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母親
May 03, 2018
印尼「網紅媽媽」:我是畚箕,幫移工們清理所有心事
非常母親
May 03, 2018

佳每次出現在桃園中正機場的出境大廳,都像是一場熱鬧的粉絲見面會。帶著大包小包家當、準備返鄉的印尼移工們包圍著佳佳,爭相搶著和她自拍、說上幾句感謝的話,每個人臉上都是看到偶像的興奮之情。這種巨星降臨般的場面營造出一種奇妙的氛圍,彷彿這些移工們並不是因為要搭機回家才出現在機場,而是為了親眼見到這位對他們照顧有加的「Mbok」-印尼話的意思是「媽媽」

 

很多人都會在網路上跟我分享心事,Mbok,我的老闆好壞!Mbok,我也想要妳穿的漂亮衣服!Mbok,我都沒有放假很辛苦耶!」

初佳佳看到朋友有玩直播,覺得頗有趣,也一起來直播看看,因此意外讓佳佳有了一個新的「家」。佳佳在直播平台Bigo上有個家族叫做「C.G.C.」,是印尼話「Cikrak Gaul Club」的縮寫。

Cikrak就是掃地掃一掃把垃圾收進去的那個東西,畚箕呀,我就覺得很像是我在做的事情。」

  • 佳佳(右)在機場熱情協助移工各種登機的事項。(攝影/王又立)

不管任何心事 佳佳都會聽你說

直播盛行的這個年代,直播主所取的藝名無不花枝招展、創意百出,但用「畚箕」這種清潔用品當藝名,有些令人困惑,佳佳是這麼解釋:

 

我每天在直播上做的事情,就好像畚箕一樣。大家會把開心的事情、不愉快的遭遇跟我說,工作上不順利啦、想家的心情啦,或是故鄉的老公跟小三跑了呀,我就會在直播上唱唱歌,說笑話讓大家開心,有需要的時候也會單獨拉到聊天室給他們一些建議。我就像畚箕一樣,把大家的心情整理起來收拾好,讓他們可以有愉快的心情過好每一天。」

  • 隨時隨地都在直播的佳佳,每次開播都有超高人氣。(攝影/王又立)

每天機場報到 協助移工回家大小事

天早上五點,佳佳都會到桃園中正機場,協助要回印尼的移工們各種瑣碎的搭機事宜。舉凡怎麼過海關、找到登機門,或是行李超載、能不能帶手電筒、電蚊拍登機,到要怎麼辦理海關手續、抵達雅加達後要怎麼繼續轉機,都是佳佳的「業務」範圍。

 

很多人都買了一堆東西想帶回家,結果到機場才發現,唉唷行李太重,或是違禁品不能上飛機,但這些都是用自己賺的錢買的,丟掉很可惜耶。所以我就會幫忙他們處理,看是要寄到印尼給他們,或是有的人就直接送給我。所以我家裡現在如果遇到停電呀,都是那一帶最亮的,為什麼?因為我家裡都是大家帶不走的手電筒,哈哈!」

只是堆滿手電筒的家裡很亮,在機場裡邊直播、邊處理移工們大小事的佳佳,也同樣耀眼動人。從航空公司櫃檯的服務人員,到負責清潔工作的阿姨伯伯們,大家看到佳佳時,都會不由自主變得很開心,主動熱情地打招呼。

  • 耐心回覆網友的佳佳。(攝影/王又立)

心疼移工的辛苦 「一定要存錢」

C.G.C.的G就是Gaul,是印尼話很酷的意思,因為我就是個很酷的人呀。有些人跟我說,佳佳第一次看到你覺得你好兇唷,但是實際跟我相處後,就會發現我是很隨和的人,我喜歡做我自己,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不過我遇到有些事情,還是會比較兇一點。」

 

訪當天穿著迷彩長褲、帶著迷彩帽、很酷的佳佳,就像所有的媽媽一樣,都有比較嚴厲的時候,譬如談到花錢太兇這件事情。

很多人都會賺了錢,出去逛個夜市就亂買,買這個買那個,或是跟朋友唱歌吃飯,一次花個五百、一百,你可能覺得沒有多少,一個月累積起來就是很大一筆錢,就會發現自己怎麼都沒存到錢。所以我都會跟大家講說,一定要存錢。」

年十八歲來台灣時,佳佳也是為了印尼故鄉的家人出外打拚賺錢。那時候的勞動條件比現在還不好,所以佳佳更能了解血汗錢的辛苦,她常常提醒大家,雖然要過好生活,但是也記得要存到錢。

我常說,你們來台灣,就是為了家人,為了改變生活,從台灣回去之後就可以買地、買房子呀,所以在這邊要好好照顧自己,跟雇主要好好相處。」

  • 總是說自己很酷的佳佳,其實非常溫暖。(攝影/王又立)

嫁來台灣 異鄉成了第二故鄉

台灣工作的佳佳,因緣際會認識了後來的老公,兩人結婚生子。佳佳除了在老公的旅行社幫忙,也有經營自己的化妝品事業,在台灣可說是家庭事業兩得意,他鄉成了第二個故鄉。但並不是每個印尼移工都像佳佳這麼幸運,有的人會跟雇主處不好,或遇到工作超時等不合理對待。

 

有的人就會想逃跑呀,我就會勸他千萬不能跑,跑了被抓到送回去,就再也沒有機會來台灣了。如果有遇到難相處的老闆,就要多花時間跟他們建立好關係,要有耐心。如果情況真的比較嚴重,也可以打1955尋求幫忙。雖然這些問題我不能直接幫忙解決,但我還是會設法讓他們有更積極的心態去面對。」

曾被冷言冷語 更能體會移工的心情

灣雖然現在有數十萬的外籍移工,但社會對這些移人們多少都還存有一些刻板印象、誤會甚至歧視。當年佳佳和老公論及婚嫁時,就曾經被他人冷言冷語酸過:「台灣是沒有女生了嗎?為什麼要娶一個印尼人呢?」只有在談到這個親身的遭遇時,我第一次感覺到開朗、酷酷又健談的佳佳,眼神中閃過一絲烏雲。

 

來慚愧,當年佳佳遭受的這種冷言冷語,今天我們也還是會聽到。也因為自己是過來人,讓佳佳更能懂得這些異鄉打拚的移工們的心情,而感同身受地照顧大家。

佳的大女兒現在十四歲了,她對她的網紅媽媽是這麼評價:「我的媽媽做了一百分的改變!從黃臉婆變成現在很漂亮的樣子。她現在很有自信,不管去哪裡都在做直播,去到很多地方都會有粉絲要跟麻咪拍照,我很開心、自傲有這樣的麻咪。」

著在機場裡快樂和佳佳拍照的移工們,我知道他們心中,一定也很開心自傲,有這麼一位「網紅媽媽」、大家的「畚箕」,帶給大家歡樂與溫暖,整理所有在外打拚的異鄉人心中的酸甜苦辣。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