廟棚下
跟拍進香17年首揭密...不敢擲筊的第一次 白沙屯媽竟顯靈
廟棚下
  • 白沙屯媽祖徒步進香是年度盛事,透過影像紀錄現場每一刻都彌足珍貴。(圖/《寶島神很大》提供)

「三月瘋媽祖」是台灣年度最大的宗教盛事,尤其今年大甲媽祖遶境和白沙屯媽祖進香,竟然百年難得一見的撞期,讓信徒們既期待又煩惱不知到該跟著哪邊走。所幸近年來直播盛行,無法全程參與的信眾,也能透過直播一睹媽祖娘娘的風采。而透過影像紀錄民俗活動,有什麼禁忌小故事?讓紀錄宗教民俗文化20年的三立台灣台總監謝岳龍分享一二。

不敢擲筊的第一次 白沙屯媽顯靈

人稱「龍哥」的謝岳龍,在電視圈打滾了二十年,堪稱是台灣民俗影像紀錄的先驅。從最早的《在台灣的故事》挖掘在地民俗特色,到透徹解析廟宇文化的《寶島神很大》,台灣大大小小的廟宇都有他的身影,被文化部列為「國家重要無形文化活動資產」的白沙屯媽祖進香更不能錯過,今年是他和團隊第十七年跟著紀錄媽祖的奇蹟之旅。

提起與白沙屯媽祖的第一次結緣,龍哥坦承有些傳奇。白沙屯媽每年進香的天數和路線、歇息停駕地點皆不固定,隨媽祖心意而至,對於節目拍攝來講不確定因素太高。尤其當年尚未有人記錄過這個遶境的儀式,團隊只能把該查的資料準備好,將預先模擬的腳本拿到拱天宮,向媽祖娘娘報告。

當時團隊細細交代預計拍攝的項目,但卻不敢擲筊,深怕媽祖娘娘不同意,一切功虧一簣。不過離奇的是,最後跟著媽祖進香,團隊實際跟拍了十五公里,所遇所見都是腳本裡預想好的內容,甚至連順序都有七八成是一樣的,讓整個團隊又驚又喜。

「這件事只有拍攝團隊知道,對我們來講是一種感動。我們不能確定媽祖婆有沒有聽到我們報告、有沒有看過腳本,但在那一刻,我們相信媽祖婆與我們同在,再辛苦都值得。」龍哥回憶,當時為呈現高畫質用最大最好的器材,攝影師為了好鏡頭,倒著走了整整一個下午,真的很辛苦也很難忘。

  • 白沙屯媽祖徒步進香每年吸引上萬人參加。(圖/《寶島神很大》提供)

捕捉好畫面 禁忌和拍攝間如何拿捏

龍哥說,比起其他神明,媽祖娘娘的禁忌相對較少,但還是要保持應有的尊重,就像到別人家要先打招呼,進廟也要先拜拜、跟神明打招呼,要請媽祖婆幫你忙,當然要先報告清楚。

他強調,每個廟宇都有很多規矩和禮節應該要被遵守,但拍攝很容易需要破壞這樣的規矩。比如廟和廟的參拜,正中間應該要放天公爐,不能站其他人,但中間拍起來畫面是最好的,因此在打破這些規定前,要先和主事者溝通協調,並恭敬告知神明、請神明見諒。

「有些禁忌是可被協調的,有些禁忌是連碰都不該碰。」他解釋,除了出入過月子房、家中有喪事、月事來不能進廟裡這三大主要禁忌外,不同廟宇和神明也有不同的禁忌。

他以東港東隆宮為例,東港迎王請水前一天的請王儀式,照舊例只有三到五位委員會核心人物可以在溫王爺座前擲筊,請示蒞臨大千歲的姓氏,團隊就不會硬拍,會照規矩和其他人一起在殿外等候。像大甲媽轎子內的樣貌也不能外傳,沒有人拍過;又或是神明換衣服的過程,莊嚴神聖,也絕對不能拍,穿衣前後的對比也要先徵得神明同意,才能夠拍攝。

擲筊拜拜方法多 和神明溝通誠心最重要

在《寶島神很大》節目中常與廟方人員一同抬轎、舉旗的主持人「香蕉」王俊傑也分享,不管是任何體驗都要事先擲筊,取得神明同意後才能夠加入,通常這類需要他體驗示範的詢問,常常擲筊都是「一次就過」,他也覺得蠻神奇的。不過若是遲遲沒有聖筊,他就不會碰觸相關物品,就跟著隊伍以旁觀角度主持,以示對神明的尊重。

有時候錄製到一半,廟方人員邀請一起扛轎,他也會明白表示未取得神明同意,不好意思觸碰,但大多信徒都很熱情,會要他現場拜拜再報告一下,就可以一起加入。他坦言,儘管大家都說有拜拜、心意到就好,但因為擲筊時已被拒絕,他還是會有「名不正言不順」的心虛感,通常會簡單告一個段落就讓位。

龍哥說,其實和神明溝通的方式很多種,不一定只有擲筊,拜拜也是一種,最重要的是要保持誠心。他強調,民俗是台灣的軟實力,許多東南亞華人都以台灣馬首是瞻,常常前來朝聖,希望用影像記錄將民俗內的規矩和禮節一代代傳承下去,讓大家更能體會古人敬天惜物的精神,也能更珍惜這塊土地上的民俗信仰。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