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
Jun 05, 2019
當歌仔戲穿上西裝 「人間國寶」林竹岸樂師:這是我的態度
工藝
Jun 05, 2019

新店福壽宮前鑼鼓喧天,戲台上小生隨著樂聲高歌,正是激昂處。右方文場裡,一位西裝筆挺的長者專注凝視,左手撥弦,右手拉弓,彈指之間纖細樂音起伏,瞬間戛然而止。他放下殼仔弦,拿起一旁的嗩吶,在鼓聲淡去後重新出場,俐落的指法跳動,一吸一吐,嘹亮聲響再掀高潮。

這是「人間國寶」、民權劇團老團長林竹岸鍾愛的戲台日常。高齡八旬的他,戲團打滾七十年,中西樂樣樣精通,歌仔戲、客家戲、京戲和布袋戲的後場音樂都難不倒他,去年更獲文化部認定為重要傳統表演藝術「歌仔戲後場音樂」項目保存者。不過,於他而言,獲獎輕如鴻毛不足掛齒,延續傳統文化卻是重於泰山的頭等大事。

  • 作為民權歌劇團的大家長,林竹岸注重每個細節。(攝影/周筠羚)

場場即興演出 收放自如的歌仔戲魅力

臺灣歌仔戲「做活戲」的後場伴奏,是早年崛起的關鍵。戲曲界流傳「三分前場,七分後場」的說法,就是強調後場音樂可以為身段動作下鑼鼓點,襯托唱唸情境,音樂若搭配得好,戲就絕對好看。林竹岸老師擅將各曲調、樂器融合在各樣情境,現場即興靈活變化,被視為後場樂師的傳奇。

所謂後場,指的是負責歌仔戲曲伴奏的「文武場」,文場負責旋律,武場主管節奏,文武場樂師相輔相成,引領演員層層堆疊出戲劇的韻味。林竹岸從南管起家,進入劇場後熟悉所有文場樂器,尤以大廣弦、殼仔弦最擅長,後苦心投入薩克斯風等西樂,將東西樂融會貫通,演奏七字調、都馬調等各式曲調,適時穿插變化,創造獨特風格。

一個好的後場樂師需要天分和勤奮堆疊,不是一朝一夕可以養成。回憶剛開始跟團,林竹岸還不了解舞台形式,每天坐在樂師旁豎耳聽,默默記下旋律。趁著清晨溜下床,到戲台旁不斷練習,直到被老師發現「這猴小子拉得還不錯」,推薦給團長,他才正式上場彈奏。

林竹岸強調,歌仔戲像「雜菜麵」(什錦麵),內容豐富,中西樂都不可以荒廢,多記譜是基本,還要看自身的靈活度,有沒有辦法把各式樂器和曲調做出變化,想把後場音樂做好,需要時間積累才能達到效果,文武場都有各自的磨練。

歌仔戲後場音樂靠的是經驗,所有樂譜都在樂師的腦海,隨情節搭配合適的曲調和樂器,而靈活運用正是林竹岸的拿手好戲。他解釋,場上節奏快,看譜來不及演出,所以要記很多「串譜」在腦子裡,跟著劇情判斷什麼時候配什麼曲調和樂器,看演員唱出來什麼調,樂師就要馬上跟上。像是聽到「不好啊」這種哀號當開頭,就要先準備好嗩吶,如果聽到鼓打下去才會意到要用什麼樂器,就來不及了。

一拉一放,樂器和他融為一體,宛若呼吸般自然。對他而言,下一秒要演什麼早就預知好了,不需要提前說明,信手拈來都是花樣。比起一旁年輕藝生的戰戰兢兢,多的是自在與從容。

  • 什麼樂器在手上,林竹岸都可以運用自如,和演員配合的天衣無縫。(攝影/周筠羚)

做戲要有態度 「西裝筆挺」是我的態度

林竹岸受的是日本教育,藏在風流外表下有顆規矩內心,萬事不得馬虎,比如出門,一定整齊乾淨,穿著有派頭。他說,做人要有格調,這是一種修養的展現。

黑白格紋襯衫搭深色毛背心,成套西裝外套與褲子,林竹岸的身影,在華麗的歌仔戲服中格外醒目。這是他從年輕就有的固定標配,即使邋遢、赤腳跑來跑去也無人會管,但他不當隨便的人,也不要被隨便對待。「歌仔戲也有自己的品格、自己的態度」,有如他西裝筆挺上台、姿勢端正泡茶,成就了一輩子堅持。

「不要讓傳統消失」是最重要的願望

開場前半小時樂器擺好,林竹岸早就坐定位置,開始煮水泡茶。一旁戲曲學院的藝生邊幫著清洗杯具,一邊偷偷透露,老師重視泡茶,泡出來的茶很好喝,不過不是每個劇團都有這種習慣。林竹岸補充,現在劇團裡做文場的不多,往往都是一個人頂著,怎麼泡?像民權劇團一樣,小小的文場區擠了五個人,已是難得的景象,也更凸顯傳承的重要。

他不諱言,隨著時代變遷,喜愛歌仔戲的人日漸凋零,要怎麼變化才能吸收觀眾,是歌仔戲的困境。不過後場音樂會被電腦取代嗎?他說倒是不太擔心,像是幾個跟在身邊的藝生,都是國家戲曲學院出身,本身技術跟實力堅強,只是需要有經驗的老師提點精髓,演奏效果、彈奏動作都一定要到現場來磨,感受舞台氣氛,才能掌握戲曲音樂的精神。

  • 林竹岸邊拉琴邊注意藝生表現,在空檔不時指點他們,如何掌握演出的精隨。(攝影/周筠羚)

「傳統的味道很難找回來,沒有能人指導,一句詞可能學一輩子也唱不好,樂器也是一樣。」林竹岸說,好的樂師一定要跟演員配合,要唱什麼內容、合什麼調,都要和演員養成默契。最重要的是,曲子要拉得好,加入一些花樣和巧思,讓唱歌的人更好發揮,「你拉的好,就是給他靈感,他可以自然跟上融入情境,有情緒、有溫度,唱得就會好。」

提到去年獲封「人間國寶」,林竹岸謙虛直說,很謝謝大家的支持和肯定,但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最重要的是,透過這些關注,讓更多人看見傳統文化的價值。他正色強調,希望政府可以持續支持傳統的歷史,「不只是歌仔戲,雕刻、戲曲等困難的工藝也是,不要讓它們消失,這是我非常重要的願望」。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