日系栗子地瓜、金時地瓜。清晨起床用竹蒸籠蒸20分鐘,再手沖一壺茶、煎一顆荷包蛋或水煮蛋,有草莓吃草莓、有蜜棗吃蜜棗,我為自己這幾年的蔬食無肉早餐,感到實實在在的欣喜。

在這一餐裡,沒有任何一隻動物因為我而失去生命,我也依舊擁有美味的感官享受,身體的負擔變輕了,心靈也跟著輕盈,消耗地球能源消耗得少,並支持在地農友的收成,我的蔬食早餐在美味之餘(其實比珍古德豐盛許多),也別有意義。 

  • 一條地瓜、一顆蛋、一些堅果或豆漿、一份水果、一杯紅茶和黑咖啡的早餐日常。(圖片來源/番紅花)

女兒喜歡吃當令蔬菜,但活動量很大的她們,對於各種動物蛋白質的滋味,也難以忘情,我尊重她們的飲食需求和喜好,盡力為她們烹煮好吃的肉料理。我也經常告訴女兒,每一塊肉都是動物為人類的獻身,都很珍貴,所以我們要好好煮它,任何部位皆不可浪費,也不要無限量吃到飽,不必抱著道德壓力來吃肉。

但生於飲食不虞匱乏的富庶年代,我們也不能對吃肉這件事無感,在人類著迷、享受肉味的時刻,關心動物福利、動物權利的意識,也必須同步跟上。因此在傳統市場的魚攤上,看到一尾一尾活著的金目鱸,以尼龍線從魚嘴唇拉到魚尾巴綁緊,魚體被迫彎曲成不自然的U字型(俗稱「活體弓魚」),我和女兒的拳頭不禁硬了起來。

小學生都知道離開水面的魚活不久,但為了向消費者展示「鮮活、賣相好」的鱸魚,卻必須忍受8到12小時的離水,氧氣量不斷降低,一邊承受身體劇烈疼痛,一邊開合鰓蓋和嘴巴,拼命掙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後於漫長煎熬中痛苦死去....。

科學家已證實魚會感覺疼痛,我和女兒望著攤位上苟延殘喘的鱸魚,彷彿聽到它在吶喊「求求你鬆開我,讓我痛快得走吧」。女兒問我,死法如此殘忍,這樣的魚肉真的會新鮮好吃嗎?

 

  • 在人類享受肉味的時刻,關心動物權利的意識,也必須同步跟上,讓經濟動物活得更好、死得人道。(圖片來源/番紅花)

其實在緊迫、恐懼下死亡的魚體,體內容易釋放更多量的乳酸,往往會出現苦味和帶著腥味的代謝物,而尼龍繩纏繞骨片所造成的鱗片脫落,將使細菌和微生物入侵造成魚肉的汙染,這些原因都會使鱸魚的風味反而變更差。只有以人道的方式宰殺,才能確保飲食品質,也是人類該給予動物的基本權利,動物以其軀體肉身餵養我們,帶給我們營養、熱量和口腹之慾的滿足,難道我們不該疼惜它們嗎?

因此我不僅不購買「活體弓魚」,每一次看到,也一定將我的顧慮和不忍,溫和、堅定轉達給賣魚的老闆,跟他說不要進這種痛苦活著的鱸魚,不僅不好吃,也讓攤位的氣氛顯得肅殺,最好吃的鱸魚是冰暈電宰、即刻冰凍保鮮,不人道的「活體弓魚 」應該要讓它走入歷史。

我每在菜市場看到一次就反映一次,我相信採取行動就有機會看到改變,「讓經濟動物活得更好、死得人道」,是雜食者人類舉起筷箸時,一起努力的方向。消費者的態度,能夠有效激勵、支持生產者,邀請你一起來關心「動物福祉」,就從今天餐桌上的一條魚、一顆雞蛋開始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