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
Jan 15, 2018
醉心布袋戲 掌間舞傳統|郭建甫《上》
工藝
Jan 15, 2018

一旁的熱水壺正好鳴笛,他一手拿起珍愛的鐵觀音茶葉,另一手提起滾沸的熱水壺,並堅定地向我雙眼裡看,「我的生活其實就是兩件事,一個是練戲,一個是做東西。」後來我常在想,究竟要有多少層次的刻苦與愛戀才能將複雜的生活精粹成簡單的兩件事?

他是郭建甫,不貳偶劇團創辦人、布袋戲國寶級大師陳錫煌弟子,但更多時候,他是個開朗大男孩內裝著老靈魂,醉心傳統。

初踏工作室,檀香撲鼻,滿室生香,他笑著告訴我他昨天才剛清過工作室,否則地上都是戲偶,我們會沒有路可以走。共同啜了一口鐵觀音的暖沁,聽著外頭猖狂的冬雨灑落,對於他對布袋戲的熱愛,不須言語的粉飾,便得以在十幾坪的工作室顯見。

  • 開朗的大男孩郭建甫內裝著老靈魂,醉心傳統。(林淳芳攝影)

反骨少年護傳統

郭建甫告訴我,當初他會愛上布袋戲主要是因為戲曲。幼年時期,他每早跟著曾祖母看電視戲曲,其實他不懂戲裡的段子、也不懂演員都唱了些什麼,但演員身上的戲服及帽盔,正是讓郭建甫對於傳統戲曲如著迷般深受吸引的因子。沒有人知道一段童年記憶會埋下一輩子無窮的熱情,郭建甫自己也始料未及。

直到十歲開始接觸布袋戲後,他才發覺:布袋戲就像是小型的戲曲。於是憑著對戲曲的熱愛,他毅然決然加入布袋戲團,開始與布袋戲為伍。

「應該是我天生反骨吧,大家覺得很炫的東西,我覺得很平常。」外界不理解他對布袋戲的執著,同儕把他當作異類、學校老師更冷言:「做布袋戲做什麼,又沒人看?」但這些阻力卻讓郭建甫更加深信:只要堅持就會有成果,他期盼透過自身的努力讓大家認識布袋戲這個台灣傳統藝術。

這份執著,似乎也藏匿著幾分他童年與曾祖母共享的每個美好早晨。

  • 郭建甫喜愛傳統,圖中為百年布袋戲偶衣。(林淳芳攝影)

「布袋戲是門集合藝術」

郭建甫師承台灣布袋戲國寶大師陳錫煌,整個學生時代除了課業以外的時間,都跟布袋戲膩在一起。郭建甫回憶剛拜師時,心心念念只想學習製作戲偶,從裁縫到雕刻他都想一探究竟,但師傅卻在知道郭建甫有操偶基礎後,堅持要他認真操偶,先不碰觸製作,讓郭建甫碰了一鼻子灰。

「我現在理解師傅的用意,因為布袋戲任何一個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上舞台表演,上台表演才是核心,就是因為有上舞台,才有延伸後續的周邊製作。」師傅認為布袋戲是門集合型藝術,涵蓋的文化和技術層面很廣,音樂、美術(包含雕刻、縫紉、刺繡)、口白、文學、舞蹈,都需要認識理解;而舞台上的演出就如同布袋戲的精隨,倘若不會演出,肯定做不出既美又耐用的戲偶,因此要「先演好」再學製作,才能完整呈現布袋戲的精神。

直到現在,郭建甫依然堅持遵循古法,一針一線親手縫製戲偶。郭建甫笑說僅僅一個動作就需要花上幾個禮拜的時間練習;雖然師傅起初不教授他製偶,郭建甫仍找到方法,一邊練習操偶一邊偷看師傅的製作手藝,回家後更不惜熬夜練習。

而現在的郭建甫能獨當一面,除了感謝師傅的教導,他更理解師傅當初的堅持,就是為了能夠讓他更理解布袋戲的精神。

別於其他傳統戲曲及舞台劇表演,台上的演員可以一次專演一個角色,然而布袋戲並沒有分行當,一個主演需要演出戲台上所有的角色,而為了要讓布袋戲表演成熟專業,訓練過程繁複且多元,而郭建甫更笑說最好的訓練方式就是自言自語,他會利用零碎時間練習口白與各角色所需要的情緒,「我連騎摩托車時也自己在練習耶!」

*註:行當是中國戲曲的術語,指戲曲中各演出角色的「分類」,簡稱為「行」。行當可以說是演出角色的類型分類,也可以說是不同角色的演出風格分類,通常相同行當之間的角色表演風格差異較小,不同行當間的角色表演風格差異較大。

郭建甫時常熬夜製作布袋戲,他卻甘之如飴。(林淳芳攝影)

從戲服,戲偶都由郭建甫一手包辦製作,讓郭建甫演出時得心應手,讓不貳劇團的演出更加完美。(林淳芳攝影)

傳統之美不復見

「台灣人一提到布袋戲都會說:『噢,布袋戲喔,有啦,家旁邊的土地公廟前那台小發財車都在演啊,也都沒人看啊。』」郭建甫看似泰然的揶揄,其中卻隱含著不被理解的苦悶。郭建甫時常受邀至國外演出,在文化交流過程中,發覺更多的是外國人對自己文化的珍重。他感嘆大眾因過於熟悉而產生的漠視,讓許多台灣傳統文化式微。

另外布袋戲一直以來都沒有定本,超過五百齣的劇本僅靠口傳紀錄,也會隨著老師傅的凋零而消失,加上現在演出機會漸少,目前只剩下近一半的劇本,其它早已亡佚。

郭建甫精心繪製的戲偶臉譜。(林淳芳攝影)

這些歷史悠久的戲偶都是郭建甫的寶貴收藏。(林淳芳攝影)

「讓布袋戲的美麗長存台灣」

面對當今傳統技藝普遍面臨的問題,郭建甫絲毫不退卻,不但樂觀的抱持著最初對布袋戲的熱愛堅持理想,更積極透過努力改變當今台灣傳統技藝的環境。他告訴我:「只要還有人看布袋戲,就算人數再少,布袋戲就不會殞落消失,我就有更多時間可以讓布袋戲的美麗長存台灣。」

郭建甫積極推廣傳統布袋戲,在21歲那年,成立「不貳偶劇團」作為自己的成年禮,期盼自己在布袋戲上專心不二,將台灣傳統布袋戲之美帶給更多的人。他也深入教育單位推廣布袋戲,更著手整理與布袋戲相關史本資料,以文字或圖像記錄布袋戲的劇本、臉譜及製偶方式,不願意讓百年傳統之美消逝。

郭建甫積極到各機關推廣布袋戲之美。(郭建甫提供)

郭建甫熱愛布袋戲,常熬夜練習。(林淳芳攝影)

生活即藝術

郭建甫笑著說:「以前布袋戲是我的玩伴,現在是我的工作夥伴。」對他而言,布袋戲不只是他的工作,更是他生活中最重要的色彩,他認為藝術就在生活中累積,品味生活的方式就是隨時享受工作。

台北連綿的陰雨持續灑落,郭建甫的工作室檀香依舊,在我們離開前,他不忘燃起一支香敬拜田都元帥,「我不迷信,但我真的感謝田都元帥保佑從事布袋戲的我。」

註:田都元帥是中國民間戲曲行業音樂界、戲劇界的保護神(祖師爺)。

  • 郭建甫工作室四處可見精緻的擺設,都是出自他別出心裁的設計。(林淳芳攝影)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