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
Jun 19, 2019
少年當黑手,晚年做藝術!「施雜貨」赤牛哥讓廢棄材料重生
工藝
Jun 19, 2019

臺中市郊位在東南方的太平,離臺中火車站大約二十分鐘的車程,靠著山邊的生活聚落裡,主要幹道中山路邊巷弄中,一部修車廠常見的起重千斤頂倚在門口,上面掛著花草,這是赤牛大哥家開的「施雜貨」,小店開幕前是自營幾十年的修車廠,黑手赤牛大哥平時就喜歡敲敲打打,唾手可得的廢棄汽車零件都成了燈具或掛鐘。

  • 總是笑盈盈的赤牛大哥,在工作室一個一個說著零件的身世。

外表敦厚的他,臉上總是堆滿靦腆的笑容,自稱臺語比國語還溜,笑說現在能比較具體的形容出腦袋裡的想法,以前也會有學徒問他怎麼修車,他只能伸出雙手推說「做比較會,講很憨慢」;話雖如此,他曾因為要幫助南投自辦中輟生學校的阿嬤募款,帶著太太阿默的著作,沿街推銷賣書,籌措建校經費,得到很大的迴響。

人類取之土地幾乎超乎大地能供給的,創作多年後,赤牛大哥對材料越是尊重。未來他仍將繼續以廢棄的材料來創作,因為任何一個資源與材料都有其獨特的美,那些美都有生命,應該被看見被尊重。

  • 汽修廠的屋頂閣樓變身成作品的小小陳列室。

Q:為什麼會選擇廢材當成創作的材料呢?

施洽樑(以下稱赤牛仔):從十幾歲開始我就是汽車維修的黑手,知道很多零件的材質都非常堅固,從維修廠汰換下來後,幾乎就進回收場丟棄,但是仔細一看這些零件都有他獨特的美,不同的汽車同樣功能的零件還長不一樣,就想辦法找到他們的新生命。地球資源有限,把現有的資源再利用一下,就不用一直去找新資源了。

Q:你的作品中有很多的燈,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嗎?

赤牛仔:我本來就有做一些燈,但是開始大量造燈,是我父親過世後,留下一個籐製的枕頭,我拿來繼續睡但是實在用不慣,有天我想起一個念頭,以前父親照顧我們,給我們很多溫暖,不然也做成一盞燈,可以繼續帶給我溫暖,尤其是透過藤編的縫隙照射出的光束,我覺得很好看,給我心靈上很大的安定力量,於是就開始做燈,想給大家光亮跟溫暖,一做也十年了吧。

  • 汽修工具的生命也延續成為藝術創作的好幫手。運用汽車零件自身的姿態組成的桌燈,具有野趣。

Q:聽說你曾經自己蓋了一間小屋?

赤牛仔:我在鹿谷山上有一片林地,裡頭我自己蓋了一個小屋,一有空我跟太太就往山裡頭跑。大自然很純粹,連呼吸的純淨空氣都到內心的深處,在這裡很安心,沒有除草劑、農藥、完全的放鬆,生活裡很多煩惱都放下了。一般人太少花時間跟自然在一起,市面上太多人造的東西其實無法真正滿足心靈,如果能多點時間,放下物質的享受,跟大自然在一起,社會氣氛應該會更和諧。

Q:創作靈感的來源?

赤牛仔:都在生活中,而且我覺得大地就是最好的參考書,自然會教你很多事情。像我每次回到山上、回到田園,像是回到母親懷抱,她會讓你安住。像是我們的林子來了竹雞,我們看牠,牠也盯著我,大家和平的看著對方;我們都住在這塊土地上,螢火蟲也來,沒有誰比較厲害、比較大,大家都是公平的。這給我很多感悟,創作時也更加尊重材料,材料會帶領你把它做成它想要的樣子,像我最近用椰子殼創作就是這樣。

  • 上圖:這角落原是妻子的書房,現成了施雜貨客人最喜歡的角隅。
    下圖:山林裡撿到的椰子殼製成燈罩,舊屋樑做為燈座。

Q:在什麼契機下決定開「施雜貨」?

赤牛仔:我跟太太阿默參加一個農學團體合樸市集,裡頭都是相當重視當今土地問題的人,一起做了很多活動,分享跟推廣喚起更多人關注。這些年來,我也慢慢退休,開始專心創作,阿默寫了三本書分享她與大自然相處的故事。
我們進一步想想,不然將以前修車的空間重新利用,可以有一個地方跟人分享我們的理念。也剛好小女兒廚藝很好,於是跟友善土地的小農合作運用他們的安心食材。以後也想在這個空間裡做一些課程或聚會活動,邀請鄰居一起來。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