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
Nov 13, 2019
藝起出發:剛中帶柔的銅雕技藝
工藝
Nov 13, 2019

最近有句話在網路上頻傳,還被創意十足的網友做成各種Kuso版:「灣灣,回家吧!」

穀雨本身其實不太明白為什麼已經在家,還有一位大嗓門的鄰居一直召喚我們回家。或許是每個人對於「回家」的定義不盡相同,就讓穀雨以兩件銅雕藝術品,分享心中對於「回家」的觸動。

  • (圖片來源/翻攝自IG @kaukang_art)

女孩與鯨

女孩的名字不得而知,傳說中人們喚她西拉雅。她原本居住在富庶的台南平原,與她的平埔族人在這片沃土上安居樂業。曾有載著西班牙與葡萄牙神父的大船前往日本,卻因颱風暫時擱淺於此,偶然和他們相遇,稱呼他們為福爾摩沙人(Formosan)。

他們曾經和其他南島語族的原住民一樣,是個無所不歌的部族。然而隨著荷蘭人與漢人的侵迫,逐漸無奈的往南和往東移居,也慢慢忘了他們所傳唱的歌。因緣際會之間,西拉雅遷移到花蓮,最後落腳於台東。

台灣東部的太平洋是鯨豚出沒的深廣海域,而座頭鯨則是其中少見的嬌客,若有機會遇上這些溫柔美麗的大傢伙,一定會很想和他們一起游泳吧!生長在四面環海的島國,女孩從不錯過這樣難得的相遇,她總是迫不及待的躍入海中與鯨共舞。她是渾然天成的完美人類,因為她可以盡情的揮灑自己、享受自由,並跟大自然和諧共生。她悠遊的世界是遼闊的洋海,而不是被圈限的土地。

回家是什麼?回家是得以做回真正的自己,並與孕育我們的所在共榮共存。

  •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父子倆(Daddy and me)

曾經在福爾摩沙壯麗遼闊的崇山峻嶺間,台灣雲豹華麗的身影穿梭自如,偶然顯現牠們神秘的風姿,與我們的先民在這塊土地上一同昂首闊步,綿延了數千年。直到如今,這美麗的生物卻消失在逐漸被侵蝕的山林中,人們心中只剩下朦朧的記憶與想像。

就在2019年,排灣族阿塱壹部落傳出族人目睹台灣雲豹,訴求部落自主守護傳統領域。期待環保團體與學院派在田野調查中,能借重原住民的山林智慧,重新發現這個美麗的物種。而更加重要的是,我們如何盡快改善牠們被剝奪的資源與野生空間的缺乏,讓其他台灣特有種生物不會成為下一個台灣雲豹。

藝術家表示:「當孩子問我雲豹長什麼樣子時,我就決定把它做出來。雖然沒有真正可參考的台灣雲豹圖片,但是除了雲豹的型態外表,我也盡力將自己對雲豹的情感融入其中,讓他看起來美麗、堅毅、強悍、像個自在悠遊山林裡的勇士,因為牠也是傳說中引領魯凱族的山中精靈。身邊的小雲豹則是一派天真調皮,展現出有爸爸陪伴無所畏懼的姿態。」

回家是什麼?回家是能留在一直生活的地方,珍惜並保護我們所擁有的。

  •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銅雕介紹

台灣知名的雕塑作品常以木雕、陶土、不銹鋼為主,銅雕較鮮為人知。由於材質特殊,銅雕是一種多重工法,由草稿設計、原形雕塑、翻臘到鑄造成銅不停琢磨的技藝。在工序中若有不同的工法設計,例如多次拋光研磨,就可能呈現出不同的質感。然而理想中完美的色澤與觸感,卻是藝術家必須不斷實驗與反覆砍掉重練的成果。

本作品由厚工藝術工作室的詹子宏藝術家設計製作,他是一位喜愛原創藝術的銅雕創作者,擅長精細寫實的雕塑手法,創作多以台灣特有生態為主題,作品富有環保永續的概念。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