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母親
May 08, 2018
後山故事媽媽(下) 夏蓮媽咪聽孩子說心裡話
非常母親
May 08, 2018
「夏蓮媽咪」回來了

許夏蓮目前在另個團體「愛基會」旗下擔任故事媽媽,不過仍保有啄木鳥協會的理事身分,她自2003年起到學校說故事,持續大約6年後,因專心照顧家庭而中斷了9年,直到去年9月才又重拾故事媽媽的身分,「那時覺得,是時候再回來說故事了。」

多年說故事生涯,許夏蓮走過很多學校,目前她每周為光復鄉的西富國小、太巴塱國小各講一次故事。訪談當天稍早,她才剛說完一場故事,每位故事媽媽的風格不同,我也體驗了一次「夏蓮媽咪」的說故事時間。

  • 許夏蓮(在台上者)在去年9月重拾故事媽媽身分。(圖片來源/啄木鳥協會)

講繪本 也講媽咪自己的故事

一堂課剛開始,她會先帶孩子們進行一個與故事內容有關的遊戲,這天是剪紙,之後讓孩子們分享各自剪出來的形狀,並彼此讚美,「孩子本來也許不喜歡自己剪的,但聽到讚美,想法會改變,這就連接到故事,每個人都是特別的。」

講繪本故事時,「夏蓮媽咪」會拿著書在22名小朋友間,盡量讓每個小朋友都看得到書,邊繞著走邊講,希望讓他們有動力想借這本書來看。講完故事後,她還會說一些與故事內容相關的親身經歷,讓孩子知道,故事不只存在書中,原來「夏蓮媽咪」也有類似的經驗。

母愛延伸 陪伴更多孩子成長

彭伯華、許夏蓮都是母親,許夏蓮有5個孩子,她說:「我們也是媽媽,看到孩子們的需要,我們能給什麼?」這樣的愛心與憐憫,促使她說故事至今。許夏蓮看見,不只在部落,市區也一樣,現代爆炸的資訊讓孩子沉迷在虛擬世界裡,「他們抓住的東西是不真實的。加上單親或隔代教養的家庭,又更空洞。」即便家庭完整,若父母忙於工作、陪伴不足,孩子還是沒有學習的榜樣。「所以我們想給的是生命、典範,說自己過去的生活、經驗。」

  • 去年聖誕節,許夏蓮(右二)和其他故事媽媽一起演出「最好的師父」劇碼,在花蓮中區共12所小學演出。(圖片來源/啄木鳥協會)

「這個媽媽可以傾訴」孩子講心裡話

許夏蓮的長期陪伴,讓孩子覺得放心,願意和她講心裡話,她曾碰過一個兔唇的男孩,聽完故事後一直哭,下課後她抱著他安慰,他哭了30分鐘後,終於說出總是因兔唇而被欺負、嘲笑,「我跟他說,每個人不都不一樣嗎?」孩子能把心裡的傷害說出口很不容易,後來許夏蓮私下和他的父母談這件事,也和學校提起,幫他募款動手術,現在這個孩子已經上大學了。

這個兔唇的男孩,小學一年級到六年級都聽許夏蓮說故事,她回憶,「他感受到這個媽媽是可以傾訴的,是關心他的,他觀察我很久了,才願意說。」

許夏蓮也會讓孩子在聽完故事後,寫下心裡的疑惑或想說的話,這是孩子和「夏蓮媽咪」間的秘密,老師、父母都不會知道,她有機會也會個別找孩子聊聊,一樣是兩人間的秘密。如果孩子拋出來,就能給他正確的資訊或陪他走過,若孩子不願意說,她也會觀察,例如發現孩子對兩性關係有疑惑後,她向老師提議,能不能撥一點時間來上這樣的課?最後請到推動兩性教育的單位來學校上幾堂課。

  • 故事媽媽培訓合影,前排左一為許夏蓮。(圖片來源/啄木鳥協會)

小學階段像白紙 陪伴很值得

「孩子畢業時我會跟他們說,要記得有個故事媽媽長期陪伴你,如果你有需要也可以回來找我。」聽她說過故事的孩子,畢業後若在路上碰見她,都會主動打招呼,仍是叫她「夏蓮媽咪」,「讓我覺得和孩子間沒有距離,打招呼時我就會問他們最近好不好?交女朋友了嗎?我覺得這個陪伴是很值得的。」

許夏蓮說,小學時孩子還像張白紙,是很重要的階段,很值得陪伴的。「只要有機會,我一定會進學校說故事。」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