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母親
May 08, 2018
後山故事媽媽(上) 澎澎阿姨耕耘孩子心田
非常母親
May 08, 2018

「夏蓮媽咪好!」「哇,澎澎阿姨又要來說故事了!」

每周一次的說故事時間,是許多小朋友的期待,故事媽媽帶來的不只是生動的故事,還有關懷與陪伴。在花蓮,單親或隔代教養的家庭很多,對父母長期不在身邊的孩子來說,故事媽媽就像是他們的另一個母親。

  • 彭伯華(左)、許夏蓮長期擔任故事媽媽。

啄木鳥協會 故事媽媽起家

2001年桃芝颱風襲台,重創花蓮,彭伯華、許夏蓮等5位媽媽集結起來,每周固定到災區說故事,撫慰孩子們的心靈,這也成了花蓮縣啄木鳥全人發展協會的雛形。啄木鳥協會發展至今,已轉型為社會企業,但仍將偏鄉故事志工視為重要使命,除開辦故事志工培訓外,彭伯華及許夏蓮更是以一個個故事,長期陪伴孩子們成長,並為他們開啟一片閱讀的天空。

「澎澎阿姨」深耕後山故事田地

彭伯華是啄木鳥協會總幹事,也是推動故事志工培訓的關鍵人物,培訓進行了3屆後,因協會要為轉型社會企業做準備,而暫停7年,今年又重啟培訓。在故事志工的培訓暫停期間,彭伯華仍持續擔任故事媽媽、帶領說故事社團,目前她在鳳林國中指導說故事社團,同時每周一次到萬榮鄉的見晴國小說故事,小朋友們都叫她「澎澎阿姨」。

「澎澎阿姨」不只是讀繪本而已,一堂課45分鐘,剛開始得先「破冰」,以小活動吸引孩子的注意力,之後進入15分鐘的說故事時間,最後再拋出與故事內容有關的問題,「主角遇到幾位朋友?」「故事裡你最難忘的是哪個部分?為什麼?」「你有沒有碰過這樣的怪叔叔?」

拋出問題,引導孩子回答,也訓練孩子問問題,才能刺激他們思考,孩子們往往反應熱烈,搶著舉手,「阿姨我有!有碰過怪叔叔!」

講起說故事的情形,即便面前只有我,彭伯華仍在受訪的餐廳內變身「澎澎阿姨」,拋出一個個她平時問孩子們的問題,轉述孩子們的回應,重現說故事景象,我感受到的,是十幾年如一日,堅持以說故事來陪伴孩子的愛心與熱情。

  • 彭伯華帶領的說故事社團學生,回到小學說故事。(圖片來源/彭伯華)

補上缺乏的陪伴 開啟閱讀的可能性

「我覺得讓孩子有故事的陪伴是很重要的,取代了家庭缺乏的這一塊。」彭伯華說,因缺少家庭的陪伴,偏鄉的孩子對閱讀的興趣比較弱,然而閱讀會帶來很多好的影響,如果孩子喜歡閱讀,就能自學,表達能力、組織能力、想像力等也會進步,「所以故事志工要透過演練故事,讓孩子聽得津津有味,讓他們想去看書。」

除了引導閱讀,孩子對故事媽媽會有心靈上的依賴,對家庭不完整的孩子來說,故事媽媽也會成為他們欽慕的對象,這些都是彭伯華在長年說故事的經驗中感受到的。此外,為孩子選一本與品格教育有關的繪本,故事有趣讓孩子聽得開心,同時吸收了學科以外的正確價值觀,還可以進行美感教育,如果讓孩子分組演練故事,又能練習團隊合作,因此說故事的發展性是很大的。

  • 彭伯華(左)是推動故事志工培訓的關鍵人物。(圖片來源/彭伯華)

「變成奶奶也會繼續說故事」

「對東部來說,說故事這塊田地非常值得開發。」因為使命感,也因為有價值,彭伯華長期投入,「價值就是陪孩子,透過說故事讓他們走在對的方向,看到他主動拿起書來讀,看到他和別人分享故事。」在訪談尾聲,她笑著說:「我變成奶奶也會繼續說故事的。」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