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
Nov 04, 2019
台灣工藝美術學校 把工藝重新填回課表,進入生活
工藝
Nov 04, 2019

台灣工藝發展的困境之一,是技術上的斷層。河邊生活創辦人陳明輝在通路端多年,深諳整個產業上下游的問題,決定從教育著手,為台灣工藝品找活路。

  • (攝影/王士豪)

百貨公司的電梯門打開,一座微型木工坊出現眼前。原本是櫃位之處架起了一座座布棚,來自台灣各地的工藝團體,例如帶來琉璃珠等課程的台東卡塔文化,漆藝之家台中光山行、國寶級「繡才」林玉泉的台南光彩繡莊等,千里迢迢把作品與工坊搬進了百貨公司,現場開起工藝課。

這場今年七月下旬在中友百貨舉辦的「心手藝遊台灣工藝展會」,集結了五十個工藝品牌,策劃了八個主題工坊及二百堂手作課。許多來台中市區走走、逛逛百貨公司的年輕男女、小家庭或學齡前孩子,在好奇心牽引之下,認真聽著工藝師分享木筆的結構,或是研究起太可愛的迷你車床,甚至學習以火設計一顆屬於自己的琉璃珠……。

原來是血拼逛街的地方,此刻成為最貼近民眾的工藝教室。策動這一切的,就是台灣工藝美術學校創辦人陳明輝和他的團隊。

從店長到校長的工藝推廣之路

陳明輝能當上「校長」,起點在九年前他向台北市一家法式餐廳分租的小工作室,那兒兼著販售自己長年踏查社區蒐集的工藝品。在更早的十七年前開始,他的工作也一直環繞著文化創意產業政策倡議。然而他會開店,「純粹是賭一口氣。」

那時他帶著木趣設計的產品向書店談上架,得到的答案卻是「超過三百五十元的非書籍類產品賣不動。」可是看看架上滿是國外進口的高級文具, 「我覺得這只是委婉的藉口,追根究柢是不認同台灣工藝品牌。」

  • (攝影/王士豪)

陳明輝不服氣,自己跳出來開通路,繼而演變成今日的手工藝品店、位於台北市的「河邊生活」。

很快地作為生產與消費的中介者,陳明輝看見產業上下游的種種問題,更驚訝的是年輕消費者對台灣工藝的不認識。「許多人購買工藝品的原因,來自於小時候的生活經驗。所以當工藝不再與生活連結,就是工藝品真正不被需要的那天了吧。」

這讓陳明輝重新思考:推廣工藝,應回歸到最基本的教育層面。

  • 陳明輝積極串聯職人與通路,實際協助在地工藝發展品牌。

二〇一七年,鑽研台灣工藝產業史多年的陳明輝,決心延續「台灣工藝之父」顏水龍於上世紀提出的工藝教育構想,在「河邊生活」成立了「台灣工藝美術學校」,主張以工藝做為教育的載體。他同時認為,到一地學習手工藝,何嘗不是在深度體驗文化?此時,工藝也是旅行的載體了。

在二〇一七年的第二屆亞洲手創展,陳明輝首度把工藝教室搬到台北市松山文創園區,將過往展演式工藝課再往前推進成參與式、互動式。「我想拋開被玩壞掉的DIY,用『他們可以,我也可以』的直接觸動,建立深度的學習式體驗。」

這兩年多來,陳明輝更試著把工藝學習教案化。不只對一般大眾推廣,也想讓工藝課重回國中小教育。但傳統學徒制的訓練方法勢必要轉化,技術層面比例多寡,如何拿捏是難度。

  • 宜蘭慈心華德福學校黃瑞誠繪製。

把工藝課重新填回課表

因此,陳明輝與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合作研發教案,把工藝課程分為三大類:文化性(工藝發展脈絡)、知識性(產地素材特性)、技術性(技術操作方法),以此架構找出教案開發的流程與原則。

如今,已有桃園大溪國小等七所小學引進上述系統的木工教育。至於面向大眾的手工藝學習之旅,就是諸如「心手藝遊台灣工藝展會」這類深入淺出的有趣課程了。

現在的台灣工藝美術學校「校址」,早已不只在河邊生活。陳明輝最常被問到,這所學校到底在哪裡?

「這是一所網絡式的學校,校園就遍布在台灣各地。」他主張工藝家在地駐校,建立工坊教育學制。學員則可以依照興趣旅行、跨校就讀,從島內遊學到國際交換,培育更寬廣的工藝與生活視界。

  • 陳明輝離開公職後,有感於台灣工藝作品缺乏有力通路,2012年成立「河邊生活」台灣工藝品專賣店。7年後,進一步成立「台灣工藝美術學校」。(攝影/王士豪)

他說,「工藝不是訓練工人,而是訓練一個全人。我們希望透過工藝學習過程,讓學員慢慢體會到自己是一個人。」這正如顏水龍說過的一段話:「美育的推展必須從真實的生活裡出發,在日常生活裡所看所用的媒體器物中,皆能領略體驗到合理且健康的美才能全面的提升有美感的生活素質。」

陳明輝說,「我們並沒有開創什麼,只是把百年前沒有做的事情,重新推動而已。」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