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社會焦點

今年最強國片《無聲》 女主原型來自台南啟聰集體性侵案件受害者,揭露台灣教育界偽善

  • 更新2021/02/01 03:44
  • 發布2020/10/19 18:09
  • 作者/ 陳玠婷

2011年爆發的「台南啟聰學校集體性侵」案件,你還記得嗎?七年級導演柯貞年將這則案件改編後拍成電影《無...

2011年爆發的「台南啟聰學校集體性侵」案件,你還記得嗎?七年級導演柯貞年將這則案件改編後拍成電影《無聲》今年10月15日於台灣上映,從電影開始便呈現「聾人」在社會上的弱勢,後續情節更給予觀眾重重一擊,赤裸地展現大人如何忽視聾啞孩子,迫使他們為了求生存而長成扭曲性格,全程100分鐘毫無冷場,也因此被譽為「今年後座力最強國片」。

《無聲》演出台南啟聰學校集體性侵案件,事發遍佈校園各個角落。

女主原型被學弟性侵長達一年多 曾向師長求救卻無門

《無聲》的女主角姚貝貝,原型是台南啟聰學校爆發第一起校園性侵案,其特殊之處,除了是國內第一起「學生對學生」性侵案之外,也成為台灣少數校園性侵國賠案例。

人本教育基金會的南部辦公室主任張萍寫道,真實事件裡的「姚貝貝」,因為母親懷孕時感染德國麻疹導致天生聽障,仍決定勇敢生下她,並愛護長大。「姚貝貝」國中畢業後,父母基於想給女兒良好教育,將她送進資源教育豐富的台南啟聰學校。她在新學校適應良好,當老師跟其他同學溝通橋梁,常常看不慣其他同學霸凌弱智孩子,漸漸的,她無法讓自己免於災難,除了成為被霸凌者,也意外掉入性侵地獄的源頭。有一天早晨,她被學弟拖入廁所性侵,過程中被打耳光、掐脖子,事後還被恐嚇不能說出去,否則帶黑道殺光她全家。

「姚貝貝」礙於無法出聲呼救,廁所也沒有緊急裝置,只能事後寫日記向老師求救:「他來說:要不要上床,跟我做愛,我說不好!…我說:不要帶我去上床。別煩我,頭痛,疼。」收到的回覆卻是:「老師幫妳,誰幫老師?」絕望的她求助無門,後續被學弟性侵長達一年多。事發後,老師對外界辯解自己誤以為這只是性邀約,而當時的校長為了逃避被教育局部懲處,甚至建議「姚貝貝」嫁給加害者,種種離譜行徑揭示教育圈並非如外界想像般聖潔正義,反而很偽善。

《無聲》女主角姚貝貝,雖然被性侵長達一年多,向老師求救無果又礙於自身障礙不想逃脫熟悉的校園。

台南啟聰學校七年累積128件性侵、性騷擾案件

在「姚貝貝案件」調查過程當中,台南啟聰學校的性侵案件卻沒有因此停止,整整七年當中,至少有128件、38名學生遭受性騷擾和性侵害事件,受害學生從小學二年級到高中三年級都有,而且人數比例高達總學生數四分之一。而加害學生人數也高達38人,案發地點幾乎遍及校園各個角落,超過六成案件發生在校車與宿舍,其它包括教室、廁所,甚至是導師室。

人本基金會將整起事件一一梳理,指出一名學生曾在校車上看到女同學被集體性侵,他向隨車員求救卻得到「回去坐好,不要管!」還有一名許姓家長曾在校長室旁樓梯看見三男對一女性猥褻,他向學校通報卻得到「孩子只是在玩」回覆,以及「你的小孩還在學校……」等威脅,顯示學校利用權勢欺負弱勢學生,料定他們「無聲」而且為了求生存必須吞下委屈,也漸漸形塑如同地獄的校園環境。

金馬影后楊貴媚演出《無聲》的校長一角,其冷漠偽善在電影裡表露無遺。

電影《無聲》勝有聲 再次提醒校園性侵從未消失過

《無聲》裡,無論劇本、演員都為了凸顯聾啞學生「無法發聲」,竭盡所能利用表情、手語和音樂帶起性侵恐懼疼痛,柯貞年也說希望觀眾能透過看到他人的痛苦,看到除了「對、錯」之外的故事,「這是一個愛與救贖的故事。」

目前,《無聲》全台上映第四天,創下好成績,日前也公布入圍第57屆金馬獎8項獎項,像是再次提醒台灣人,真實世界裡的校園性侵從未消失過,「無聲」的弱勢族群很需要被聽見。

更多太報報導
小心狼師就在身旁!作家陳昭如訪問多位校園性侵:我很心疼
電影《無聲》原型故事的校長老師去哪裡了?留任或調職,沒人被解聘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