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
Jan 31, 2020
94歲新竹燈藝師蕭在淦:花燈是把一樁故事做成燈,當我們離開,時代的記憶就留下來了
工藝
Jan 31, 2020

它們一年出現的時間搭配節慶,春天尚未結束往往就要雪藏起來等待來年再現。而隨著燈火閃爍,元宵節的花燈往往象徵著每次春節最美麗的收尾,對今年高齡94歲的新竹燈藝師蕭在淦師傅來說,花燈不只停留在匠心獨具的製燈手藝,在微光閃耀間,點點燈火也乘載歷史文化的使命。

黏糊起一座用人生歲月堆疊,祈心成願的花燈,新竹燈藝師蕭在淦師傅。

  • 高齡94歲的新竹燈藝師蕭在淦師傅。(圖片來源/中華文化總會提供)

曾赴日接受飛機維修員訓練 工作之餘學習日本在地工藝

從小喜歡接觸各種童玩物件的蕭在淦師傅,看到幼時住處附近的長輩以手工製作花燈,看出興趣並嘗試摸索動手製作,搭配與生俱來、無需構圖也不用打草稿的天賦異稟,間接習得製作花燈的技藝。隨著時局變遷,手工製作花燈並不是當時職業環境的首選,結婚成家後,以經營百貨用品商舖維生,看似與熱愛的手作工事漸行漸遠,卻於時光冉冉推進間,蕭在淦師傅的生命經歷,終究隨著心念的引力,一頭栽進了傳統技藝的志業。

蕭在淦師傅17歲那年受日本政府徵召,前往日本神奈川、關西奈良等空軍基地接受飛機維修員訓練,除了3年的嚴格訓練經驗,年輕的蕭師傅在工作之餘,能化腐朽為神奇的雙手未曾停歇、不斷學習日本其他的在地工藝,為日後精湛手藝打下深厚的基礎

回到台灣後,除了經營商鋪,閒暇之餘也幫朋友製作紙紮,在歲月的積累下,蕭在淦師傅的「手」在不同材料之間遊走,在在精進磨練手藝臻於成熟,各種媒材,經師傅純熟的雙手一碰,便能一窺各式樣材料的特殊與不同。這一切因緣際會,由時間累積的精華,都在蕭在淦師傅堅持以手工製作的花燈作品裡留駐了精彩。
 

  • 蕭在淦師傅有雙巧手,能化腐朽為神奇。(圖片來源/中華文化總會提供)

連續三年拿下新竹都城隍廟花燈競賽首獎

新竹都城隍廟擁有全台灣歷史最悠久的花燈競賽,自1932年開始舉行迎花燈活動,活動一啟,整個市街便熱鬧無比,新竹在地俗稱「迎熱鬧」。蕭在淦師傅自1980年代接受其他師傅與陣頭請託製作花燈,屢屢獲獎,1990年後便開始使用自己的名字報名參賽,沒想到一鳴驚人,1991年到1993年連續三年拿下首獎,同時也獲贈都城隍廟之寶「金門保障」複刻版匾額一只,這可是必須連續三年奪冠才能享有的殊榮。

對比其他燈藝師,花燈骨架的成型,是蕭在淦師傅的作品風格裡,最難也最費力的設計;必須要一體成型打基底,布料才能夠順利黏上去,比如動物花燈的製作,光是骨架就要能看得出動物的形體,不能讓骨架稜角歧出,帶有弧度伏貼彎曲,模狀動物真實體態是老師傅的堅持,畢竟那是隱藏的細節,也是技藝精湛的展現。

蕭在淦師傅長年在製作花燈的路上,總不斷地被問到:「花燈與燈籠差在哪裡?

燈籠就是現在的手電筒,而把一樣東西,注意它的每個細節拼黏成燈,就是花燈。」蕭在淦師傅自信說道。

  • 蕭在淦師傅曾連續三年拿下新竹都城隍廟花燈競賽首獎。(圖片來源/中華文化總會提供)

當我們離開,留下了這些作品,就是生命經驗的傳承

「一件東西做成燈也是花燈,一樁故事做成燈也是一種花燈。畢竟人的一生,現在說的話,後代不一定聽得到,當我們離開了,留下了這些事物與作品,後代的人看到了才會明白與感受到,那個年代的精神,這就是生命經驗的傳承,代代流傳。」蕭在淦師傅說。

每年元宵節的花燈都在不斷推陳出新,結合新穎科技與不同呈現方式的創新,讓傳統手工製作的花燈也開始在時代的舞台上慢慢後退,但手工製作的價值無法取代,每一座無法複刻的花燈也都僅此一座,絕無分號。每年當我們想起元宵節花燈之時,也會記起在燈火搖曳之間,那忽明忽暗的光,儘管幽微,仍代代相傳。

燈在,人在,我們的文化與故事也就存在了。
 

文章出處:中華文化總會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