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母親
May 07, 2018
陽明教養院硬漢「媽媽」 愛別人就等於愛自己
非常母親
May 07, 2018

六十多歲的陳德昌老師,外型粗曠豪邁,但只要聊起照護的陽明教養院院生,他就會像大男孩般笑得開懷,靦腆之中帶著無比的溫柔與滿足。

愛別人總是比愛自己多非常多的陳德昌,在陽明教養院擔任保育老師已有九年多的時間。每天早上,他先是從木柵騎車到台北市永吉國小擔任導護志工,再接著直奔位於陽明山上的陽明教養院,展開保育老師的一天。問他每天這樣奔波,難道都不會累嗎?

「但就是放心不下這些孩子呀,他們需要有人照顧他們。」

  • 活潑的陳德昌老師看到鏡頭,擺出非常可愛的姿勢。(攝影/王又立)

曾做過肉販、送貨員 自創「照護哲學」

有著樂於助人、古道熱腸性格的陳德昌,在成為教養院保育老師之前,當過豬肉販,做過送貨員,長期擔任資源回收義工的他,因為朋友一句「你的個性很適合當保育老師呀。」抱著試試看的心態來到陽明教養院,這一顧,就是九年時光,這一顧,讓陳德昌自己忽然就多了好多個「孩子」。

陽明教養院收容許多智能障礙併發自閉症的院生,許多人的心智年齡都在嬰幼兒階段,常人一個看似簡單的動作,院生都需要花很多的時間與心力去練習。此外院生在各種生活細節上,也都會有自己的「堅持」,而有儀式般不斷重複的動作。長期與院生相處的陳德昌,也因此發展出一套屬於他的「照護哲學」。

真心接納院生 才能幫助他們改變

「你必須要真心接納這些院生,了解他們的思考模式,才能讓他們慢慢學會生活中的大小事務。我們的角色就是要想出這些辦法,不能強硬去改變他們,而是要與孩子們有情感的連結、關係,彼此接納後,孩子們才會真正做出改變。」

例如院生佑佑本來無論春夏秋冬、四季冷暖,都只堅持穿一件衣服,無論大家連哄帶騙、軟硬兼施,都沒有辦法讓佑佑穿上第二件衣服。天氣冷、穿不夠,佑佑就常常打噴嚏,而且他還有個習慣,只會到院內某個特定的梁柱旁邊才會打噴嚏,教養院從此多了個新地標叫做「噴嚏柱」。

常常這樣受寒也不是辦法,陳德昌便想出一個妙計:自己動手把好幾件衣服縫成一件。這一試果然讓佑佑願意穿上這件特製的「多層衣」,也讓「噴嚏柱」成了歷史。如今佑佑又更進一步,可以一次穿好幾件衣服。這樣的改變,陳德昌推測是因為「多層衣」讓佑佑明白,穿好幾件衣服其實並不會怎麼樣,時間久了就會慢慢接受這件事情。

「他們其實都很有想法,只是我們不了解背後的原因。但我會願意花時間去理解,再幫助他們做出改變。」

  • 陳德昌老師(右)在教養院活動上扮演媒人婆(圖片來源/陽明教養院提供)

犧牲色相扮媒人婆 要當院生的表率

其實改變的不只是院生,陳德昌自己也做了很多大膽的「改變」。

每逢節慶佳節,教養院都會舉辦許多活動,豐富院生的日常。這種時候,最需要有表演節目,但大家平常都這麼累了,誰還有力氣主導這些活動?

陳德昌總是第一時間跳出來,而且總是投入最多。

扮演過媒人婆、跳過大叔好辣,還曾被P成大清格格,陳德昌就是整個教養院大家庭的核心人物,凝聚大家的向心力,當孩子的表率。這也難怪,當陳德昌出現在孩子們的面前時,大家都會一擁而上,熱情招呼。

看到院生成長 就是最大的動力

硬漢終究也是肉做的,陳德昌也不是沒有沮喪挫折過。常常同樣的事情教了好多遍,但院生總是學不會,這種打擊讓人喪志。所幸陳德昌馬上學會在這份辛苦的工作中找到成就感的來源。

「只要看到他們有一絲絲的改變,我就會有很大的成就感。」看到院生們也為了生活在努力學習、適應,陳德昌就更堅持自己是在做對的事情。

陽明教養院教保課長楊淑媚談到陳德昌老師時,有段註解下得妙:

「德昌老師就像是院生們的媽媽一樣,收東收西、顧這顧那,不只是三餐起居的打理,還會照顧到院生們的心情。大家都說他就是我們的『瑪利亞』。」

陳德昌聽到這個評語,一樣是笑得靦腆。問這位「瑪利亞」會在這服務多久?

「只要這些院生有需要我,我就會一直在這。」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