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一天
Sep 08, 2017
鬼怪的無奈-她和他和她
特殊的一天
Sep 08, 2017

農曆七月鬼門開,每逢這個時節,電影院總會上映許多鬼片,從西方的惡靈附體,到東方的山中魔神,電影裡的鬼總把我們嚇得嫑嫑。但仔細想想,這些鬼怪其實也有七情六慾、愛恨嗔癡。如果他們活在我們的社會裡,跟我們一樣嘗盡生活(生存)的酸甜苦辣,他們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太報》與插畫家rabbit44合作,以致敬再創作的方式,把眾位經典恐怖電影角色移植到現代社會,糾竟~這些電影的鬼怪,他們有著什麼日常的無奈?就讓我們一起看下去。

  • (繪圖/rabbit44)

「我今天一定要跟小紅說我喜歡她。」俊雄在上學的途中信心滿滿地對安娜說。

「我才不信。你只是個小孬孬啦,你每次看到小紅都乖得跟小狗一樣。哈哈哈。」安娜大笑的腮幫子透著紅潤,讓人誤會她有畫腮紅。她邊說邊用手把玩自己的辮子,先順順左邊的,再摸摸右邊的。

俊雄一張臉垮了下來,本來就蒼白的臉更加沒有血色。

「生氣囉?鬧你的啦,好啦等等看到小紅我再幫你做球!」安娜說著用手大力撥弄俊雄小瓜呆似的頭髮。

俊雄被自己的頭髮弄得刺刺癢癢,忍不住笑了起來,雙手也嘗試去拉安娜的辮子。

兩人打打鬧鬧,走向校車站牌,這已經成為他們的日常生活儀式。因為住在隔壁又是同班,久而久之,相約作伴上學成了一種默契

每天早上,俊雄都會宣告今天要跟小紅告白,但到了放學時,又愁雲慘霧地接受沒有勇氣表白的自己,而安娜則在旁邊以各種大笑、嘲笑、微笑、傻笑陪伴俊雄。日復一日。

但兩人都沒有發現,每次他們走去站牌的路上,小紅其實都跟在他們後面。

 

雖然愛穿紅衣服、還因此得到小紅這個綽號,但小紅在同學之間其實並不顯眼。她總是莫名其妙出現在討論神奇寶貝的小團體旁,現身在操場盪鞦韆排隊人群的後方。說實在的,她常常嚇到到很多人,連老師都不例外。

「奇怪你為什麼會喜歡那種輕飄飄、捉摸不定的女生?」有一次安娜問俊雄。

「嗯嗚,我也不知道耶,就很有氣質嘛,而且她的衣服都很好看呀。」俊雄支支吾吾。

安娜其實明知故問,她早就知道俊雄喜歡小紅是因為她跟俊雄媽媽有點像。不完全是長相神似那種,是更抽象、更氣質上的像。但最確鑿的證據,是因為俊雄的媽媽也愛穿紅衣服。

安娜有次偷看到俊雄的錢包裡有張破舊的照片,照片裡有俊雄、俊雄爸爸和一位安娜從沒看過的女人。那女人披著長髮、身穿紅洋裝、一臉白皙。安娜一看就知道這是俊雄從來沒有提過的媽媽。然後她就明白了為何俊雄會喜歡上小紅。那一瞬間安娜有點想哭,為了俊雄,也為她自己。

 

某個十一月的星期五早上,俊雄一如往常出了家門,往校車的站牌走去。但這天卻沒看到安娜。

俊雄在家裡附近的路口等了十幾分鐘,眼看就要到校車發車的時間,他只好拋棄安娜,自己走去站牌。

仔細想想,俊雄好像沒有一個人去搭過校車。有印象以來,他都是跟安娜一起走去站牌、一起搭上校車、一起在路上嘻笑打鬧。今天忽然只有俊雄一個人,讓他很不習、令人有些不安。

 

