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
Jun 18, 2020
畫了60年未曾倦怠!手繪電影看板職人謝森山:「只要體力還可以,我就會繼續畫下去。」
工藝
Jun 18, 2020

手繪電影海報,為每部台灣早期的每部電影疊上令人耳目一新的深刻色彩,曾經是四五年級生共同的時代記憶。

 

從日本時代開始,便可見手繪電影海報的身影,爾後隨著經濟起飛、社會環境穩定,休閒娛樂開始受到重視,電影產業也走向巔峰,手繪電影看板更紅極一時。

然而,攝影、印刷技術的普及,物美價廉的印刷海報蠶食鯨吞了手繪電影看板的市場。目前台灣僅剩屈指可數的零星戲院仍堅持使用傳統手繪看板,這也才有機會讓謝森山師傅精湛的手繪電影海報,得以持續出現在桃園中壢的市井街坊。

暗暝苦學,17歲出師

1946年出生的謝森山師傅,是家中長子,為了紓解家中的經濟困境,他15歲就進入東方廣告社做手繪電影看板學徒,人生自此邁向長達60年的電影看板繪師之路。

謝森山師傅回想當年在廣告社當學徒的日子,不供伙食住宿、不支薪、老師傅不會主動教,這樣艱難的環境,全得憑靠個人意志和眼力,跟在師傅左右自學。

謝森山師傅日夜苦練繪製技巧,時常觀察師兄的習作,細心筆記下師傅的用色搭配,等下班收工具的時候,就把當天老師傅配的顏色一筆一筆畫在筆記本中時常學到半夜回家才騎著腳踏車回家。

那個年代馬路上人煙稀少,不似現在熱鬧,就連大馬路上也鮮少有路燈。謝森山師傅永遠都記得那些寒風細雨的夜晚,小路邊的竹林裡有風呼嘯而過,陰綿綿的毛毛雨淋灑著他,一個15歲的少年謝森山師傅邊騎邊怕,森幽的竹林小徑裡,好像有鬼在後面追他一樣。

好不容易騎到家門口,急急忙忙關上門後,謝森山師傅就偷偷哭出來了!

青少年時期的謝森山師傅,有好多個夜晚是這樣度過的,雖然也曾想著乾脆放棄不學了,不過一想到曾和父親約定好要成為電影看板畫師,縱然學習的過程再辛苦,夜裡的竹林小路再黑暗,謝森山師傅依然不屈不撓,用僅僅兩年的時間,在17歲時便已學成一身技法,可獨立排版做畫。

騎著鐵馬來往西門町

為了觀摩別人繪製的電影看板,謝森山師傅曾和師兄下班後從桃園騎著腳踏車到西門町,在三更半夜時自備手電筒,照著偌大的電影看板觀察別人的用色與筆觸。

若是大樓上的海報掛得太高,看不清楚畫,師傅就和師兄一起觀察鑲在電影院走廊上的相框畫報,臨帖字體、紀錄海報配色,想盡辦法記錄下眼前所看到的電影海報。

他也曾放下高薪的畫師薪水,短暫到西門町學習電影看板繪製不同的表現風格,和十幾個同事一起吃大鍋飯,每天沒日沒夜的畫著,只為了能以更細膩的筆觸,繪出電影人物的立體神韻及氣勢磅礡的場景。

五種顏色調出萬千世界

謝森山師傅20歲退伍後自行開業,全盛時期一口氣接下七間戲院首映電影看板,極盛之時,還曾經「二十四小時畫不停」,彼時盛況持續了十多年之久。

早年一部電影看板面積非常大,是由一塊塊180平方公分的看板組合而成,最大會出到20片。要手繪電影看板,首先要在180平方公分的看板上打格子、畫鉛筆輪廓、上底色,再依圖檔等比例縮放,將圖像繪出,最後拼組成一部電影的看板。

僅需使用白、黃、紅、藍、黑五種顏色水泥漆,謝森山師傅就可調出各種色彩,利用光影折射效果,掌握劇中人物眼神和神韻,讓每個人物躍然於紙,栩栩如生。

手繪式微,復刻珍貴記憶

談起當前的電影手繪看板,謝森山師傅說,「現在這個工作已經沒有,他們要來學,我也鼓勵他不要學。因為你學成以後,沒有工作可以做,沒有戲院可以畫。」但他不悔踏入這一行,這半個世紀以來,電影手繪看板讓謝森山師傅有了一技之長,有了安頓好家庭的經濟能力,有了成就感和滿足感。

這60年來,他未曾感到倦怠過,因為電影彩繪是他畢生的興趣,即使面對本土戲院的接連歇業,老一代老師傅退休、同行紛紛轉行離去,只剩下謝森山師傅堅持手繪。

謝森山師傅說:「這一畫,就是60年,從來沒有想過,當時我們那夥師兄弟,現在只剩下我在畫。但這是我的興趣,只要我體力還可以,能畫多久就繼續畫多久,把這個技術傳承下去。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