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社會焦點

朱家安專欄|撕毀連儂牆與潑漆蔣公銅像同罪,侵犯中國人不存在的言論自由?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9/10/14 10:57
  • 作者/ 朱家安
  • 撰文/朱家安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中國旅客破壞台灣大學裡支持香港抗爭的連儂牆,被依毀損罪移送法辦。在《聯合報》〈台灣校園的民主暴力...

中國旅客破壞台灣大學裡支持香港抗爭的連儂牆,被依毀損罪移送法辦。在《聯合報》〈台灣校園的民主暴力?〉一文裡,臺大教授張小虹主張這是「校園民主的淪喪」、侵犯中國旅客的基本人權和言論自由。

台灣不少大學裡都有設置連儂牆,卻屢屢遭到破壞。(圖片來源/國立中山大學學生會Facebook)

張小虹以台獨份子將蔣公銅像潑漆、鋸斷馬腿,然後被移送法辦為例,認為若破壞銅像算是言論自由的展現,那破壞連儂牆也是。回憶中美斷交時臺大的「民主牆」與「愛國牆」呈現不同意見,張小虹顯然認為,目前大學校園的連儂牆往往受到學生社團或學生會背書,是權勢的展現,對異議者不公平。

我的意見跟張小虹稍微不同。以下我將說明:

1. 損毀蔣公銅像比損毀連儂牆展現了更多言論內容,因此更值得保障。
2. 台灣的大學校園裡,連儂牆受到保護,目前沒有理由說這是權勢的不公平展現。
3. 考慮到中國人在全球都沒有不支持大中國主義的言論自由,在台灣維護他們支持大中國主義的言論自由,意義相當有限。

損毀銅像有什麼價值?

行動和言論有複雜關係。首先,人可以用行動來說話。當中國人破壞連儂牆,他藉此表達了支持送中的意見,當台獨份子損毀蔣公銅像,他藉此表達了反對國民黨的意見。

再來,人可以用行動抵銷或禁止別人的言論。社群網路管理員刪文、反送中的《爐石戰記》香港選手Blitzchung被暴雪禁賽半年、中國人破壞連儂牆,都是這類例子。不難發現,這些例子通常也會引發侵犯言論自由的爭論。

還有,在民主社會發表意見,人頭有差。以連儂牆來說,人手一張的便利貼代表的不只是每個人的意見,還是「有這麼多人有意見」。連儂牆就像連署書,出現在媒體照片裡的大片牆面貼滿貼紙,最重要的內容並不是紙上寫了什麼,而是這面牆代表了這麼多人的意見。這是為什麼在公共議題上花錢買走路工和網軍令人不齒:花錢買人頭,是不當的誇大了意見代表的人頭。面對幾十人貼起來的連儂牆,中國旅客在台灣要找到幾十個立場相同者來貼滿另一面牆分庭抗禮,可能比較困難,但是光是憑一己之力破壞殆盡,則是幾分鐘的事情而已。一個人撕毀幾十人的意見,這恐怕才是不公平,讓群眾無法用便利貼展現人頭數和群眾基礎給社會看。

最後,損毀蔣公銅像的意義,又與摧毀連儂牆稍微不同。假設蔣公銅像表達了崇敬黨國的意見,損毀銅像並沒有取消這個意見,因為蔣公銅像還是在那裡。真要取消,或許得要整隻幹走。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損毀銅像有一種特殊效果:對抗銅像帶來的規範。

連儂牆是反送中運動裡遍地開花的象徵。(圖片來源/香港邊城青年Facebook)

在《udn鳴人堂》〈蔣公銅像是一種壓迫性事物〉一文裡,普及灣大學(University of Puget Sound)哲學系副教授廖顯禕認為,身為壓迫性事物,給定社會背景,蔣公銅像的存在伴隨著特定的規範,規定了「允許事項」和「禁止事項」。與連儂牆或一般布告欄不同,你被鼓勵對銅像敬禮,但不能比中指。如果在自由民主社會裡人們應該要能夠持續討論這些規範,那損毀銅像也算是一種發言方式,表達對於特定規範的不滿。考慮到這一點,假設人們礙於社會背景,難以用其他正常且安全的方式討論和銅像相關的規範,那損毀銅像這種暴力行為,會更有正當性。

當然,言論有正當性不代表總是可以免於法律懲罰,只是,如果損毀銅像和損毀連儂牆都是按毀損罪起訴,那也無雙重標準偏袒獨派之虞。

為什麼沒有「送中牆」?

大學校園存在連儂牆,且受到社團或學生會背書,這顯示連儂牆是權勢展現嗎?不見得,得要看持有不同意見的大學成員能否建立「送中牆」。

如果親中的學生試圖以同樣管道和理由申請卻遭拒,我們就有理由質疑大學因為偏袒特定立場,而在言論自由的分配上不公正,這也才是時候讓說話比較誇大的人開始喊「校園民主淪喪」。然而,如果根本沒人試圖申請「送中牆」,那顯示的恐怕不是連儂牆挾權,而是送中不意外地在台灣大學校園缺乏群眾基礎。

最後,若急迫希望不同意見有地方可以展示,身為同樣掌握權勢的臺大教授,即便立場不見得相同,張小虹或許也可以主動協助申請建立「送中牆」。

世新大學連儂牆。(圖片來源/世新大學境外生聯誼會 Facebook)

中國人的言論自由有多少意義?

上述議題背後,其實有個值得討論的背景假設,或許是因為比較沒禮貌,很少有人提出:維護中國人發表統一言論的言論自由,真的有意義嗎?

我們都知道,中國的愛國主義,就和中國的監控和告密系統一樣繁盛。不管是長久處於被監控恐懼之中的中國人,還是已經習慣自我審查的中國人,不管在中國國境內還是外,他們恐怕不但沒有發表分離主義言論的自由,面對別人發表的分離主義言論時,恐怕也沒有「不表達反對」的自由。

如果在各種社群網站上發表愛國言論的中國人,以及損毀連儂牆的中國人,他們並非出於真心,而是出於恐懼或自我審查,那麼他們展現的意見,就言論自由的價值而言,恐怕類似於花錢買來的走路工和網軍。

如果中國人沒有「不表達統一意見」的言論自由,我認為,讓中國人有表達統一意見的言論自由,意義相當有限,畢竟我們通常有很好的理由去相信,給定中國政府的威權和社會氛圍的禁肅,就算中國人心裡不支持大中國主義,依然會為大中國主義喉舌。

*感謝賴天恆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延伸閱讀:
朱家安專欄|《爐石戰記》為什麼沒有更多新疆選手?
我們有亂講話的自由嗎?從誹謗談言論自由的邊界與展望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