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母親
May 09, 2018
樹醫生楊淳婷:「我沒有母親這麼偉大。」
非常母親
May 09, 2018

她傾聽它們,她陪伴它們,她呵護它們。

嬌小的身影穿梭在魁梧樹群間,遍佈臂膀的傷痕延伸到手掌、手心、手指,而指縫間塞滿了潮黑的土壤,拿著木槌次次以沉而穩的節奏敲打在木幹,確認樹木是否無恙,任憑汗珠恣意從髮梢抖落。時而,她爽朗的笑聲穿透片片綠蔭;時而,她認真與師傅討論的聲音沈重落土。

她是樹醫生——楊淳婷。

 

身形嬌小的楊淳婷拿起工具專心替樹木治療。(照片/林淳芳)

楊淳婷與師傅共同討論該如何治療樹木。(照片/林淳芳)

出身樹醫生家族 「我其實並不喜歡植物」

楊淳婷沿著樹根徒手挖土,用雙手感受樹木每寸肌理,仔細講解造成樹木生病的原因,她抬起頭皺著眉看著我說:「很多樹木其實承受著很多的痛苦,但它們無法說出來,我很心痛。」近十年來氣候遽變,讓台灣的氣候、土壤、水資源生態皆受到嚴重的危害,直接加速植物老化,看在楊淳婷眼裡歷歷如錐心痛。

 

「外界稱我是樹醫生,我治療樹、照顧植物,但我其實並不喜歡樹木和植物。」楊淳婷透露自小受家庭的薰陶,便覺得也「應該」跟著家人的腳步,踏上愛護植物一路。聽取家人建議至日本東京農業大學完成學業後,曾經,她迷失方向,在祖父(台灣第一位樹醫生,楊甘陵)閃耀的光環下,被刺得睜不開眼,她逃避、抵抗。直到祖父倒下的那一天,才讓楊淳婷意識到,治療樹木或許是她的天職。她堅定地吐露著字句:「我永遠無法超越我的祖父,但是我要把:『可以讓樹木活得更好』這件事做得比以前更好。」

 

 

  • 楊淳婷拿起泥土聞一聞、摸一摸,真實感受大地。(照片/林淳芳)

對樹木的特殊情感 「我知道它們的痛」

「我對樹木的情感是從它們身上的痛苦來的,我絕對沒有特異功能,但我知道它們的痛。」採訪當天正好有一棵樹的內幹濕爛,長滿白蟻,必須鋸掉近一半的枝枒,楊淳婷先拿工具測量內部腐爛程度,再將白蟻全部引出,她滿臉愁容的說著:「太嚴重了⋯⋯。」她輕撫著樹,眉宇間的愁苦似乎已替她道盡所有惋惜與不捨,「我一直告訴自己,這些樹都要救起來,我一個人的力量很有限,但是救一棵算一棵,我會努力一直照顧它們。」

 

  • 楊淳婷治療樹木時,因為身高不夠高,都必須掂起腳。(照片/林淳芳)

全身傷痕累累 「我不要樹再痛苦了」

楊淳婷在以往的訪問中都會刻意告訴記者:「我很喜歡樹,我喜歡植物。」儘管並非如此,楊淳婷還是必須得營造出正向態度,「可能表現出這樣的態度,大家才會覺得我很稱職吧。」後來當楊淳婷身上有越來越多的標籤,讓她自我懷疑:到底哪個是真正的自己?她徹底地思索,這份營造出的虛像究竟是為了什麼?

 

她緩緩地說:「母親照顧小孩,是非常辛苦的,過程中有很多的責難,有時候一定也不會喜歡幫小孩換尿布、擦排泄物,但母親們還是做好幾百次。」楊淳婷替樹木治療,在仲夏需要忍受太陽毒辣的曝曬,在冬季需要忍受寒風刺骨的吹襲,一曬、一吹就是一整天。不但需要挖土而不能做漂亮的水晶指甲,更不能稍施胭粉,因為汗水會將所有的脂粉融為一攤汗水,她也早已習慣全身都有著因為爬樹而被勾破皮的傷痕,「沒有人喜歡擦排泄物,就如同其實我也不喜歡樹,但是我們都沒有因為不喜歡而逃避,因為這是我們的天職。」楊淳婷坦白的說不累是騙人的,但唯一讓她支撐下來的理由是最簡單卻最重要的:「我不要樹再痛苦了。」

 

  • 楊淳婷看到路旁樹木雜亂的枝枒,也會忍不住替它們修剪,讓樹木更舒適。(照片/林淳芳)

「我沒有母親這麼偉大」

待樹如至親的楊淳婷說:「樹木就像我的家人,雖然我並不認識所有的樹木,但我知道我要好好的照顧家人,就如同我照顧我的家人一樣,看到樹不舒服,我會想辦法照顧。」楊淳婷已經忘記她確切已治療、照顧過幾棵樹,然而她堅定的態度明確的告訴我:「只要我在的一天,我就會一直持續。」

走過曾經迷失的交叉口、安然度過外界過度檢視的日子,楊淳婷依舊堅毅謙虛,「其實我覺得我沒有母親這麼偉大,最多,我只像樹的褓姆吧! 」她笑著說自己做的還太少,沒有資格將自己喻成母親,緊靠著樹,邊說著邊搔了搔頭,以她沾滿土壤的手。

 

  • 長期治療樹木的楊淳婷手上佈滿「戰績」。(照片/林淳芳)

別一窩蜂種樹 改變環境從鬆土開始

樹給予萬物庇護,鳥兒在樹梢築巢、孩提在蔭下踏影;雨季時替我們免除雨水,豔陽天時給予我們一片涼爽,而在氣候的劇更下,楊淳婷擔心可能在未來,樹木不再有林蔭、不再高大。她忡忡的說:「每次看《看見台灣》我都很痛心,因為環境的改變讓土壤和樹木越來越脆弱。」

 

楊淳婷不解為何每次到植樹節,大家都一窩蜂地要種樹,以為種樹才是對環境友善,然而,大環境若是持續惡劣下去,便會有更多更痛苦的樹木,「如果可以的話,期望大家開始練習鬆土,鬆土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土壤開始交換,這樣土壤環境就會慢慢改變。」

 

她照顧它們,她關懷它們,她理解它們。楊淳婷字句離不開樹木,猶如,母親字句離不開自己孩子一般。

 

  • 既使傷痕累累,楊淳婷仍會堅持治療樹木。(照片/林淳芳)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