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加班,人生好難
Jan 16, 2019
日治時代「被消失」的春節長假
春節加班,人生好難
Jan 16, 2019

從明清時代以來,農曆新年已經成為台灣人節慶為時最長、歲時禮俗活動最多的節日。

但在甲午戰爭(1895)後,日本人成為台灣島的霸主,於是台灣有了「兩個新年」。

除了原本台灣人熟悉的舊曆正月初一,還要配合日本人過新曆1月1日。因此出現了「兩個新年」新舊交融的特殊現象。

為此,我們採訪了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林玉茹,並參考清末至1945年之間台灣人的日記、報紙及相關文獻,帶你穿越時空,看看日治時期,春節如何被「扼殺」!

春節沒放假?大年初一要上班上課

為了讓台灣人成為「日本同胞」,台灣第4任總督兒玉源太郎、民政長官後藤新平,想要溫水煮青蛙,引誘台灣人慢慢開始過新曆年。

1908年,台灣最知名的刊物《臺灣日日新報》首度落落長介紹日本新曆新年各種活動。也埋下了隔年正式廢止太陰曆(舊曆)的伏筆。

1909年11月1日,日本政府廢除太陰曆,隔年開始禁賣清朝曆書,但大多數人還是習慣過農曆新年。於是政府就將施行教化的藤鞭伸向學校裡。

當時,擔任公學校老師的黃旺成,在《黃旺成先生日記》寫道:1912年舊曆除夕,師生都必須到校,但是因為人太少而停課;到了1916年正月初一,也只上課3小時。

即使日本政府以學校教育教化台人不過農曆新年,但是成效有限,也反映台人對傳統文化的堅持與對外來文化的抵抗。

春節過不過?南北大不同

在治台初年,日本政府不強制規定台人過新曆新年,是因為台灣當時鼠疫、霍亂、瘧疾等傳染病搞得日本人人心惶惶,所以沒空管台灣人過新曆還是舊曆新年。

1909年廢太陰曆後,隔年開始重視推廣新曆元旦。以「改良台人社會生活」為宗旨的同風會、改曆會不只鼓勵台人過新曆年,還想把舊曆新年的活動直接複製貼上到新曆新年期間。

此外,1916年,由《台灣日日新報》漢文部發起的改曆會,當時有12位臺灣仕紳公開表示贊同,更可以看出臺灣上層階級與日本政府關係友好,也積極將新曆紀日觀念引入台人生活中。

就地區而言,因為北部鄰近統治中心,因此過新曆年多於南部。另外,雖以教育手段推行改曆,但1915年時,台人到公學校就學人數不到總人口數的10%。在同風會、改曆會的「同化」號召下,部分台人開始過新曆新年,仍然沒有遍及普羅大眾。

生意人改過新曆年,元旦連休三天
  • 日本政府除了引進西方時間制度來台,還將新年習俗傳入。例如日本人在新曆新年的「名片交換會」就在台灣舉行。

1919年開始,日本政府實施內地延長主義,實行同化政策,於是同風會就成了最佳助陣員。與此同時,確立街庄為基層行政組織,成立各種教化團體,與警察系統、學校做為社會教化革新的基本單位。

要判斷商店和一般人民是否接受改曆,得看臺灣人有沒有在新曆年休業3天。1922年《臺灣日日新報》就可以了解當時的情況:

市內各大小街庄,自同風會逐年皷(編按:鼓)吹,爾來勵行新曆祝歲,漸漸習慣。……昨早巡覽各街,無論為內地商店或本地商店,皆收閉舖面,店員一切到處通刺(編按:刺,名片),表祝賀新歲誠意,盖有漸近同化之氣象,而非偶然者矣。

由此可見,1910至1920年代,在同化政策的影響下台灣商人逐漸改曆的過程。

誰敢過春節?小心被處罰

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日本政府為了把台灣人變成「真正的日本人」,更積極地推動皇民化運動,實施一連串「日本化運動」。

日本政府開始「同化主義2.0」,在臺灣各地發起「廢舊正月」活動,1940年基隆郡從農曆正月初二舉辦為期一週的礦業增產安全週,讓這些礦工無法返家過年,這些礦工更被威脅,違反規定者就要受罰。每逢佳節倍思親,他們卻無法和家人團圓。

因應第二次世界大戰局勢白熱化,1941成立皇民奉公會。此時「廢舊正月」不僅是為了文化改造,更著眼於戰時物資節約,新年贈禮、儀式一律禁止。

實際上,像是臺灣議會之父林獻堂等上層仕紳依舊有圍爐、祭祖等「舊例」。農村用舊曆、過舊曆年的風氣更盛,甚至把新曆新年稱作「日本人的新年」

即使皇民化與學校教育規訓下,不少城市及新一代的台灣人已經成為效忠天皇的臣民。但是以農業為主的臺灣人,因為順應舊曆行事、祀神祭祖的文化傳統,仍過著舊曆新年。

至於像林獻堂等部分知識分子,則是有意識抵抗殖民政府的強力鎮壓,反應傳統節慶文化的固著性,也隱含殖民地人民的文化抵抗精神。

隨著二次大戰後,日本戰敗,台灣光復,台灣過春節的習俗,再也沒受到阻礙,反而被大力推廣。自1945年起,除夕到初三放假,更成為台灣人的慣例。春節長假,從此「起死回生」,不再受打壓。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