「今天為什麼只有你一個人?」俊雄背後忽然冒出聲音,把他嚇了一大跳,轉身一看,更是驚得天崩地裂。

小紅在他身後,靠近得讓俊雄可以感覺到她呼吸時胸口的微微起伏,可以感受到她呼出的氣息。

「我...額...今天要上學,一個人去。」俊雄已經語無倫次,像是生長的深山裡的人初次見到了大海。

「你的女朋友咧?她今天沒有要上學嗎?你們不是每天都一起去搭車,還邊走邊討論我?」

俊雄嚇得一身冷汗。

正絞盡腦汁想著該講些什麼來打破這尷尬的沉默時,安娜出現了,穿著一身紅洋裝,兩手規律地順著一如往常綁成左右兩邊的辮子。

「你們,是約好一起去搭校車的嗎?」安娜平靜地問道。

俊雄還來不及回答,小紅搶先開口:

「他等不到妳一起去搭車,搞得心煩意亂咧。」

「妳怎麼知道?」安娜回嘴。俊雄忽然想起安娜每次都說要「幫他做球」的話,他覺得安娜好遠,小紅好近。

「你們不是每天都邊走邊討論我嗎?」小紅說。

「妳又怎麼知道?」安娜又回。

「我都走在你們後面,你們不知道嗎?」小紅說。

俊雄正想開口打斷兩人的爭鋒相對時,校車來了。

俊雄拉著安娜趕緊上車,小紅卻無動於衷。俊雄、安娜兩人從車上回望小紅,她面無表情看著兩人。眼神先掃到安娜臉上,再緩緩掃向俊雄,然後定格。

「我不喜歡太白的男生。」

校車關上門,啟程。

「你輸了啦,哪有還沒告白就先被拒絕的。」安娜說。

俊雄不答話,一張臉比冰箱過期的雞肉還白。

「妳怎麼會有這件紅色的衣服?」車快到開到學校時,俊雄才打破沉默問了安娜。

這次換成安娜不答話。

「你不喜歡嗎?」下車前,安娜好不容易才開口。

「也不是不喜歡,只是這件衣服,有點眼熟。」俊雄有點疑惑。

「最好你會知道啦!」安娜忽然發怒,自己跑下車去。俊雄茫然。

隔天一切恢復日常。兩人一起走去站牌,一起等校車來,一起到學校。只是,這天小紅並沒有出現,沒有跟在俊雄和安娜身後,也沒有出現在學校。

小紅就這樣消失了。

 

過完寒假,開學第一天早上,安娜帶了一台米妮造型的即可拍。等校車的時候,安娜幫俊雄照了一張。

等了好久,即可拍相片都沒有浮現出影像。

「是不是壞掉啦?」俊雄問道。

「怎麼可能,我才剛買的耶,昨天晚上還有幫一位修女照相,都成功啦。」安娜皺著眉頭,甩著那張跟俊雄臉一樣白的即可拍相片。

忽然,相片上有個東西顯影了。

慢慢地、慢慢地,那團東西逐漸成形、也有了顏色,血一樣的鮮紅色。

是小紅和她總是穿著的那件紅色洋裝。

 

「你們為什麼要偷拍我?」小紅忽然出現在兩人面前問道。

俊雄和安娜嚇得倒抽一口氣。但此時此刻,兩個人心裡卻是截然不同的心情。

俊雄想著,為什麼她又出現了?為什麼她穿那件紅色洋裝可以這麼好看?不,我不能再窩囊下去,不能一直處在這種毫無作為、不生不死的狀態。俊雄下定決心,今天就要告白。

安娜想著,為什麼她又出現了?為什麼她穿那件紅色洋裝可以這麼好看?不,我看俊雄就是被煞到春心蕩漾的臉,他感覺就要行動了!

安娜很想逃,但她哪都去不了,只能跑到校車上去。

一時之間,安娜也不知道是希望俊雄的告白是成功或者失敗。只有一件事她很確定,無論俊雄去到天涯海角,她永遠都會找到他、陪伴他、嬉鬧他。她永遠離不開俊雄那蒼白的臉龐、深邃黝黑的瞳孔。

安娜坐在校車上,透過車窗望著正排隊上車的俊雄,和他身後身影飄然的小紅。看著俊雄蒼白的臉龐、緊張的神情,安娜嘴角不禁微笑起來……

俊雄卡在排隊上車的人潮裡,動彈不得,而小紅則是默默躲在人群之後......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