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
Jul 08, 2020
夏日最「涼」工作:嘉義阿里山林鐵人,搶在每日第一道曙光前上工
工藝
Jul 08, 2020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面對低溫與寒風的工作環境,在朝巡的道班士臉上絲毫不見一分疲態,有時途中還會遇上山羌等意外的訪客,是朝巡時的小插曲。 

午夜,還不到十二點,夏夜的阿里山空氣冷冽,氣溫比山下少了十多度,在這個披星戴月的時刻,他們戴上頭盔、穿起裝備、拿著工具,胸前掛著兩盞透亮的手電筒,坐上台車,緩緩駛去,準備開啟這一天的工作——這是阿里山林業鐵路道班士的一日之初,也是他們的日常。

  • 朝巡得搶在每日第一道曙光前,風雨無阻、涼夏寒冬照常出班,是林鐵最靜悄悄的守護者。

道班就像是鐵路的守護者,朝巡是他們每天凌晨的首要工作。

阿里山祝山線觀日列車每日發車時間依據日出時間而有所不同,在這之前往回推四個半小時,就是朝巡工作的開始,每日皆由兩人一組的道班士,風雨無阻,開著台車沿線來回巡查四小時,確認軌道有無異狀、號誌是否運作正常、周遭樹木有無傾倒、是否有雜物崩塌等,為火車行車安全做第一道防線的把關。

  • 全台唯一營運中的高山林業鐵路,一條鐵路貫穿三種植物林相變化,熱帶、暖帶、溫帶,景觀豐富。

以阿里山站到祝山站這段約六公里的鐵路來說,通常行車只需要半小時,但朝巡時得花上兩小時仔細檢查,為的就是確保火車行經時的安全。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面對低溫與寒風的工作環境,在朝巡的道班士臉上絲毫不見一分疲態,一人照燈、一人開車,雖然在過程中鮮少發出一語,但兩人合作的默契與全神貫注的精神,教人安心。有時途中還會遇上山羌等意外的訪客,是朝巡時的小插曲。

若用一句話來比喻道班的工作,「鐵路醫生」是再切合不過了,只不過他們手裡拿的不是手術刀,而是十字鎬。

不同於台鐵工務有機具協助,林鐵在軌道養護上,許多時候都「純手工」,阿里山監工長徐光申說:「山上潮濕,機具容易損壞、很快報銷,所以我們都靠人力。」因此,不管是抽換枕木、矯正軌道、替換道碴等,一切都得靠道班士的雙手。

目前林鐵還是使用木製枕木為主,「下雨潮濕、熱漲冷縮,枕木時常會裂會爛,天氣允許時天天都在換枕木,沿線換都換不完啦!」這不是玩笑話,但他們也惜物,有時枕木無損,但上頭的釘子鏽蝕了,便利用廢棄的枕木削成一支支的木釘,重新釘回枕木上面。

「有些木釘是用舊的檜木枕木做的,泡水不易腐爛,可以讓枕木壽命更長久。」他們的工作之辛苦、勞力之吃重,可想而知,但各個也練就一身精實的體格與氣勢,那是一種長期與山林打交道的坦蕩和從容。

這樣的工作性質也突顯了經驗傳承的重要性,手工靠的是手感,手感來自於經驗,除了教科書上的SOP,更多時候得仰賴資深學長所傳授的「眉角」,而勞力工作光靠一個人是做不來的,「合作」是成功的關鍵。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道班相處就像是一個大家庭,退休員工只要一有空也會來幫忙,嘴上笑說是回來當甩手掌櫃,其實呈現的是那份緊密的打拚情誼。

  • 鐵路醫生以純手工治癒林鐵,司機員用五感開車,煞車把手握到發亮,見證一代傳一代的職人魂。

如此的情誼在司機員身上也見得到。家中三代都從事林鐵司機員的翁幸昭,是目前林鐵最資深的司機員,同時也擔任傳承的角色,「森林鐵路不像平面行車,哪些彎要注意剎車、磨軌聲響代表什麼,都是教科書上學不來的經驗。耳朵很重要,一定要打開。」利用五感開車,是這位學長的職人堅持。

這些前輩們的叮嚀,看在旁人眼裡,無不是在守護行車和旅客的安全,林鐵人的使命就在這些日常點滴中表露無遺,不是大鳴大放的第一道曙光,而是默默守護著大地的神木巨樹。

林鐵本線──阿里山號1車
每日9:00嘉義站出發,沿途停靠北門、竹崎、奮起湖,12:00抵達終點十字路站。

林鐵支線──祝山線
發車時間:配合日出時間,每日下午4:30公佈隔日凌晨啟程時間。
提前購票:於搭乘前一日下午1:00~4:00至林鐵嘉義站、北門站、奮起湖站及阿里山站臨櫃購票。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