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
Oct 22, 2018
木雕傳習 鑿花技術保存者蔡楊吉
工藝
Oct 22, 2018

新竹市著名地標十八尖山旁是蜿蜒的寶山路,山路沿途綠蔭蔥蔥,車輛飛馳而過。在喧囂與綠意交會處,「添薪坊木雕工作室」靜靜開在路旁小徑,不時傳出規律的「度度」清脆敲擊聲。62歲的蔡楊吉正埋頭雕作教具,一隻栩栩如生的螃蟹似要破框而出,他揚首一笑,朝氣爽颯地說:「我做這一行要50年了,一般人都可以退休兩次。」

  • 蔡楊吉從還是「囡仔」就開始學習木雕,到如今年過六旬,年資足以「退休兩次」,是國家認證的傳統藝術木雕保存工作者。(圖片/蔡楊吉提供)

家學淵源 從小與木材一起長大

蔡楊吉是土生土長的新竹人,家裡本就經營雕刻社,專供外銷。他說起童年,「從長記憶,就開始雕刻了。」新竹曾是美軍駐紮的重要據點,在地產業多以「美職」自稱(以幫「美」國人打工為「職」業」)。木作的集散據點不是現在的苗栗三義,而在新竹樹林頭(現新竹市東區),蔡家當然也不例外。「棋盤、珠寶盒、屏風、茶几,都要量產。」他細數最常見的訂單,當時,木雕工藝以美國大兵的需求為趨勢,也是在地生計的主要模式。

小學畢業後,蔡楊吉的父親即要求他留在家中工作,不再升學,「我們家多的是從南部北上打工的學徒,我父親當然覺得學得一技之長,比念書重要得多。」打磨木材、打雜瑣事,才12歲的蔡楊吉日復一日,做著不需要特殊花樣的量產木作,很快就覺得無聊了,一心想離家,「做什麼都好。」

  • 廟宇雕刻技巧在於「內枝、外葉、鏤空、鋪面、圓邊、均勻」,構圖必須壓力平均,才能承受衝擊與耐震。(圖片/白宜君攝)

因緣際會 無形中自有註定


「父親就想,不如讓我到臺北找已經出嫁的姐姐散散心,等我休息過後再回家繼續。」蔡楊吉的姐姐住在中和圓通寺附近,因工作也沒法天天陪著弟弟,就讓他自己在外閒逛,「也許是老天自有安排,有一天我在路上聽到木刻的聲音。」

路旁鐵皮屋中傳來熟悉的敲打聲,蔡楊吉停下腳步一看就離不開,「我只覺得這個跟家裡的完全不一樣,好漂亮。」原來這是專門在做廟宇雕刻的工班,老闆順口招生:「囡仔,我們這邊有欠學徒,要來嗎?」蔡楊吉如願以償,回新竹報告父親之後,就展開了傳統木雕學徒生涯。

在同一個工班邊學習、邊打工跑廟宇,從12歲做到退伍,蔡楊吉才剛滿22歲,「但我回去工班的駐地時,都找不到人了。」過去通訊不便,老闆解散工班,工人們四散再各自去找頭路,彼此失去聯繫。在嘗試找工作的時候,蔡楊吉無意間到了三峽的祖師廟,邂逅人生中最重要的恩師,臺灣重要民俗藝師黃龜理。

  • 蔡楊吉為國寶木雕大師黃龜理的關門弟子,從龜理師處學習構圖與在作品中傳遞文化精神。此為蔡楊吉創意作品「牡丹」。(圖片/白宜君攝)

薪傳大師關門弟子 堅持一生術學兼修

「是我去找龜理師攀談的。」蔡楊吉回憶,這一輩子幾乎工作都是自己「搭訕來的」。當時,他聽見一個老先生在向師傅們解說要怎麼構圖、怎麼修復木雕,「只覺得我在這一行作那麼久,怎麼都不會。」蔡楊吉雖從小學藝,但工班中學的是「技巧」,黃龜理傳授的卻是應該怎麼構思作品,怎麼注入文化精神,讓蔡楊吉又開了另一個視野。

黃龜理雖然有在學校內開課,本身卻從不收學徒,蔡楊吉也不管那麼多,「就是皮皮的,一直叫龜理師『師父』,跟著他工作,久了也變成真的了。」原本是私下授藝,在1985年,黃龜理獲頒第一屆國家薪傳獎,1990年由教育部徵選4名「重要藝術薪傳藝生」向黃龜理系統化習藝,蔡楊吉也是其中之一,4年後,他拿到國家認證的薪傳證書。

蔡楊吉木雕木作的技藝隨著年資不斷純熟,大木作與小木作都受國家認證,新竹的古蹟城隍廟與竹蓮寺都有他修復的身手,2014年已是國家級的薪傳獎得主。在手藝早就獲得認證與肯定的同時,他仍不懈怠自己學習與傳承後輩。

在木雕這一行,過去大家都是一致從學徒作起,「不管雕龍雕鳳雕麒麟,技術都差不多,」蔡楊吉話鋒一轉,「可是作品的內涵是什麼,可能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蔡楊吉希望自己不是只會做,更要不斷提昇自己的知識層次,「術」、「學」兼修。

著書與授課 木雕轉而療癒人心

近幾年,蔡楊吉緊密與新竹市文化局合作,編撰數位化的教案;今年年初,他拿到亞洲創意學院的文化創意研究所碩士學位;而平常則開班授課,讓技藝從零開始的一般上班族、家庭主婦、學生都可以登門求藝。

「其實我做學徒的時候,鋼筋水泥建材已逐漸取代傳統木造建築,木作與木雕的需求正緩慢萎縮。」傳統木造建築如今只以廟宇為主,建造與修復的市場不足以吸引年輕人投入,許多匠師一身好本領卻難以傳藝,蔡楊吉透過著書與授課,讓學生從木雕中找到療癒的力量,將鑿花的本事轉個方向,仍舊傳承。

每天早上7點出家門,到晚上大約8點離開工作室,平均一天超過12個小時與木雕材料、作品、教案「逗陣作夥」;往來的友朋也多是對古蹟有使命的匠師與對木雕藝術有興趣的學生。一生懸命,蔡楊吉往退休第三次的年資前進,他說,做這一行也許是天註定,不管人生起落,「只要碰到木頭,我就會安心。」

蔡楊吉正在為學生雕刻教具,栩栩如生的螃蟹就要破框而出。(圖片/白宜君攝)

拜師學習木雕的現代人跟蔡楊吉說,雕刻可以有療癒效果,撫慰人心,大象與貓頭鷹作品皆為學生所作。(圖片/白宜君攝)

蔡楊吉工作室牆上,掛著滿滿要給學生練習的教案。(圖片/白宜君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