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一天
Sep 04, 2017
鬼怪的無奈-如果人生能用潤髮乳變得平順…
特殊的一天
Sep 04, 2017

農曆七月鬼門開,每逢這個時節,電影院總會上映許多鬼片,從西方的惡靈附體,到東方的山中魔神,電影裡的鬼總把我們嚇得嫑嫑。但仔細想想,這些鬼怪其實也有七情六慾、愛恨嗔癡。如果他們活在我們的社會裡,跟我們一樣嘗盡生活(生存)的酸甜苦辣,他們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太報》與插畫家rabbit44合作,以致敬再創作的方式,把眾位經典恐怖電影角色移植到現代社會,糾竟~這些電影的鬼怪,他們有著什麼日常的無奈?就讓我們一起看下去。

  • (繪圖/rabbit44)

討厭,浴室的排水孔又堵住了。

貞貞有點毛躁了起來。不只是心情,她賴以為生的一頭又長又直的秀髮,也受影響而毛躁了起來。

因為毛躁所以毛躁然後更毛躁。一種恐怖的惡性循環。

時機歹歹,這年頭觀眾口味越來越重,加上超級英雄片泛濫,看傳統鬼片的人越來越少了。

 

跟一般人所想的不同,其實每部鬼片都是由這些鬼怪「本人」親自飄進螢幕去演。對觀眾而言,不管重看幾次,演得都一模一樣;但對這些鬼怪而言,每次的演出都是獨一無二,不管是電影院大螢幕,或是用筆電上網看盜版,這些舞台就是屬於鬼怪們的百老匯。

可能有人會疑惑,如果同時有好多人在不同地方看同一部片呢?道理很簡單,既然都是鬼,會一點分身術也是很正常的,就像「王牌天神」一樣,只是「祂們」不是要聽你的禱告,祂們是要嚇破你的膽。

 

可是最近貞貞總是力不從心,她覺得自己越來越不像是在嚇人,反而比較像是娛樂觀眾,像個披頭散髮、身穿白衣的小丑。

上個星期,好不容易在西門町萬年大樓旁某間頗有年代感的MTV裡,有對情侶租了貞貞生平首次獨挑大梁的那部電影。貞貞在候客室(鬼怪們平常打卡上班、等待演出機會的地方)接到這個消息心花怒放,決定使出畢生功力來教教這對小毛頭「恐怖」兩個字怎麼寫。

「啊吼吼──哇咕咕──嘎嘎──啊──」貞貞扭曲著身體,以完全不合人體工學的姿勢從電視裡(電影裡的)爬出來。
「咕──哇──吼吼吼嘎嘎──」貞貞把一頭長髮掛在臉上蠕動著,一邊發出非人類的聲音。

可是情侶正吻得沒天沒地、渾然忘我。

貞貞怒吼一聲。
情侶無動於衷。

貞貞火大了,自暴自棄在那口廢井邊跳起「La La Land」的舞蹈,還學了艾瑪史東的招牌眨眼。
情侶無動於衷。

情侶閉著眼睛,用舌頭互相探索對方的奧秘,絲毫沒有發現貞貞的脫序演出。
螢幕裡的劇情繼續上演,螢幕外也打得火熱。
終於,情侶把慾火順利撲滅。這時候,女孩才注意到螢幕裡貞貞的身影。
「啊!!」女孩大叫一聲。

貞貞心頭一喜。「啊,天生我才必有用,苦盡甘來雪陳冤。」貞貞心裡暗爽。

「討厭,我不要像這個阿姨一樣,頭髮好像一團米粉。」

貞貞心碎了一地。遙想當年,自己靠著這頭長髮爬出廢井爬出電視爬出螢幕,不知道嚇壞多少人,為何如今卻要這樣被糟蹋?

「哈哈哈,這劇情太搞笑了吧,從螢幕裡面爬出來,在演護髮乳廣告嗎?而且這畫質好差唷,妳看她的頭髮好像馬賽克。」男孩繼續補刀。

「不管啦,人家今天要去做全套護髮,你要帶人家去。」女孩嬌嗔著跟男孩說。

影片劇終,情侶「退房」,貞貞收工回到候客室。
「討厭,我不要像這個阿姨一樣,頭髮好像一團米粉。」

貞貞呆坐在候客室裡,腦中只是一直重播那句話。
「討厭,我不要像這個阿姨一樣,頭髮好像一團米粉。」
「討厭,我不要像這個阿姨一樣,頭髮好像一團米粉。」

「喂,貞貞,貞貞呀,下班了啦。」伽伽子用力搖著貞貞。
「妳怎麼啦,恍神成這樣。我跟俊雄要去吃宵夜,要不要一起來?」
貞貞只是默默搖搖頭。

 

那天開始,貞貞有如行屍走肉、蓬頭垢面,比鬼還像鬼。

她的演出開始脫序,甚至沒出現在該有她的畫面,或是跑錯棚去演了「幽魂娜娜」。

這樣的表現,結果就是陰府KPI未達標,換句話說,期待一年的「中元年中獎金」,也沒有貞貞的份。

情況惡化到陰府CEO閻羅王都親自來關切。

「妳那什麼鬼樣子?不對,妳本來就是鬼。我是說,妳可不可以有點職業道德,起碼把妳的頭髮保養一下吧,弄得像團米粉一樣!閻羅王一看到貞貞就破口大罵。

「喂判官,你等等帶她去賣場弄些什麼潤髮乳,看著她把頭髮給我好好洗乾淨。」閻羅王命令。

「可是我的工作是看生死簿......」判官掙扎回應。

「你再囉嗦試試看。」

 

判官迫於職場霸凌,帶著貞貞來到大賣場。

「喂,妳趕快去買潤髮乳,然後我帶妳回地獄油鍋那層去好好洗個頭髮,保養一下。快點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忙。」判官推著貞貞進賣場,自己在門口等著。

貞貞飄到洗髮用品那區,望著琳瑯滿目、眼花撩亂的各種功效的潤髮乳,那句話又再度迴響在耳邊。
「討厭,我不要像這個阿姨一樣,頭髮好像一團米粉。」
「討厭,我不要像這個阿姨一樣,頭髮好像一團米粉。」

貞貞拿起一瓶號稱「強效柔順」的護髮乳,心裡卻想著,人生,不,鬼生如果也可以洗一洗就柔順的話,那該有多好?

貞貞看著潤髮乳,覺得不如一口喝下去,死死卡快活。

但是,那不就代表自己會「活掉」、回到人世間來嗎?

想到當初在人世是怎樣被折磨的,身體就不自覺打了冷顫。但一想到現在這種鬼不像鬼的日子,連隻貓都嚇不到,實在是不如歸去......

貞貞猶豫著,一瓶潤髮乳拿在手上,不知該如何是好。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