廟棚下
Apr 03, 2019
迎接白沙屯媽祖熱鬧巡庄 王爺輦轎熱烈歡迎
廟棚下
Apr 03, 2019

每年白沙屯媽祖與山邊媽祖到北港進香,不論是出發或回程,都可以看到有許多王爺、千歲等神駕的輦轎相迎、相送,熱鬧非凡。這些神明攆轎大多來自鄰近山邊與白沙屯一帶的宮廟,例如天德宮王爺、山邊照府王爺等,各有各的傳奇故事。

照府王爺有求必應 透支只為護佑信眾

談到白沙屯媽祖與山邊媽祖進香,最令信徒印象深刻的,莫過於山邊媽祖的駕前先鋒照府王爺了。只要走過幾年進香的香燈腳,時常可以看到信徒端著台灣啤酒上前,敬獻給照府王爺,也會看到照府王爺賜酒給信眾,形成有趣的人神互動。相傳,照府王爺原本是平埔族的鳥神修煉而成,神像裝飾以黑面花臉,有類似羽毛的花紋。

  • 山邊照府王爺。(圖片來源/山邊照府王爺粉絲團)

據說早年,山邊村民農閒時會出海捕魚,照府王爺慈悲護民,為了讓信眾可以生活寬裕,所以向海龍王「借」了一群魚給村民,改善了信徒的生活,但也因此欠了龍王人情債;尤其照府王爺有求必應,派出了不少兵馬保護信徒,導致透支軍餉,所以信徒間流傳著照府王爺都會要求信眾「多燒點金紙」的有趣說法。

山邊庄目前有三尊照王爺神像,分別為老照府王爺、爐主制每年輪值供奉的照府王爺神像,以及在庄民陳寶桂家中供奉的照府王爺分靈。但在更早之前,山邊一帶最早的信仰中心可是以奉祀蘇府王爺、青面蘇府王爺與馮府王爺為主的林家「大廳」為據點。

民宅大廳成信仰地方中心
  • 林家祠堂「大廳」。(攝影/fubobi)

談起山邊庄的信仰,山邊媽祖宮主委陳文明如數家珍,早期山邊庄爐主制的神明眾多,包含青面蘇府王爺、照府王爺、土地公及山邊媽祖等。「這些神像都是八吋八的尺寸,且早期這一帶沒有廟宇,所以都採爐主制,奉祀在民宅。」像青面蘇府王爺是由林姓人家奉祀,後來才有分身讓信徒當輪祀的爐主神。據說,青面蘇府王爺與馮府王爺也是山邊庄獨有的信仰,但這些神明的故事早已不可考。

在沒有廟宇的年代,山邊庄的信仰寄託就是林家祠堂「大廳」,那條長廊是整個地區的信仰中心,陳主委回憶:「以前酬神謝戲、進香在他家門口進出、熱鬧!我小時候,所有的拜拜都在他家舉行。」更神奇的是,早期山邊庄庄民大都透過攆轎的方式來確認神意。許多長輩都還記得,如果遇到地方急事,只要庄人自大廳的門檻往外走七步,向北方呼喚青面蘇府王爺,倒插香支,神明就會及時降臨,為信徒解惑。

  • 右一為青面蘇府王爺。(攝影/fubobi)

山邊庄「大廳」這個歷史悠久的信仰起點,正是青面蘇府王爺發跡的起源。至今,林家人還有著二戰時躲在神明桌下躲避戰禍的歷史記憶。據說,日治時期歷經統治者神明升天的政策,山邊媽祖與蘇府王爺、青面蘇府王爺,以及馮府王爺都被居民藏在土地公廟後的樹叢間。如今,這裡只剩下錯落的草木叢,伴隨每天的潮起潮落。

而位於白沙屯拱天宮旁的天德宮是奉祀蘇、邱、梁、秦、蔡等五府千歲,以蘇府千歲為主神,蘇府千歲頭戴帝帽、身著官袍,手持毛筆書卷,英氣逼人。早年白沙屯媽祖進香時,都是透過蘇府千歲的老乩童洪萬安先生判定日期與時辰,他也跟隨媽祖進香,途中如果遇到眾人難解的事情時,蘇府千歲都會降駕協助媽祖,提點信徒下一步的指示。

在白沙屯媽祖回駕時,眾多乩身、攆轎中,也只有天德宮的老乩身與神轎能夠跟隨媽祖一起入廟。至今,白沙屯媽祖出發和回駕時,天德宮五府千歲的攆轎也會發起歡迎,在天德宮的側殿牆上還可以看到洪萬安先生的照片,默默記憶這些先人與神明的故事。

 

關於白沙屯媽祖遶境:
白沙屯媽祖的進香好姐妹:山邊媽祖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