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
Jun 22, 2018
賴泳廷 不被遺忘的木刻戲偶
工藝
Jun 22, 2018

賴泳廷師傅是當今雙北難得一見的中生代木刻戲偶師,師承國寶級大師陳錫煌(李天祿之子)。賴師傅十歲時因跟著大人去迪化街補貨,在媽祖廟前經常看到當時熱門的小西園布袋戲演出,加上後來黃俊雄霹靂布袋戲在電視火紅,他默默決定將來要從事木刻戲偶這一行

從鋸頭、修飾、妝點到上漆

雖然布袋戲已日漸式微,賴師傅仍每日清晨四、五點起床,一整天不厭其煩地刻偶頭。和善親切的他說,雕刻跟繪畫一樣,必須一步步從基本功打底開始。刻偶步驟如下:初胚(鋸頭)→細胚(修飾)→上色(妝點)→上漆。

「假設我現在要做一顆頭,最簡單的複製方式就是,把圖畫出來(三面)。然後把木頭拿過來,正面、側面各一張,會有三張,耳朵從正面的耳朵到側面的耳朵都要對準,就按照整個形狀去用大型的機具先鋸出形狀。在機具轉動的時候,手跟著微調。以前沒有機具的時候則是用手鋸,可是鋸下來是四方形,所以你要把四方形變圓形,這個時候就等於要看經驗。以前學的時候,我師傅都教我把圖記在腦子裡。前幾年去捷克交流學習時,那邊的老師還會問我設計圖在哪裡?我才發現捷克的老師會把圖放在面前,一邊刻一邊對。」

把頭刻好以後,一刀刀仔細修飾偶頭的步驟叫「細胚」。刻好後,可以開始上色。上色完之後,在外表上漆更為美觀亮麗。

賴師傅解說:「裱紙是傳統上色前的動作,因為從前的膠都是天然的,若沒有糊一層紙在偶頭上面,會不好漆、不方便上色。裱紙的另一個好處是:萬一漆不好顏色,或使用久了哪邊掉漆,可以洗掉顏色重作、重新上色。而且紙主要作用就是不會讓這些顏色直接附著在偶頭上面,不會染色。」
 

初胚龍偶

細胚龍偶

 

上漆後的龍偶

裱紙和補土的小細節

「補土則是一道工法,現在可能越來越少人做這個動作。因為古時候沒有砂紙或紗布,刻好偶頭後必須用竹刀沾水刮,在推的時候由於偶頭是黃土做的,土碰到水就會變軟,水也會跑到土的毛細孔中,就會比較好推、好修飾。偶頭與臉都會變得比較平滑,而且多做用竹刀推的動作,偶頭之後會比較耐撞。這樣做法還有一個好處,例如:小生小旦,在做的時候萬一有點小落差,我可以重新把土補厚一點,重新再修飾,比方讓他兩個眼睛一樣大、補回去等等。偶頭要漂亮,還是要有土!」

待竹刀推完,賴師傅覺得OK了之後,會再使用最細的砂紙磨,讓偶頭的光滑度變得很細緻。如同汽車板金一般,再上色或烤漆後,感覺就很不一樣。
 

幾款特殊戲偶造型


歷經布袋戲的輝煌時期到現在的傳統式微,賴師傅承襲傳統,也與時俱進融入現代風格,以下簡介幾款賴師傅的作品:

【關公】同一時期不同的劇團,因為每位師傅所長與喜好不同,做出來的戲偶就大相逕庭。有的關公特色是鷹勾鼻;有的關公臉打上白底,紅色上上去會很淺,要上好幾層;而賴師傅的關公臉不打白底,直接在木頭上上色,而且不會直接用廣告顏料紅色的顏料。我們所看到比較明亮的洋紅色,實際上是用三種顏色調出來的。賴師傅認為棗紅色則是比較暗比較好看,符合他心目中關公正義凜然的形象。
 

【河豚】河豚的靈感來自於賴師傅觀看電視節目動物奇觀和海底世界後,發現製作河豚戲偶是個蠻不錯的主意,在木偶界相當罕見,剛好有牛皮就做,傳統戲偶的耳朵部分也就變成了魚鰓。

 
【老虎】賴師傅總是在新潮與傳統之間取得平衡,適時變換畫法,自有一套心得。仔細觀察賴師傅的畫法,紅與白之間自然漸層,顏色堆疊協調。而以前傳統畫法,線條相當筆直,顏色涇渭分明,紅就是紅,綠就是綠。賴師傅笑說,以前跟陳錫煌師傅去表演教學時,如演出「武松打虎」,老虎因為要吃人(偶頭),所以嘴巴必須做得很大。一回表演結束後,有個小朋友跑到後台跟陳老師傅說:「你不知道現在老虎是保育類動物嗎?不可以把牠打死!」讓操偶師傅們莞爾大笑。

訪問這天來到賴師傅的工作室,午後安靜的小巷弄裡,拉開的藍色鐵捲門,賴師傅正對著門口,坐在工作桌前聚精會神地雕刻木偶。時光如同那天午後的陽光與微風緩緩流動著,而賴師傅的藝術人生,從少年到中年,始終如一、專心致志地雕琢著。

不被遺忘的木刻戲偶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