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
Jan 29, 2018
承襲傳統情 創新布袋戲|郭建甫《下》
工藝
Jan 29, 2018
  • 復興台灣布袋戲是郭建甫一生的夢想。(林淳芳攝影)

郭建甫這輩子只做一件事:布袋戲。

常聽人說:「夢想這條路就算拼了命也要走完。」然而現實卻又告訴我們:「醒醒吧!根本沒有夢想這件事!」這句話的冷澀打醒了多少築夢者,而郭建甫卻可以不畏現實的寒峭,將夢想接軌現實,將工作結合生活,一步一步的實踐夢想:重建台灣布袋戲之美。

 

「布袋戲喔,這種東西這麼老土,你最好是可以靠這個吃飯。」郭建甫憶及高中老師對他說的話,句句寒酸,他說著卻不帶任何情緒表情,聽得我瞠目。

 

高中時期拜師台灣布袋戲國寶大師陳錫煌後,郭建甫便開始將生活重心倚重在布袋戲,相較於其他同樣就讀美工科的其他同學學設計、做藝品,他卻醉心布袋戲,沒有人理解他、沒有人理解布袋戲。「其實布袋戲土不土我是不知道啦,反正我喜歡就好。」十足的堅定中摻些傲氣,這些傲氣來自於復興布袋戲的使命與熱情。

 

  • 郭建甫有許多珍藏的百年布袋戲偶。(林淳芳攝影)

活在傳統 延續精神

憑藉著對布袋戲的熱愛,讓郭建甫就算一路走來不順遂,更曾被惡言中傷依舊從容自信,對他來說,讓更多人看見台灣布袋戲的美就是他的目標。平日的他除了以劇團或個人名義積極投入布袋戲演出更勇於創新,種種辛勤刻苦就是為了讓布袋戲長久延續

 

郭建甫用一生的青春守護著傳統布袋戲,他卻認為沒有所謂「絕對傳統」的布袋戲,因為在這一兩百年的轉變過程當中,布袋戲其實已經變換了好多次。

 

「我覺得傳統對我來說更像一種精神,我延續老師傅他們相傳幾百年的精神,投入演出、細心製偶,這才是重要的。」雖然傳統對於郭建甫來說已是不可或缺的存在,他卻仍不敢輕易定義傳統,他希望自己是活在傳統裡,將古早操偶師一步一腳印的精神持續落實。

 

  • 郭建甫相信持續演出會讓更多人愛上布袋戲。(摘自郭建甫臉書)

布袋戲的創新傳承

外界往往認為創新和傳統相互牴觸,郭建甫卻認為,創新與傳承其實相輔相成。透過到各地甚至是海外表演,與不同的單位合作,對郭建甫而言就是創新;當越來越多人觀看布袋戲,便會有更多人投入,無形之中也是種傳承。

郭建甫說:「單講傳承,那是政府的工作,那是一個很大的工程,補助案、保存計劃案,一次可能都要上千萬上億的,那不是我們能做的事情。」無奈外界卻始終認為保存傳統技藝甚至是傳承是藝師的工作

在郭建甫眼中創新和傳承,沒有牴觸;然而對政府而言,便是一個矛盾的存在。

對政府而言,要傳承一個技藝便是一板一眼、依照古法製作再錄影錄音,「那個做出來它是個標本,他只會被政府鎖在中央圖書館,不會有人有機會使用。」至於創新,他說:「都要依照古法製造保存了,政府怎麼可能還創新啊?」

 

別於政府砸大錢投入保存計畫案,郭建甫深信只要持續到各地表演推廣,並加入傳統元素,既能創新也能傳承,讓更多人了解布袋戲蘊藏的台灣深刻的美麗文化,也才能讓布袋戲的美延下去。

 

傳承應從教育扎根

郭建甫強烈呼籲:應設立科系學校

當今所有的表演相關科系,都是使用肢體表演,而「布袋戲」卻常隸屬在這些表演科目底下的一堂課。「我有去兼一堂課,那根本學不到什麼啊,都是皮毛而已,我只能說那是體驗的。」郭建甫無奈的解釋,布袋戲是一個集合型藝術,涵蓋的文化和技術層面較廣,音樂、美術(包含雕刻、縫紉、刺繡)、口白、文學、舞蹈,都需要認識理解,唯有從教育著手扎根,才能完整傳遞布袋戲精神。

 

 

  • 過往的苦難郭建甫相信都會在未來成為成功的基石。(摘自郭建甫臉書)

十年辛勤 甘之如飴

郭建甫並非出身布袋戲世家, 過往的一切都是靠著自己的努力爭取而來。談起家人,郭建甫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其實家人一直以來都是不支持我把布袋戲當成工作,我就一定要證明:靠這行養活自己,要能夠把自己的生活過得好。」學生時期為了製偶,他打工賺錢;為了成立劇團,他甚至投注身上積蓄;而現在他也期盼透過自己的故事感動,並給予更多有心想從事傳統技藝的人信心。

 

「我覺得我是很幸運,收到很多回饋是,我們沒看過這樣的布袋戲,我覺得只要有這一句話,就覺得很值得了。」過往的苦難並未退卻郭建甫,這些逆力反而是促使郭建甫更加茁壯的動力。

不到三十歲的年輕操偶師郭建甫教給我們的是:「夢想這條路就算拼了命也要走完。」這句話是真切的,但更重要的是,當現實無情的朝我們襲來,依舊要在一片現實泥沼中撈起不染的夢想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