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一天
Sep 06, 2017
鬼怪的無奈-嗨!我是恰吉,想跟我一起玩嗎?
特殊的一天
Sep 06, 2017

農曆七月鬼門開,每逢這個時節,電影院總會上映許多鬼片,從西方的惡靈附體,到東方的山中魔神,電影裡的鬼總把我們嚇得嫑嫑。但仔細想想,這些鬼怪其實也有七情六慾、愛恨嗔癡。如果他們活在我們的社會裡,跟我們一樣嘗盡生活(生存)的酸甜苦辣,他們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太報》與插畫家rabbit44合作,以致敬再創作的方式,把眾位經典恐怖電影角色移植到現代社會,糾竟~這些電影的鬼怪,他們有著什麼日常的無奈?就讓我們一起看下去。

  • (繪圖/rabbit44)

就像現代許多玩偶的命運一樣,我也淪落到困在這個狹小封閉的玻璃箱裡面,像戰場上的屍體一樣和其他莫名其妙的玩偶堆在一起任人宰割。

最討厭那個有三隻眼睛、笑起來像有夠欠揍的綠色醜八怪,永遠都只會講那句「爪子是我們的主人!爪子是我們的主人!」真的是吵死人。告訴你,爪子才不是你的主人,我才是你的主人!

等哪天有人把我夾了出去,我一定會回來把這個看了就煩的玻璃箱給毀了,再把那幾隻三眼怪像串豬肉一樣插在鐵爪上。不是最愛你的爪子主人嗎?就讓你們永遠跟心愛的主人串在一起,最好再拿去火烤一下,看你們綠油油的身體烤起來會是什麼味道!

不過三眼怪還算長得有品味,最令人髮指的是那些莫名其妙、來路不明的玩偶:到處都看得到的雞、圓圓白白不知道到底是一顆頭還是太胖讓臉跟身體都融為一體的生物,這些玩意兒根本就是侮辱了玩偶。他們會像我一樣可以一手拿刀、跳上跑下、神出鬼沒,等我把人幹掉了他們都還不知道究竟被誰殺了嗎?不會吧哈哈哈哈。

我已經想好了,等我被夾出這個透明地獄之後,第一個就要先把夾走我的人幹掉(我猜想應該是個小男孩)。我會把夾娃娃機上面那根超礙眼的操縱桿拆下來偷帶走,等小男孩把我放在床頭邊,幸福地沉睡之後,我再用那支拯救我的「雷神之槌」來答謝這位小男孩。哈哈哈哈。

然後我要回來這個遊樂場,把負責管理這些該死的娃娃機的那個男人給幹掉。他吃檳榔的樣子真的很討厭,還用拿檳榔、接檳榔汁的那隻手抓著我,把我塞到三眼怪旁邊。我會淪落至此都是他的錯!

講了這麼多,可惡,到底什麼時候才有人要把我夾走!

為什麼大家都要去夾那隻蠢得要命的三眼怪?為什麼大家都要去夾那隻呆頭雞?為什麼都沒有人要夾我?我也很可愛呀不是嗎?

啊,有人來了,是個小男孩!

他投幣了,哈哈哈,爪子來啦,快來夾我快來夾我,這種時候還真的覺得爪子是我主人!爪子在我頭上了,夾到我啦哈哈哈,慢慢移動慢慢移動,對,就是這樣,快到洞口了,小男孩我來了!檳榔男我來了哈哈哈哈哈哈!

「嗨!我是恰吉,想跟我一起玩嗎?^_^」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